宣信简要生平

宣信博士在教会历史中,是闻名于他的一些诗歌,也闻名于宣道会的各种传教士故事。我们唱过他的一些歌,也听过他所建立的宣道会的故事。陶恕曾专为宣信立传《展翅》(Wigspread),在其中记着:几乎每一天都要抽出时间吟唱宣信的诗歌,因为这些诗歌表达了信徒的心愿和渴望。

出生与成长

宣信出生在加拿大,祖籍是在苏格兰,从信仰背景来说,他的家族是长老会的信仰背景。宣信的父亲雅各是恪守长老会许多规条的虔诚信徒。包括每主日家庭一起去教堂礼拜,若不能去礼拜就一起学习圣经。其中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故事:

有一个主日,下午天气晴朗,宣信冒险溜出屋外,被他父亲看见,认为小宣信正享受不敬虔的自由。他父亲认为主日不适合打孩子,就在星期一早上,鞭打了宣信一顿。后来宣信的哥哥侯活宣信(Howard Simpson),把宣信拉到一旁,传授宣信逃避鞭打的经验。个中秘诀是,鞭打那一天,比父亲早一点起床,点上蜡烛,念那大本的圣经,大声祈祷,表示有忧伤痛悔之心。宣信也就以不圣洁和不敬虔的假悔改,来敷衍父亲,来逃避鞭打。

亦是说,幼时的宣信并非类似早期沙漠教父圣安东尼幼年一样的虔敬,他与一般的孩童成长无异,并不喜欢灵性的生活。但是上主自有他的计划。

以下的人生经历让宣信慢慢走上正途:

孩童溺水在许多时代都是常事。宣信也曾经历一次,而那次经历是宣信第一次真实的思考人生归宿的问题。其实这可算为上主的一次工作吧。

在宣信十五岁时,一次放学回家走迷了路,进到了印度教的墓地,被惊吓到毛骨悚然,精神受到极大刺激。等他父亲找到他时,已经处于痴呆状态,不在正常状态。

因为溺水、迷路、沉重的学业等因素,宣信的精神与肉体时处于奔溃边缘,医生甚至告诫他一年之内不要看书。他对死亡常有一种恐惧,这种恐惧甚至让宣信失去了对上主的信心。是父亲的祈祷支持了他,上主也听了他父亲哀哭的祈求,宣信慢慢的康复了。

宣信的新生是在读了一本叫《救恩的福音奥秘》的书,此书帮助了他建立了对耶稣基督的信心。十六岁那年,宣信就开始在一个公立学校教书,预备自己积攒学费去读大学。那时的他经历新生没有多久,更是有上头来的话临到说:

我也照样起誓,不再向你发怒,也不斥责你。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我的慈爱永不离开你,我平安的约也不迁移,这是怜恤你的耶和华说的。

一八六一年一月十九日,宣信因读了一本叫做《灵魂里宗教意识的兴起和进展》的书而深受感动,在上主面前立下了一个誓约,这份誓约一直不断的成为宣信一生的提醒,提醒他是一个完全奉献的人

陶恕在谈及这份誓约的内容时,是震惊的。因为他很难相信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能够写出如此誓言。但宣信真的就是写出来了,且成为一生的誓言。

大学的时光

一八六一年底,宣信得到了去诺克斯学院学习的机会。他与自己的兄弟借宿在库克长老会的长老约翰亨利家里。宣信与主人家的女儿玛嘉烈日久生情,后来玛嘉烈也真成为了宣信的妻子。

大学的光阴对于宣信来说并非很好,他渐渐失去了刚刚蒙了新生那种与上主关系的亲密。在灵性生活上是走了下坡路的。

他在大学的生活仅仅是一种规律性的宗教生活,根本谈不上与主的交流和沟通。他自己也承认,这样的灵性状态甚至在他开始服侍的头十年内,仍没有很大的起色。

牧会的学习

一八六五年,宣信从诺克斯学院毕业。顺利的通过了毕业的考试。他最终选择了加拿大的第二大的长老会做牧师。

他殷勤的阅读圣言,还大量的阅读教会历史中存留下来的灵性作品,努力的牧会,亲切的探访信徒。至一八七三,该教会还清了债务,信徒人数和质量都有所增加。整个教会对宣信都非常的满意。

后宣信因为加拿大的天气寒冷对身体不利,就接受了美国的肯塔基州路易维尔的柴丝纳街长老会的聘请。在这个长老会中,他写下了一篇著名的圣诗,就是《惟独耶稣是我信息》。

那时在这个教会的一年薪水是5000美金,这在那时算是一笔厚重的财富了。但他并不满足于物质的丰富,他渴望有更深的灵性的经历和认识。

后宣信认识了惠特少校和歌唱家白力斯,这二位当时在美国常常举行布道聚会。并且圣灵的能力好似随着他们。当亲自的听了他们的信息和歌声后,他开始反省自己这几年的服侍,他是缺少神之灵之能力的。

但是,事与愿违,白力斯在一次火车的车祸中离世。这对他有一些打击,但也带来了极大的激励。白力斯是因为火车车祸,他本已逃出火车,但为了救自己的妻子而葬身火海的。宣信开始有一个服侍方向的转移,就是从牧会转移到了福传上。

他租下图书馆礼堂和戏院来宣传好消息,很多人因此蒙了恩惠。上主再一次提醒他,他的工作是枯萎的,因为他没有传好消息给贫穷的人。

他发现自己所在的教会是一个上流的中产阶级教会,没有人关心贫穷人的状况。他想把教堂向普罗大众打开,但实际上柴丝纳街长老会并不适合宣信开展福传工作。

异乡的负担

就在那时,上主以一异梦,那梦是如此的清晰:

宣信记得自己,坐在一间很大的礼拜堂内。在宣信的四围,坐了密密麻麻的好几百万人,好像全世界的基督徒都聚集在教堂里。所有的人都向讲台上观望,只见讲台上坐着一大群的人,从他们的面貌和外形看出多半是中国人。会众一言不发,沉默地、缓慢地走过讲台,用手示意,来表达这些人内心的痛苦。

宣信当即认定上主要差遣他去中国,马上联系妻子,希望她能够同行。但是已经过惯了安逸生活的宣信夫人压根就不想离开美国,所以就回信宣信说自己会照顾好孩子们和家庭,宣信可以置身前往。

宣信等了好几个月希望上主给他开路,但门总是紧闭着。此时他写了一首短歌《到以外的地方》:

我必会前往那遥远之地,那地方从未听过福音的真理,千万人至今仍不知神的慈爱,我要尽速说出耶稣爱的故事。

这样的思念,溢于言表。

福传之事成了他一生的异象,直到死时。

经历医治

长时间的文字工作、教会事物的处理,还有许多挂心之事让宣信的身体趋于奔溃边缘。

一八八○年二月宣信主编的月刊《福音传遍各地》(The Gospel in All Lands)面世。宣信既要牧养教会又从事繁重的编辑工作,使他本已虚弱的身体,不胜负荷,终于患上了风湿性心脏病,和气喘病。他曾服用各式各样的药物,包括草药和西药,又随身带着应急用的阿摩尼亚。宣信身体情况的严重,可从一位纽约名医的口中获得证实,该医生认为宣信剩下的年日已经可以数算。

最严重的还是宣信的精神衰弱。他的头脑过度烦恼,神经非常脆弱,以致他童年的忧郁症再度发作。

陶恕曾经用很贴切的手笔来描绘一群人:

对神沉醉者,对神梦想者,和国度的奥秘派,都有这些特征,他们情绪的波幅异于常人。他们攀升到难以置信的高度;有时则被忧愁推低到谷底。有时像被掳的犹太人,坐在迦巴鲁河(River Chebar)的旁边感到惘然失落;或以他们孤寂的悲愁惊吓守更的人。

宣信就是这样的人,可以说是他一生的某种灵性特质。他是长老会的信仰背景,但他实际也承接了一些其他的灵性传承。

在身体和精神双重的病患下,宣信求了许多的医生。有一日上主光照:

过后,他坐在海边的一块大石上,沉思祂的医治这件事,沉思间他看见一些海草被海水冲上沙滩上,一会儿又有波浪把这些海草卷回浪涛中。他立刻站起来,把海草从浪花中夺过来,搁在海潮冲击不到的地方。这时候神的灵仿佛对宣信说:“你就是那些海草,你一直在挣扎,要走到安全的岸上,但无情的巨浪又把你卷回汹涌的大海中。但是我一直看着你,希望把你拾起,带你到安全的居所、可惜你一直不给我机会。”

从此,他明白了自己依靠医生过于依靠上主,这是他的罪(注:身体的医治从圣经整体看并不具有绝对性,但若依靠医生超过上主,则祂不喜悦)。他支取了从上面来的医治,身体好起来了。

随后,经过了一些时日,宣道会成立了。宣道会并非是计划中的事情,而是在逐步的引导中建立的,其核心在于宣传上主的好消息。

宣信一生还来过中国几次,虽然仅仅是考察,对于他也算是走入了中国。

灵恩的风波

随着阿苏撒街的灵恩的运动兴起,那时也影响到了宣道会许多的分会。很多宣信的同工都离开了宣道会,去了神召会(注:宋尚节也属于神召会。教会分裂的后续并非此文要讨论的话题。)。

在面对方言的绝对化表达时,宣信是拒绝的。宣信曾经一个人去恳切的求上主能够给他方言的恩赐,但是他在祈祷中有平安、喜乐临到,就是不会说方言。

所以宣信那时表达为

说方言是圣灵充满的一个证据,但不是绝对化的证据。被圣灵充满的信徒,可能会说方言,也可能不会有方言。

灵恩运动对宣道会造成的冲击是巨大的,但宣信其实未将灵恩运动贬的一无是处,他还是认为里面有上主之灵的工作,但也有撒但的欺骗在其中。

宣信的诗歌

宣信留下了许多能够激励人的诗歌。例如

  • 《Through Death to life,我与基督已同钉死》
  • 《Jesus only is our message,惟有耶稣是我信息》
  • 《Himself, 前要的是祝福,今要祂自己》

这里摘抄一首《Himself》(只摘抄一段,其余读者可自行网上搜索或歌本寻找

前要的是祝福,今要主自己;前要的是医治, 今要主而已;前我贪求恩赐,今要赐恩者; 前我寻求能力,今要全能者。 永远举起耶稣,赞美主不歇; 一切在基督里,主是我一切。

末了的光阴

宣信一生都是锡安复国主义者,他极度的盼望基督回来。所以也特别注重以色列这个国家。因此,也会派遣宣教士去以色列宣教。当英国军队打下耶路撒冷的时候,他兴奋的难以形容。

英军攻克耶路撒冷的消息传到美国时,宣信正在芝加哥,他立刻奔回酒店的房间。他欣喜万分,双膝跪在主的面前,祈求主施恩拯救犹太人的灵魂。接着宣信恢复平静,离开酒店,前往慕迪会幕。宣信告诉会众,由于耶路撒冷脱离了土耳其人的手,新的时代已经开始。

对于一个老人,过份的忧郁,以及过份的狂喜,都不适宜。而对宣信,在长期间的心灵创伤之后,又突然过份地狂喜和兴奋,他终于中风瘫痪了。兼且他在童年时精神一度崩溃过,终于旧患复发。那时,教会的信徒对宣信有服侍,帮助他度过了一些难关。

一九一八年,宣信由于岁数已大,不堪负担,终于心脏病复发。在这一年,他放弃了宣道会主席的职位。

并且他的生命一直有一个破口:他投资了很多生意,包括房地产、代理、餐厅、发展公司等等,几乎都是亏本的。对于一个传道的人来说,不专心祈祷传道为念,是一个很亏损之处。还好,后来许多弟兄姐妹帮助宣信把这些债务给还了。

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宣信与一些来自牙买加的弟兄们谈话后,就为这些宣教士祈祷。宣信一生最重大的使命就是宣教。

祈祷完,宣信就失去知觉,十月二十九日宣信终于去了荣耀之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