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妮克罗斯比简要生平

柳树上的竖琴,耶和华神的七弦琴。

她是教会历史上的盲眼诗人,因为医生的处理不当导致了她在出生后六星期就失明。

但她自己却说

“如果明天我可以看到世上的景色,我也不会接受这项治疗,你曾经听过一个失明的人像我这样谈吐吗?尽管我的失明是由于治疗上的失误造成的。”

“虽然这是医生粗心大意造成的错误,但是祂从不误事。我深信这是他的美意要我在生理上过着黑暗的日子,以便我能更专一地、单纯地歌唱赞美他,并激励别人也随着赞美他。若我不是失明的话,我就会被其它美好的事物所吸引,我就不可能写出数以千计的圣诗,让世界各地的人参与歌诵。”

这话出自一个毕生都看不见光明的人真的是难以理解,除非她看到了更亮的光芒。

事实也是如此。

她一生写出了大约九千首的诗歌,许多被翻译为两百多种语言,到如今仍被不停颂唱。她失去了肉体的光明,却看到了那真光,成为一个用诗歌来传扬祂的人。

盲眼女孩

芬妮克罗斯比出生后不久因为眼疾遇到了一位庸医,错误的治疗让她一生都失去了看见东西的能力。

她的父亲也在她一周岁时因急性病离世,只剩下孤女寡母。

值得庆幸的是,克罗斯比的外婆是一位虔诚的妇人,更是有教导盲人的特别天赋。小女孩克罗斯比在幼年都在外婆的带养下长大,因为失去了视力,外婆很聪慧的让外孙女用触觉来学习许多的知识。

她把我抱在怀里摇幌,告诉我日出和日落时太阳的美丽,她也没有略过不题午间太阳的壮丽。至于她所描述的发光的月亮,更使我无法忘怀。她叙述到金光闪闪的星星,引致我至今仍对天文学有一份特殊的喜爱。她又把云彩的形状和颜色形容得如此逼真。

克罗斯比虽然失去视力,但是她的眼睛还是留有一些光感,有时能分辨光的颜色。

她的外婆会让小克罗斯比去触摸每种树的树叶,使得克罗斯比虽然未曾见过各种树木却可以分清不同的树木。

她外婆在秋天时收集了一堆堆的落叶,让芬妮·克罗斯比把玩落叶。她外婆会问芬妮·克罗斯比说这一片是什么树的树叶呢?她外婆早期的训练使克罗斯比掌握了详细描述事物的本领,正是这种训练,使克罗斯比具有非凡的记忆力。

外婆更是将圣言与真理慢慢的讲解给芬妮听,在她幼小的心灵里撒下一些种子,等候发芽。

你会和我在天堂相见吗?

克罗斯比的妈妈并未放弃对女儿眼睛的医治,她攒齐了钱然后去到当时纽约著名的眼科医生那里,当医生说已经没有办法时,她妈妈奔溃了。

反而克罗斯比心中没有许多大的波澜,但是随着女孩慢慢长大,她需要有个学习知识的机会。为此,克罗斯比心中常常沮丧。

她来找自己的祖母祖父,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心思告诉了祖母。祖母带有虔诚妇人的安慰,一起与克罗斯比向天上的父亲倾诉。

有一天,祖母把她拉在身边,异样的问:

告诉我,你会否在天父的家里与我会唔?

克罗斯比回答说:

靠上主的恩惠,我会在天父的家里与你相会。

祖母的这个问题一直围绕着克罗斯比直到她蒙了新生为止。

话说回来,上主给克罗斯比预备了一个盲人学校,总算可以去学习了,妈妈为此非常的开心。

盲眼诗人

进了盲人学校后,克罗斯比的学业表现还算优秀,除了不喜欢学习数学。

在学校中,她喜欢读许多诗人的作品,自己也会写一些诗歌,使得她在学校名声大噪起来。

校长害怕她因为赞扬而心生骄傲,有一次就责备了她要谦卑一些,作为听惯表扬的她来说居然眼泪夺眶而出。

从此她成绩也是一落千丈,后来学校了解到写诗歌是克罗斯比一个非常重要的事,甚至会影响她的学业,就允许她有限度的写诗歌了。

那时她会把诗歌投稿到一些报纸,刊登后许多人被她的作品所感染到,了解后发现她居然是一位盲人。由此就得了一个“盲眼诗人”的称号。

那时甚至一些著名的诗人都会去学校拜访这位盲眼女诗人,她也出版了一些诗集。

她虽然有那么多作品,有些也渲染一些暴力,但那时她并未得着新生。

霍乱中的重生

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一场霍乱降临到了纽约,也影响到了克罗斯比的学校。

那时她亲眼目睹了一些同学因为霍乱离世,祖母的那个问题又开始显在心中:你会和我在天堂相遇么? 

因为悟到生命脆弱,想到如果今天自己染上霍乱,又会去那里呢?

如此越想越觉得自己需要有确据,但是自己却没有。

这时有一位基督徒想要邀请克罗斯比去参加聚会。在她纠结之间,上帝以一个梦作为引导,让她确定自己去聚会。

就在聚会中,第三次走上讲台时,她得到了自己所要的那个重生的经历。我们不重看经历对基督徒的重要,但也不会轻看经历对基督徒成长的必须。

由此,克罗斯比获得了新的生命。

为祂使用

经历新生后,克罗斯比知道自己应该为在上的那位活着,不能够在为自己而活了。包括她的诗歌的才华和恩赐。

上主为她预备了婚姻,两个人一起配合服侍。后来,美国有一次大的灵性的复兴。在这个复兴运动中,克罗斯比的诗歌蒙了上主的使用。

她留下了一些我们耳熟能详的诗歌,这里列举一些:

《我们正要去》

我们正要去,我们正要去,到那远在天际的家乡,那里的原野是何等美丽,那里的阳光永不消失。那里喜乐的泉源奔流不息,在山谷中清翠可滴,我们和睦同居在爱里,相处一起永不分离。

《莫把我漏掉》

这是克罗斯比住在纽约贫民区时,看到这些毫无盼望的穷人,像社会中的渣滓,是被忽略的一群人。由此就渴望在上主那里这群人不被漏掉,被记录名字。这首诗歌最终的成型是在一次监狱的工作中,她听到一个犯人喊:哦,主啊,不要漏掉我!,整首歌就定了。

一、莫漏掉我,慈爱救主,请听我祷告,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把我漏掉。二、让我在你施尊座前,从你得救恩;俯伏痛悔,承认罪行,求你助我信。三、单单信靠十架功能,我寻求你面;医我伤痛,破碎心灵,救我用恩典。四、你是我的安慰源头,比我命珍贵,除你之外,在地何投?在天何所归?副歌救主,救主 请听我祷告,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把我漏掉。

因一些歌词没法发在这里,所以就暂时放这两首。

上主常常以克罗斯比的诗歌来配搭许多那时为他所大用的人来传扬他的好消息。

克罗斯比与慕迪都会有同工,上主用她的诗歌融化了不少未信者的心。

柳树上的竖琴

在克罗斯比的丈夫离世时,上主曾和她说:芬妮!继承伯莱贝利未完成的工作,从柳树上取下竖琴,擦干你的眼泪!

如今,当年迈的克罗斯比即使到了九十高龄,仍然是上主手中的竖琴,奏出一首首由圣灵而来入人心的诗歌。

是的,她是祂手中的竖琴。

在她的墓碑上,雕刻着《有福的确据》的第一节:

有福的确据,耶稣属我,我今得先尝,天堂的荣耀!为父神后嗣,已得救赎,从圣灵得生,宝血洗净。

墓碑上雕刻的经文是马可福音十四章八节:她所作的,是尽她所能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