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慕勒简要生平

孤儿的父亲

有这样一位基督徒,他自从蒙恩重生后,就保有一颗对圣言的单纯之心。他更是祈求上主让他的生命成为一个圣言之真实的见证。为此他领受异象,抚养孤儿,真的成为孤儿的父亲。他就是乔治慕勒,开放弟兄会的领袖之一。 文中所引用的资料来自慕勒的日记和别人为慕勒写的传记,并以慕勒的日记为主轴。

良心麻木的恶棍

一八○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慕勒生于普鲁士的克鲁本司戴特。乔治慕勒并非出生在敬虔的家庭。

慕勒父亲养育自己两个儿子,完全是以世界的价值观操作的。从小就给了他们年龄无法承受的大笔金钱,希望他们养成保管金钱的好习惯。但当人的罪性生发,反而养成了穆勒大手花钱和谎话连篇的生命。

幼时的他是以如此犯罪为喜乐,直到他父亲隐约意识到这问题,在试验他后,他被发现了。

有一次,他数定了一份款项,放在一间房里,让我独自留在房中;我就拿了一部份钱,藏在鞋里;当他回来的时候,发觉果然失了钱,要搜查我;我的偷窃行为便被证明了。

但是他在被发现责罚后,并不会去悔改,而是去想下一次能够如何能做得更天衣无缝。

他的父亲为了能够让自己的晚年过的舒适,一心培养慕勒去做教会的牧师,好既有固定的收入,又被人尊敬。十岁至十一岁之间,将他放入一所执行古典教育的学校,为了培养慕勒将来做牧师。

但慕勒在学校过着吃喝玩乐的生活,其中酷爱喝烈酒。甚至他母亲的死都没能苏醒这浪子。

到十四岁,我母亲去世那年,我还一点也没有改变,我母亲死的晚上,我还不知道她病,玩纸牌直玩到早上两点钟,第二天是主日,我还和几个朋友到买醉的地方纵乐,到喝得大醉,在街上胡闹。

一八二O年复活节的主日,慕勒行了坚信礼(路德宗的一种礼仪,他们执行幼儿洗礼,在其成年后,再确认是否跟随基督),慕勒那时并未重生。

虽然庄严的宗教仪式给他带来了某种想要回头的愿望,但事与愿违,在没过几日后,又过回了原来放纵的样子。没有圣灵住在他的里面,他没有力量能够胜过这些生命中的罪恶。

坚信礼之后,他恋上了一位天主教少女。这期间是更加堕落的生活,并且在十一月到马格得堡旅行,过了奢华罪恶的六天生活。

后钱花完了,他就开始想白嫖旅馆度日,最后在想要逃跑的过程中被发现,抓进了监狱。

但即使在监狱里,他仍然不思悔改,而是喝狱友大谈特谈自己以前的罪恶,甚至还添油加醋让别人以为自己是犯罪无数的恶霸。那时真的无药可救。但上主已经开始预备拯救他的时刻。

后他总算进了大学,并拿到了在国立路德宗传道的资格,但实际上他根本没有触摸到耶稣基督,也没有任何能够可以去传讲的。

说起这段,还有一则事情,其实慕勒根本不想去规矩甚多的哈雷大学。

一八二二年十月,慕勒开始制造他后来自称的“一连串的谎言”。当父亲不准他再住在家里的时候,他离家出门,名义上是赴哈雷大学应试,实际上却私奔诺韩深(Nordhausen),在一间学校读书,设法考入高等学校,他避免哈雷,因他惧怕校规严厉,非常不自由。他隐瞒这件事,然而在他第二次动身之前,事情被揭穿,以致他又得捏造新的谎言,来遮掩他的悖逆。父亲虽则发怒,却仍旧由他去。他留在那里两年半之久,住在学校校长的家中,悉心研究拉丁文古典文学、法国历史、德国文学等课。

他在哈雷大学过的生活,表面上虽不像以前的烂罪,但心中仍是枯干无力。

他以前在酒馆时,曾遇到一位同学,叫毕达(Beta)。此人彼时是严肃沉静,慕勒根本不喜欢他。但现在却因为想要改变自己,很想和他去做朋友。

没想到的是,毕达彼时是真的爱慕灵性之事,但如今也是一个比慕勒还要追求世界的享乐之人。

但是,上主的手无不及之地,祂藉着这位毕达给了慕勒新生。

一次聚会中新生

一八二五十一月中的一个星期六下午,毕达告诉他周六晚在一个基督徒家里有聚会。慕勒那时日记记着说:

在我追问之下,他告诉我他们在这聚会有读圣经,唱赞美诗,祈祷,和读出一篇印出来的讲道讲辞。我一听到他说的,就彷佛找到了我一生追寻的东西,我立即盼望跟我的朋友去参加这聚会,但他却不愿意带我去:他知道我是爱热闹的,以为我不喜欢这种聚会。但他终于也应承来找我一同去。

毕达与慕勒曾一起有一次出行,在那次罪恶的出行后,神之灵在毕达心中责备他,使得他有回转,后由父亲介绍认为这位接待聚会的基督徒,就周六晚一起在家中有聚会。

那一次聚会,慕勒被上主的灵触摸了,如他日记所记

这整个聚会给了我很深的印象。我十分快乐;虽然,若是有人问我为甚么快乐,我却不能清楚解释出来。 我们在回家的路上,我对毕达说:「我们到瑞士的旅途所见的一切,和以前所有享受,比起今晚的经验着实是空虚。」我记不起回到家时我有没有跪下祈祷;但我很清楚当我卧在床上时,我满有平安和喜乐。

从此,慕勒开始有力量去离开他之前立志想要离开却离不开的罪恶。他极为盼望每周六能够快点到,因为他想着能够快些去参加这个聚会。喜乐的灵充满了他,渴慕的心充满了他。

这份新生,圣灵开始提醒慕勒一点一点的离弃罪恶。那时他正准备翻译一本小说,用稿费去巴黎游玩。后来他卖稿子遇到许多阻拦,逐渐间意识到这是上主在拦着他,不让他做这件事。随即就顺服,不卖这份稿子了,并且焚毁了稿子。

这是新生命的见证。他已经在开始被训练顺服、信心,以承接之后那在上的呼召。

最初想要去宣教

当慕勒蒙恩之后,他心里不断的追求长进。那时他阅读了一些传教士的传记,心中自然就燃起了去宣教的火热。

他要求他的父亲,准许他参加一个德国的布道团体。他的父亲不只生气,而且大大失望,苛刻地责备他、提醒他,说父亲如何为了栽培他,曾耗费了大笔金钱,正盼望他因此获得良好的“生活”,使他父亲可以安享晚年,不料这个盼望竟成泡影。他父亲在盛怒之下,宣布说,不再认他为儿子了。

慕勒不像以往那样对待父亲,圣灵给了他新的生活样式。他忍耐、坚持,后父亲从责备改为哀求,父亲的眼泪慕勒看在心里,那种压力比直接的逼迫还来得重。

但慕勒心意已定,并且他宁可不要父亲支持经济,也要遵行上主旨意。因为他意识到,如果接受别人的金钱,就会落人口舌,宁可过的穷苦些,也要遵行祂的心意。

这一步的决定,并非轻而易举的,因为在大学最后两年的费用,比较往年还要大。然而在他早年,他就发现神是信实的神,是患难之交。不久有三位美国教授想学习德文,慕勒得到推荐,担任这项工作,他所得的收入十分丰裕,非但足够开支,而且绰绰有余。于是在他的心版上刻了一节金句:“耶和华的圣民哪,你们当敬畏他,因敬畏他的一无所缺。

一八二七年八月,他献身于一个传道的组织,要到部布加勒斯特去传道,但这计划失败了;在陶乐博士引介之下,他向伦敦一个传道给犹太人的组织申请。

作为普鲁士青年,都有服军役的任务。慕勒因为胃出血问题,免去了兵役。这算为上主开的传道出路。

当慕勒答应在犹太人中间工作后,陶乐博士遂即写信给伦敦布道会。该会获悉慕勒愿意被差遣之后,就建议他来伦敦受训六个月。

在伦敦的训练过程中,他虽然良心中对一些规条有些迟疑,但还是选择顺服学校的安排和规矩。

在一八二九年五月中旬,他得了重病,觉得将不久于人世。等他仰望十架时,才得心中安息。在病中他认识到:圣言才是衡量一切事物的标准。因为之前他看重其他的书过于圣经。

后来在整个与伦敦传道差会的同工中,他自己领受到了一些需要调整之处,这成为开放弟兄会比较重要的信仰坚持:

一、人必须受差于圣灵在先,印证于人在后 二、教会每个人都有服侍主的恩赐,需要彼此服侍造就,为此聚会时是需要顺从主灵的感动,任何人有领受都可以说。 三、按照圣经,婴儿洗礼是不对的,而且受浸才符合圣经。 四、按照使徒的教导,应该每主日都掰饼。

这些都是弟兄会所坚持的信仰内容,后来弟兄会影响了倪柝声,在中国形成了聚会处系统的教会,也大致坚持这些信仰内容(当然,现在有所改变

笔者虽然对慕勒所领受的其中几点有不同意见,但是非常敬佩他对圣经的态度,也很羡慕他向着主的单纯。

一八三○年十月七日慕勒与葛玛丽(Mary Groves)结婚。

四十年之久两人同心事奉,他们结合在同一的舍己原则上。他们正确地遵照路加福音十二章三十三节的话,变卖他们仅有的一切,周济穷人,积蓄财宝在天上。他们为着基督,自愿贫穷,从不后悔所行的,反而毕生奉行不懈。

孤儿异象的领受

上主给慕勒预备这位妻子,真是为后来祂对他的专一呼召有关。因两夫妻同心愿意过信心依靠主的生活,使得他们能够在之后服侍孤儿时面对的各种挑战和试炼。

一八三二年二月间,他开始阅读法兰克(August Hermann Francke)的传记。法兰克约于一六九六年起在普鲁士的哈雷创办当时世界最大的孤儿院,并且凭着信心教养了无数孤儿。慕勒看到周围的孤儿,此事是越想越有负担。

一八三三年六月十二日,他因内心负担之火燃烧,就尝试帮助了三四十个孩子,后因为人多声音嘈杂影响了邻居的不满,就暂时放弃了。但这种帮助孤儿的意念一直环绕心间。

一次因一个孤儿太穷被送入了贫民院( 贫民院里面的生活极为罪恶和堕落,根本不适合孩子成长 ),让他再次思想抚养孤儿的可能性。上主已经不断在浇灌祂自己给慕勒的种子。

一八三五年十一月二十日,慕勒再一次看到法兰克的传记,看到法兰克的“孤儿之家”从不募捐,单靠上主供应来生活运作。他并非要效法法兰克的做法,而是觉得有同样的引领。

他做事极为谨慎

他觉得应当往前进一步,因为他已经得到印证,神乐意供给一切需要。他时常省察自己的心,惟恐有什么隐藏的、不正当的动机在内。他向克莱克倾吐他的心情,仰望神借着他的弟兄来纠正一切,然而克莱克非常鼓励他。经过更多的祈祷后,他在一八三五年十二月二日发出通知,准备十二月九日召集弟兄们,将这件开办孤儿院的事摆在他们面前,一同寻求上主的旨意。

十二月五日,一句圣言赐给了他,成为他在抚养孤儿的事上的定心丸,主对他说:

你要大大张口,我就给你充满。

这句话成为了他那时的领受,更成为他一生的领受。

信心的训练预备

由此,他开始执行收养孤儿的计划。他将所有的需要都陈明在上主面前。两天后,他收到了第一笔现金奉献。又过两日又收到一个大衣柜。

撒但开始攻击他的心思,让他怀疑这工作可能是出于自己,那就大大侮辱了主的名。万一走错了怎么办?

十二月九日,他从主那里得到确信,刚强的站起来。这让他开始做这事就很有原则:不煽情,不募捐,凡事要先祷告和考虑,而后才决定。这几点行事原则是对他的重要保护,也是他一生的持守。

他心里的愿望乃是:

要在教会和世界面前,摆上一个确据,就是主始终没有改变。我认为最好的路,莫过于设立一个孤儿院。假如我这个赤贫的人,单凭祈祷和信心不向任何人开口,得到供应来建设并维持一个孤儿院,这件事就能在主的祝福之下,坚固神儿女的信心,同时也能把属灵的真实荐引与未信之人的良心。所以,这个就是设立孤儿院的基本原因。也能够帮助这些孤儿有基本的人身照顾和基础知识的学习。

当他设立了行事的原则和省察了做此事的动机后,就单凭双膝祈祷前行了!

神是孤儿的父亲

我们要明白的是,慕勒抓住了圣经的应许:神是孤儿的父亲。所以他里头的信心不软弱,他相信上主的慈爱和真实,因此在他的日记中,慢慢的记着许多祈祷蒙垂听的记录,笔者去阅读的时候真是看到上主之信实和慈爱。

自一八三六年二月三日起,慕勒决定开始接受孤儿申请。神又让他学习到一个功课:

慕勒虽然在每件小事上都仰望上主,但是他承认他从未求主差遣孤儿来院。他以为必定有许多孤儿要求入院,岂料到了所定的日子,即一八三六年四月一日,竟然无人申请。样样都齐备了,只是没有孤儿。他的惊奇难以形容。这使他深深自卑在神面前。当晚整夜地仆倒在神面前搜查他的心,监察他的动机,并且求神光照他,指示他。他被带到如此谦卑的地步,他能够从心里说,假若神能因此得着荣耀,他乐意他的整个计划完全取消。次日,收到第一个申请。

由此正式开始了孤儿的收养工作。从第一个孤儿院,到第二个孤儿院,他经历了许多信心的试炼,真慢慢知道天父做事的方式。

天父预备的一便士

有一次,一个贫穷的妇人奉献两个辨士,他说,“这是区区之数,但是我必须给你。”谁知这笔礼物十分应时,内中一辨士适可凑足整数,购买急用的面包。另有一次,需要八个辨士,来预备下一顿饭,可是手头只有七个辨士。待打开奉献箱,发现只有一个辨士刚合所需。由此可见,这个辨士是天父所预备的。

迟来的十镑

在这四个月内,神似乎再度申明:“我现在要试看你果真倚靠仰望我否?”至三月九日情形严重到若无帮助,工作就无法进行。适在那日,有一位住在都柏林的弟兄送来十镑。主的手明显在这馈赠上,因为邮差早先已经到过,并无信件,然而在慕勒的心里,却有一种坚强的把握,知道拯救已在眼前。果然有信送来,内附十镑,原来该信误投邻屋。

自建会所

一八四五年十月后,慕勒清楚主有引导,要自建院所。这对于慕勒实乃信心挑战,但他深知这是上主心意。

当他和肢体们天天等候在祂面前的时候,他们的信心逐渐加强,直到满心相信帮助即要来到。不久慕勒对于这件事十分有把握,那所房子似乎已经竖立在他的眼前了,虽则五周之久孤儿院未曾收到一分文。

为建院特别祷告三十六天后,在一八四五年十二月十日收到首笔奉献,计一千英镑。

三日后,在伦敦一位基督徒建筑师自告奋勇,愿意负责设计并监工。

上主逐步的在成就祂自己的计划,这些记号好像以利亚看到的那朵手掌云,虽然渺小,却是上主做事之记号。

直到一八四六年六月四日止,收到建院的奉献二千七百余镑,相差所需甚远。但是慕勒觉得在神自己的时候,必有充分的供给。他已经为着建筑新院等候在祂面前二百十二天,他决意继续等候,直到全数都已到手。

一八四九年六月十八日,孤儿院的工作开始十二余年后,孤儿们迁往新院。

慕勒与同工们经历了天父的信实,孩子们得到了更好的照顾。

就是以同样的方式,第二院、第三院、第四院、第五院都逐一建立,一共可以收养两千孤儿。

这是上主之灵的工作!

晚年的宣教之旅

慕勒得救后最初八年,曾五次献身作远方布道工作,但是上主似乎一直拦阻这件事。现在他已经六十五岁了,祂竟然出乎意料地引导他,环游世界传道。

自一八七五年三月至一八九二年间,慕勒的大半时间用在海外的布道工作上,见证上主是垂听祈祷的主。他走遍了美国、加拿大、印度、澳洲、新西兰等地,也到过中国的和其它地方作短期的旅行,总共到过四十二个国家。

安息

他的离世时突如其来的,因慕勒在九十高龄时,仍然是经历充沛的工作。一八九七年,当他九十二岁时,他还能说:

我能整天工作,十分轻松,如同七十年前一般。

一八九八年三月六日,周日早晨他在爱尔玛路会所分享,次日晚又参加伯赛大会所的祈祷聚会。周三晚上他照常出席孤儿院的祈祷会。当他与女婿怀特互说晚安之时,全无生病的现象。

周四(三月十日)早晨七时左右,佣人送茶给他饮,叩门不应。推进去发现这位老人倒在床边地板上,已经长眠了。

生命气息绝不在人的手中,主觉得他仆人的工作与见证已经完成,就接他回了天家。他的一生乃是见证:上主是听祷告的主

《乔治慕勒简要生平》有一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