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为谁而死——从圣经及历史神学看「有限的救赎」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 3:16)

一、缘起与目的

在如今领受加尔文神学观点的改革宗教会中,许多圣徒强调加尔文主义的五要义,而这五要义是以首字母连接成为郁金香(TULIP)而闻于教会甚至学术界。这五点要义分别为:

(一)人的全然败坏(Total depravity)

(二)无条件的拣选(Unconditional election)

(三)有限的救赎(Limited atonement)

(四)不可抗拒的恩典(Irresistible grace)

(五)圣徒永蒙保守(Preservation of the elect)

因笔者听闻教会中有些圣徒因为改革宗的系统教义而引起许多困扰,甚至已经影响到教会的委身和建造,遂根据圣经并照着自己对改革宗系统教义的理解,与教会历史中许多对改革宗系统教义的评注,给出一些相对完整的对五要点的评论文集。希望能帮助本教会在困扰中的圣徒,坚固地方教会的建造立场。本系列文集所引用的《基督教要义》版本为钱曜诚主编,加尔文出版社2007年出版。

继续阅读“基督为谁而死——从圣经及历史神学看「有限的救赎」”

【转】为何马可福音16:9-20应包括在圣经内-Westcott与Hort谬误个案研究

引言

早在Westcott与Hort率领委员会于1881年修订圣经,并他们的支持者首度引进一个系统化的批评文本以前,就有基于文本理据,质疑马可福音应否包括16:9-20,其中最著名的批评学者要算Tischendorf与Griesbach等。今天多数现代派文本学者认为,此部分经文约在2世纪后加上去,托名马可所写,而马可福音「原本」的结尾已散佚;然此说实不合理,似是无中生有。尽管没多少理据证明应从书卷删除那部分经文,但几乎所有自然派文本批评家都认为应该这样做;此外,当今几乎所有新版本圣经要非真的删掉此部分,最少也加以括号,并注明「此部分原不属圣经」。

马可福音16:9-20是个好例子,可见将Westcott-Hort范式应用到文本批评上之谬;他们的理据,乃基于几个篇幅小又有错谬的希腊文抄本。其实支持此段经文属马可福音的理据多如牛毛,但现代文本批评学者依然将这部分删除。明显地,我认为「马可福音16:9-20乃后添」之说,从外证角度看,主要基于「愈古老愈好」的标准,其实此法不通,循此路径,甚至反过来驳倒批评文本支持者所言,笔者已另文讨论。[1]

继续阅读“【转】为何马可福音16:9-20应包括在圣经内-Westcott与Hort谬误个案研究”

亚他那修达马塞林——如何使用诗篇

原著/亚他那修 (古罗马)

译/Timothy

译荐

亚他那修是早期教会中上帝所重用的仆人,他为着三位一体的核心教义与亚流异端争辩,因为皇帝偏向亚流学说而被放逐旷野多次。其在旷野中偶遇沙漠修士圣安东尼,并得着灵性的恢复。

他有许多的作品问世,现已经译成中文的有许多神学论述,包括《论道成肉身》、《驳异教徒》、《论<路加福音>十章二十二节》等。今译者偶然接触此书信,乃亚他那修写给自己属灵儿子如何读《诗篇》的建议,阅读后甚觉宝贵,在那个没有计算机技术的年代,能够将一部诗篇烂熟于心,且意见中肯。

与一般后期的释经书和学术研究作品不同,此书信的最终目的乃是灵性的牧养和恢复,所以给出的阅读建议乃是目标明确的,非常值得我们现今时代的圣徒参考和采纳。译者水平有限,许多原文的用词拿捏没有很好的以同等的汉语语文来表述,遂失去了原著的一些光泽,但核心要义仍然基本译出。

因亚他那修所处年代,圣经正典尚未完全确立,七十士译本含有旧约次经数卷,那时的基督徒都作为圣经使用。译者明确只接受马所拉经卷的39卷旧约书卷,与27卷新约书卷为神所默示的圣经,特此说明。

愿主祝福。

继续阅读“亚他那修达马塞林——如何使用诗篇”

历史纪录片《How should we then live?》(《前车可鉴》)第一集:《古罗马时代》

这套纪录片早期在网络上可以找到,现在已经找不到配有中文字幕的版本,且英文版本的集数都是不全的,现在逐渐的自己配上字幕,然后慢慢的放在这个站上,希望能给想看的人一条路。

该套纪录片视频观点纯正,从护教学的角度,也是推荐给基督徒看;从社会学的角度,也是推荐给社会的治理者看;从传福音的角度,也推荐给教会的牧者看。

第一集:《古罗马时代》

愿主祝福!

Stephanus 1550 Greek New Testament(一般称呼为公认文本)

快要进入新年了,给自己,也给有基础希腊文知识的圣徒与其他圣经爱好人士准备了一本TR系的希腊文新约,带有Strong’s Number。配合工具中的中文BDAG3和英文BDAG3,可以了解圣经许多额外的信息。使用工具的资源管理器自行安装便可。

新的一年,愿主祝福。更愿意说:

ἀμὴν, ναὶ ἔρχου Κύριε Ἰησοῦ·

马可福音十六章九至二十节是神的默示

兼谈教会与圣徒如何面对学术结论

文/Timothy

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 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 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份。[启 22:18-19]

倘若我耽延日久,你也可以知道在 神的家中当怎样行,这家就是永生 神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 3:15]

在近期翻译的一些圣经译本中,很多译本开始认为马可福音16:9-20节是原稿没有的,乃是后期有人添加上去的,为的是让马可福音的结尾不唐突(译本的决断也影响了圣经注释者的判断,因译经的过程本身就是释经。诚然大部分新教传统的注释者对学者有莫名的推崇),也有的圣经译本将马可福音的可能的几种结尾都罗列出来,但又不表明译本立场,笔者也认为此举颇为学术,但与信仰的宣告不妥。笔者在本文之始,就明确在这里指出剔除马可福音16:9-20并非基于事实证据,乃是基于信仰价值前设的推断。本文会涉及到一些基础的抄本、经文鉴别、教会历史、教父作品、经课集等知识和资料,所列这些乃是要强调马可福音16:9-20节绝非是人的添加,乃是圣灵默示的圣经的一部分,不可随凭私意删除。

继续阅读“马可福音十六章九至二十节是神的默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