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恩夫人简要生平

《馨香的没药》一书帮助了许多华人基督徒走过了生命中艰难的岁月。此书所记录的就是盖恩夫人的一些事迹,虽然是删节版,但已经可以帮助许多人。在西方,如约翰卫斯理、宾路易师母等都受到她的一些影响。虽然在对某些教会建制的内容有趋于极端化的理解,但实际上,盖恩夫人的确指出了一条十架之路,甚为清晰。

但因为有些人对她的背景不是很认同:盖恩夫人是称之为奥秘派(寂静派、内在生命派)的灵性的传承。所以就会带有一些先入为主的观点去看这本书。

此篇是想要非常简单的概括她的一生,尽自己可能的讲的客观,但也会带有自己明确的观点。

出生

她于一六四八年四月十三日,生于法国的芒特基斯。出生时便遭遇了生命的艰难,因为非足月而生,差点夭折。她自己描述说:

我出生那一晚,就是复活节的前一晚,我是未到足月而生的。那时母亲受了一次大惊慌,因此我就在怀孕的第八月出世了,此时我几乎不能活。正是我刚一出世,就要离世了。有人对我父亲说,我还有一些气息,有人说我的气息不过是最后断气时的一息罢了,说我已经毫无希望了。我继续陷于这种微妙的状况下甚久。述说出来,恐怕令人难以置信。在我生命起首时,生命与死亡立刻开始争战,预示着我因罪而死,因恩典而活。死亡似乎要胜过生命,结果生命却完全得胜了。

童年

盖恩夫人的家,父亲是较为敬虔的人,母亲则较为喜爱世界上的社交活动,甚至较少的操持家务。所以,幼年的盖恩夫人,实际是被放在修女院长大的。

照着修院非常严格的生活规定,如此出来的孩童一定是缺乏童真,但因盖恩夫人的出奇的顺服于修女们,引起了她们喜欢。第一次住了六个月就回了家。一六五二年,父亲又把小小年纪的盖恩夫人放入了本笃修院。其实也是因为母亲太过留恋于自己的社交喜好,不甚照顾女儿,父亲感觉放入修院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和照料。

本笃修院是以院规的严格闻名,这种生命的训练使得盖恩夫人从小就有顺服,虽然那时她未曾得着新生。一日做梦,梦见地狱的真实,这使得她认知到修女所说的地狱绝非虚假,才开始考虑自己永恒的归宿。

后父亲又将她放入了早先的修院,因为可以得更好的照料。那时,她曾埋怨父亲不同意她去伦敦,因到了少女时期,盖恩夫人对世界还是有许多的向往的。

而上主则用了这次的修院生活,使她能够与祂有初步的亲近。虽然那时她尚未新生。到了十二岁,那时的她已经是亭亭玉立,心里也开始羡慕世界上奢华的生活,也向往那种在聚光灯下的感觉。如此,爱神的心正在她心中慢慢消弱。

而偶遇她将要去中国传教的表哥则再一次使得她的灵性苏醒。那时她开始大量阅读中古时期的灵性作品,如《效法基督》、圣法兰西斯的作品,使得她有一个灵性的提升。

这或许是将是预备她接下来要走的路的必须。

成为主妇

盖恩夫人之所以被称为盖恩夫人,因为她嫁给了一个名叫杰克斯盖恩的男人,是一个非常世俗的男人。

其实说来那时的法国是路易十四统治时期,社会极为扭曲。社会上到处可见萎靡、淫乱、虚荣等等恶行。

她父亲是以财富来看过来提亲的人的,最终杰克斯盖恩称为了父亲的意中人,父亲就将她嫁给了盖恩。从此,她就被称呼为盖恩夫人。

其实盖恩夫人在未有婚姻前,人生中有一次相爱的经历,那时还在少女时期与一位少年。结果现在的丈夫盖恩,大她差不多二十二岁,二人毫无爱情可言。

结婚那天,她痛哭:

主啊!我曾希望献身服事祢,现在竟嫁给一个世俗化的男子,难道这婚事只是为了一个庸俗的目的吗?

但婚姻已经成为事实,她开始学习做一个人的妻子,但是因为婆婆轻看她,连婢女都轻视她,她虽然贵为富人之妻,但过得是极为痛苦的日子。也是在这种处境中,上主让盖恩夫人学会了在极为痛苦的处境中有喜乐,有依靠。

初遇奥秘派与新生

奥秘派的属灵传统,在那时代,几乎成为整个天主教的灵性引路者。在一般的信众心里,奥秘派的人是值得信任的。

一位圣方济各会的修士拜访盖恩夫人的父亲,恰巧那天盖恩夫人回娘家。二人有一些灵性的交谈,后修士告诫盖恩夫人要从内心去寻求上主和祂的指引(注:这是奥秘派被人逅病之处,但我们要平衡的看待这点,千万不可偏左偏右。上主在内心的感受需要尊重,上主借圣言、外部的环境和教会的引领也要尊重)。

这话她领受了,真的以单纯的信心来到上主面前,经历了无穷之喜乐与释放。一六六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她得了新生。

本笃修会的古兰桥修女介绍了一位修道士伯叨德给盖恩夫人认识,一开始她并不认同这位修士的完全的等候、长期的寂静的操练。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她染上了天花。

“我的情形可怕,天花发不出来,几乎使我的鼻子黑了。医生也以为肉已死,非烂掉不可。我的眼睛非常肿痛,差不多有三星期之久,痛得无法入睡;我心里想,眼睛必定瞎了。眼睛里面满了天花,要闭不得,要开又不成,因为太痛。虽然很有失明的可能,但是后来竟完全痊愈。当时我的喉咙上颚,牙床也满了天花,咽东西就疼痛难当。我的周身好似麻疯一般。凡见到我的。都说从来未看过这样可怕的样子。”

当她奄奄一息,放弃了一切的挣扎,寂静下来,学习交给上主。在极软弱与衰弱中,赞美上主,那无穷之喜乐就浇灌了下来。生命的气息还被存留了下来。

这段经历是翻转了她对奥秘派的认知,从原来的拒绝,变成了去追求。乃至有一日,她被视为莫林诺斯的同党(Molinos,莫林诺斯,是因著作《灵程指引》而闻名于那时,并且那时的教皇也看他为可推心置腹的对象 )。其实他们并不认识,只是因为有相似的灵性经历和认知,导致了这奇怪牵连的事情发生。

后有一位神父康伯成为了盖恩夫人一家的牧者,这位神父也成为后来盖恩夫人整个人生的重要伙伴。

当盖恩离世,留下三个孩子之时,盖恩夫人已经能够靠着上主来学习承受与等候,正如圣书所言: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 祂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

在等候之时,她内心听到声音说:

日内瓦……日内瓦……日内瓦!

进入日内瓦服侍

想去日内瓦是何等不容易!特别是对于一个弱女子,又是一个天主教徒。让一个天主教徒去反罗马的大本营,一般人是很难理解,并且一定会遭受许多的反对和阻力。

她先到法国服侍了一些老人和病人,听别人的建议先问过日内瓦的主教德兰同,最好有他的同意。德兰同并没有完全认同盖恩夫人的想法,而是鼓励他在日内瓦服侍一些“新天主教徒”。

盖恩夫人开始寻求两位神父的意见,一位是之前我们谈到的康伯,另一位被称呼为马丁。两人也都是奥秘派传承中的,在祷告寻求中,里面的感受一致。所以就鼓励盖恩夫人去日内瓦,这给了盖恩夫人心中的印证。

当同父异母的哥哥莫舍神父听闻此事,竭力反对盖恩夫人去日内瓦。虽然哥哥竭力反对,但她还是在日内瓦服侍了虚弱老弱病残者,德兰同主教还对她表示了感谢。

真实的负担

那时,盖恩夫人心中有一个真实的负担,就是宣讲:耶稣基督已经满足了神公义的要求,藉着主耶稣基督,我们得以圣洁和称义。

当她真的这样做之后,遭来了天主教的强烈反对。巴黎的天主教高层人士完全被震惊了,德兰同主教马上宣布盖恩夫人的教导是异端。

但这些并没有成为盖恩夫人的拦阻,她开始在乌斯林修道院(Ursuline Convent)去开始文字的工作。

盖恩夫人在汤浓的生活见证和书籍给当地带来了一次大复兴,复兴蔓延到附近的洛桑(Lausanne);并越过日内瓦湖,影响了日内瓦邻近的地区。

她出名了。

所到之处,许多人跟着她、听她的教导和讲论。她的哥哥和德兰同主教联合起来反对她,烧掉了一些她写的书。

她被逼迫了。

她写了几册书,这里介绍两册:

《圣经注释》这是一册富于心灵感受的注释书,给许多人带来心灵的安慰。 《简易祈祷法》此书则是教导信徒越过天主教的许多圣徒,直接向上主祈祷。这在当时完全是属于异端邪说。给当时的信徒带来了极大的祈祷中的释放和自由。

耶稣会那时在开始清理天主教内部的一些他们认为的异端邪说,其中莫林诺斯的《灵程指引》被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定为异端邪说,然后盖恩夫人的《简易祈祷法》也被连累了。

艰难的日子

盖恩夫人的同父异母的哥哥莫舍神父开始联合耶稣会来反对盖恩夫人,耶稣会更把盖恩夫人的伙伴康伯神父也一起反对。那是艰难的日子。

康伯神父监禁在巴士底监狱。一六八八年九月四日,康伯的著作《心灵祷告的分析》(An Analysis of Mental Prayer)被罗马天主教廷定罪为异端邪说。

莫舍神父曾经劝他的妹妹离开巴黎,盖恩夫人回答说:

如果我是有罪的,我应该为我的罪接受惩罚;如果我在某件事上,得罪了神,得罪了我所爱的神,那么神的惩罚和管教,将是其他人的警戒;如果我是无罪的,我的逃脱将被误会为‘畏罪潜逃’,更难证明我的无辜。

一六八八年一月二十九日,盖恩夫人被软禁在安杜因的圣玛丽女修道院。那是她身体软弱,灵性却有上主同在的时光。《自传》就是在该修道院中写成。下笔时,如有灵助,倾流而下,不能止息。于一六八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完成了自传的初稿。

与芬乃伦的关系

芬乃伦是那是一个有名的灵性有经历的人,有一阵子法国国王为了能够稳住新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他想找一个他们能够接受的神职人员,而这个人又必须忠于罗马教廷。

芬乃伦是出于耶稣会,但是他不像传统的耶稣会会士,其更加趋向于走奥秘派的路线。法国国王觉得芬乃伦非常合适,所以就担任了神职人员。

在一个机会中,盖恩夫人与芬乃伦有面对面的交流。其实他们彼此都是听说过甚至见过几次,但都没有时间细细的有灵性的沟通。在这一次沟通中,双方都能够感受到那种灵性的相通。

他们有时也会有书信往来,如下摘录一封芬乃伦写给盖恩夫人的信:

主内盖恩夫人:因你的美意,写给我一封信,里面叙述到人归向神各阶段的经历。现在我将所能领会的大纲写给你,不知道对不对?请你指教。(一)一个人必须彻底地把自己奉献给神,并将他一切天然的喜好和倾向置于神的管治之下;(二)一个人必须不再依赖里面感觉上的快乐;(三)一个人不可以依靠自己一切内在的或外在的能力;(四)一个人必须愉快地接受任何神的对付;(五)一个人必须经历那复活的新生命,更高的爱的生命;(六)最后,一个人必须进入与神完全联合的生命。

实际他们乃是战友。因为他们将遭受更加激烈的战斗。

菩秀主教的逼迫

路易十四是一位多情的国王,有许多的情妇。其中一位叫曼太农夫人。此人原是国王情妇的保姆,结果后来被国王看上,就成了国王的情妇。

曼太农夫人在法国的宫中过的空虚,就常让盖恩夫人进宫去谈天,当听到真正的赦罪的好消息后,心中显然有了喜乐。

她还请盖恩夫人去她建立的学校做教导,使得学校有一个灵性的复兴。这事惹恼了当时的天主教法国一些高层,就明确不让盖恩夫人继续在这个学校做教导。

那时康伯神父被捕在巴士底狱,一起的还有莫林诺斯的余众。所以盖恩夫人的处境可以说十分危险。果真,德兰同与莫舍神父还有耶稣会的人士将一份罪状呈在了菩秀主教面前。

菩秀此人乃是天主教的护教士,当马丁路德改革天主教时,他常写文予以驳斥。所以他与一些人一起研究盖恩夫人的作品,想要抓住一些把柄来控告与陷害她。

最后他们不听盖恩夫人的辩驳,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她关在了维新纳监狱。那时她感受说:

“当我在维新纳监狱时,每日过得很平安,我唱着喜乐的歌,服事我的女仆也学会了。有时我们就一同歌唱。哦,我的神,在我的眼中,监牢的石头好像宝石一样,我评估它们的价值,胜过世界灿烂的荣华。我的心充满了那一种喜乐,就是神赐给爱她的人在极苦的时候的喜乐。”

在此狱中,她还写就了一篇著名的圣诗:

我是一只笼中的小鸟,远离了佳美的田野、山林、花草;所以我终日歌唱,向祢吐露柔情;祢用柔绳爱索,捆绑了我浪漫的翅膀,却又俯首细听,我幽静的歌唱;哦,甜美的爱,激励何其深沉,甘作囚奴,不愿高飞远遁。谁能识透,此中铁窗滋味,因着神旨,竟成祝福和恩惠?亲爱的主,我宝贵敬爱祢所定的道路,但愿万有,举起心口,向祢赞美,直至永古。

后被转移到瓦基拉监狱监狱,此监狱常有修士过来做犯人感化的工作。结果,这些修士因为盖恩夫人的讲论,都有经历一些灵性的苏醒。天主教高层看此情形,就责令盖恩夫人不可再向修士讲论她的观点。

此时,芬乃伦被晋升为大主教,听闻菩秀及其党众对盖恩夫人的陷害和中伤,毅然的与菩秀站在了对立面。他发表了几册小书,其中《圣徒金言》和《寂静主义的历史的答案》就让他成了莫林诺斯的从众。

结局

盖恩夫人和他的使女被转移到了更加恶劣环境的巴士底狱。最后她的使女就被虐待死在狱中。这位婢女,就是当初盖恩夫人结婚时的那位轻视她的婢女。

一六九七年,莫林诺斯死在监狱中。

一七○二年,因为盖恩夫人的身体极为虚弱,当局将她将她释放并安置在贝乐斯的她儿子家中。

一七一四年,康伯神父最后因为精神失常而死在精神病院。

一七一五年,芬乃伦从马上摔落离世。

一七一七年六月九日,盖恩夫人于贝乐斯离世,享年 69 岁。

盖恩夫人一生,成为了一个争议人物,但不可否认的,其向上主的忠诚,对灵性经历的写录,帮助许多想要更进深之人,指明了一条道路。这路就是盖恩夫人自己走过的路,一个带有血泪,又默然无语且坚定的一条路。

正如圣书所言:

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