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简要生平

没有上过神学院的释经者,为主所重用

他,被称为“解经王子”,但谁又曾知道他连一天学院都没有上过。上主以奇妙的安排训练这位释经者,这也是主所托付于他最重要的工作。他就是坎培摩根。  他并无天资的聪颖,但他虚心受教,也会从许多人取经,加上其勤奋努力,竟是自学成为一代解经权威。 当上主这样安排他的器皿的训练过程,并非要贬低圣经释经的科班化训练。好似在告诫科班出身的人:科班其实算不得什么,没什么可以自高与自大的 本篇将引用一些摩根传记的记录

出生成长

摩根1863年12月9日,摩根在英国西南部格洛斯特郡出生。他的父亲原是一位浸信会的牧师,因为受到弟兄会影响而离开浸信会,自行开始了聚会。慕勒等弟兄会的领袖对摩根父亲的影响很深。

摩根从小跟随父亲,熟悉圣经。他的母亲的家族则也属于浸信会传承。所以从家庭灵性的环境来说,摩根并不算差。

摩根从小体弱多病,基本就是个药罐子,所以在适龄读书的时候都没有送到学校,而是父亲在家教导他读书写字。

1870年,摩根随父母搬家到威尔斯的加蒂夫。他有一个常年彼此陪伴的姐姐,名叫莉芷。摩根许多童年的情感寄托都在他的姐姐身上,但是不幸的是姐姐在8岁时便离世了。他长期哀伤,得不着安慰。

姐姐莉芷逝世当晚,摩根从房子里跑到坟场,躺在地上哭泣不已,他巴不得和姐姐一样长眠不醒。

因为心灵哀伤,加上自身多病,摩根也染上了肺炎,差点丢了性命。但上主的恩也在患难中显明,他的病居然不治而愈了。

像撒母耳一样,摩根在睡眠中被神唤醒,摩根立时接受神所付托的使命,决意事奉神,摩根随着也不药而愈。

1871年,摩根一家从加蒂夫搬家到查尔登汉,他才开始了自己的学校时光,进了一所名叫道格拉斯男孩学校的学校读书。

校长看出摩根乃顽皮的孩子,甚至有一次摩根用蜂蜡来捉弄校长。

有一次摩根在上课前把蜂蜡放在校长巴特勒的座位上。巴特勒进课室讲课前,先坐在椅子上;当巴特勒再站起来时,粘上蜂蜡的椅子随着他的裤子离开了地面。

校长却没有出发他,而是说了一段让摩根良心触动之言:

摩根,你会这样作,我不觉得奇怪;但我确是深为失望。

摩根宁愿被校长体罚,也不愿意听到这样的评语。说来神奇,自那之后,摩根就非常尊重校长,甚至他后来结婚生育的孩子都受教于这位校长。

上正轨的摩根,在学校有好校长,在家中有一位敬畏上主的父亲来教导他。

初尝服侍

摩根的父亲极为敬佩达秘,弟兄会的带领者,这也使得摩根也对达秘有一种灵性上的敬畏感。

当有一日,达秘来探访摩根的父亲。那时摩根才十多岁,他有些紧张不安。而达秘对小孩向来和蔼可亲,当他俯首问询摩根的学习情况时,那些惶恐与神秘感都消失无踪。即使是灵性登上高峰的人,也只是一个凡人

1876年8月27日,在摩根十三岁时,他对着差不多同龄的孩子分享了一篇信息,同学听了可能并没有很大的反应。但是在一旁听信息的查威克牧师惊叹不已,他有些意识到摩根长大可能为成为重用的器皿。

1877年,摩根为了改善家境,决定出去工作。他一边工作一边传扬福音。学校的校长非常同情摩根,也纪念摩根服侍的心志,就帮着他找工作,也常带他到附近的教堂练习分享信息。

虽然彼时摩根才15岁,他已经不留恋于同龄人的吃喝玩乐,宁可在农村去与农夫聊聊福音。那时他就有了侍奉上主的志愿,虽然真正成就还要许多年。

在这段初初学习服侍的光阴中,他遇上了一位同工叫做大卫史密斯。

有一次,二人一起配搭在乡村服侍,摩根分享信息,史密斯主持聚会。会闭后,二人在月光下步行回到查尔登汉。

史密斯坦率的告诫摩根说

在会众面前讲道,千万不要以为这是机会展示你的恩赐、口才和知识。

摩根开始不服,后低头无言,整个人情绪不振。后来才意识到这是同工为他好,即使没有这种情况也应该接受提醒,作为警戒。

后二人再配搭服侍,果真上主显出果效,摩根更加认识了自己。此时他特别感谢史密斯给他的提醒和劝勉。

困惑三年

时间到了1880年,摩根因为找工作来到了城市。那时正是西方唯物论大行其道之时,甚至专门成立会堂,周日聚集来攻击圣经和教会。

从1880年起,摩根因为受到这样的风气影响,信心动摇,甚至开始质疑圣经的可靠性与真实性。最严重的时候,他几乎就否定了上主之言的权威。

于是,他取消了所有的分享安排,并且把所有的书,无论是支持和反对的,都锁到了柜子里。

那次的决心是那么坚决,印象是那么深刻,后来他在讲道时多次述及这件事。他说,时至今日,我似乎仍听见当年给柜子上锁时的喳嗒响声。

后他又从书店买了一本崭新的圣经,他决定自行开始认真研读圣言,他如此对自己说

我目前不敢肯定我父亲所说的,即圣经是上主之言;但有一样我可以肯定的,即如果圣经真是上主之言,如果我以毫无偏见的和诚实的态度来读圣经,圣经一定会给我带来不动摇的信心和不可摧毁的信念。

如此的寻求,三年之久,他说:圣经找到了我,上主之言抓住了我。我们真不清楚摩根这三年的寻求和摔跤是怎么度过的,但上主对每一个真心寻求的人从来不会闭门。

从此,大方向已经定了。至1883年,此疑惑期才告结束。虽然后期仍然有欺负挣扎(整个恢复过程有一段时间),再也没有在摩根的生命中激起浪花。

当慕迪来到英国,在伯明翰有分享的聚会。摩根作为义工参加了聚会。这聚会为他清理了之前因为受到唯物影响而来的怀疑和不信,也让摩根亲眼看到圣灵之工作。这时,任何的思想残余都被清刷的干干净净。

犹太教师

上主开始预备摩根的道路,他来到了一个为犹太男孩设立的学校,校长是犹太人,名叫拉维。那时摩根才19岁,能够应聘成功就是一个奇迹。

拉维是一个犹太人,他对旧约圣经的熟悉度是远远超过一般的人,特别是从希伯来文的角度,更是有着犹太血统的先天优势(犹太人的母语就是希伯来语)。加上其拉比的身份,对旧约语言的认识的精确性非常人能及。

摩根就这样做了拉维的助教三年时间,这三年时间为摩根掌握希伯来文打好了坚实的基础。上主在预备祂自己的心意落实到摩根身上。

正如摩根的妻子吉尔摩根在摩根的传记中所言:

随便翻阅一本摩根的书,你就可以发现他对犹太人的风俗习惯的充分了解。这些常识,有若色彩缤纷的线索,贯串了他所有的作品;又有如一盏明灯,使经文格外明亮闪光。在摩根的笔下,世代被湮没的事物恢复了生气,使历史恢复了原来的面目,并和现代接驳上关系。

这三年好似一个隐藏的时期,这时期的成长是缓慢的,却是摩根作为释经者呼召的必须。

当然,那时摩根压根还不清楚自己将来最为重要的工作就是释经。

1885年,摩根开始仔细的思考要全时间服侍的问题。那时他仍在学校教书,但课余时间都会去郊区和乡村传扬有福的信息。

至1886年,心中的催促越来越强烈,他要出来全时间服侍上主。但那时他还有维持父母家用的责任,也尚未有过正式的神学训练。

在与上帝的摔跤过程中,直到有一日他对主明言:

我对神说,我不能这样作,也不敢这样作,我对未来失去安全感。除非我被迫辞去这份教职,否则我不会自动辞职;一旦门为我打开,那么我就会全时间出来事奉。

结果第二日,拉维在午休时找到摩根,说到学校已经没法维持下去了,不久他们就将各奔东西。

摩根知道这是上主听了他奉献的祈祷,遂告知拉维这学期结束便会离开。拉维还以为是摩根理解为自己逼摩根辞职。

摩根便把自己与上主摔跤之过程告知了拉维。这个犹太拉比,拉着摩根的手激动的说:

亚伯拉罕的神仍然活着,去吧,愿神祝福你。

踏入服侍

从此,摩根开始继续不断练习服侍。这些训练有高山,也有低谷,但对于服侍者都是有极大的益处。

与救世军同工

1887年,当时英国救世军的布道家吉普士史密斯在伯明翰附近传扬有福的消息。许多人的归向了耶稣。

当时的摩根在伯明翰已经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圣经老师了。摩根接受了这个差事,来喂养这些刚刚相信的人。原来两个星期的工作时间,最后居然延长到了13个月。

真的是不可思议,因为这些人从摩根的分享中得到了许多的供应。摩根和史密斯两人成为了亲密的同工,摩根也有意加入救世军。

反而救世军的负责人卜威廉夫人凯瑟琳和史密斯不赞同摩根的想法。因为他们在摩根的整个服侍中看到了上主在他身上的托付:他的功用就是要好好的教导圣言

摩根在此事上有专一的寻求:

我今晚为我的前途问题有专一的祈祷,祈求神借着一封信来指引我。

果真第二天他收到了母亲的来信,母亲也不认可加入救世军,所以他就离开了救世军的工作。

当写到这里时,我们也是需要从摩根的整个经历中去认知一件事:明白自己在上主整个心意中的功用。而且除非类似摩根的人物,他具有明显的宇宙性教会的功用,而我们一般的圣徒则肯定要顺从自己所在教会的引导和带领。

讲道考试受挫

之后,他打算在伯明翰的卫理公会担任传道,而按照当时的规矩,在卫理公会担任传道,需要经过一系列的考试。

摩根顺利的通过了笔试。1888年5月2日,摩根需要参加试讲。

摩根此人有个特点,听的人越多,他会讲的越加有能力。现在当底下坐着考官,而且那挑剔的眼神使得摩根的试讲落选了。

至此,他的心灵非常失望。他给父亲发了一个电报,只有一个词:Rejected(被拒绝。而他父亲则回复说:Rejected on earth, Accepted in heaven. Dad.(地上拒绝,天上接纳。父亲

父亲的电报带来了一些安慰。

许多人都不知道,作为被誉为“解经王子”的摩根,初次的试讲居然是不合格。这样常常会安慰那些初初服侍受到挫折的人。

进入婚姻

但很有意思的是,在摩根的成绩公布前两天,他邂逅了自己的表妹安妮(又称呼为 nancy)。

安妮在听到自己的表哥试讲落选后,她不以为然。因为她看到表哥虽然其貌不扬,实则却有潜质。

安妮真的安慰到了摩根,彼此也生出爱意。六月时,摩根去信一封:

我可以和你分享的,是一个漂泊不定的传扬大好信息生涯。

安妮回信说:

如果我不能与你从楼梯的初阶爬起,我将会羞于在楼梯顶上和你会合。

事就这样成了!1888年8月12日,他们在一个乡村小教堂完婚。

摩根夫人一生都成为了扶持摩根往楼梯上爬的人,她不会试图拦阻或者把摩根拉下来。

潜心研经

婚后,摩根夫妇有一年之久的旅行布道。从1889年8月,他们开始在司达福郡的石头乡的公理会教堂服事。

此时,这间教堂分成了两派,当摩根试图调和的时候,总是不能处理好这个教堂的事务。

后来因为摩根有福传的负担,但是教堂的执事们对摩根帮助旁边的教堂不满,认为摩根没有对本堂尽责。最后此事到了以执事会秘书通牒摩根在没有执事会通过的情况下,不准接受其他教会的邀请。

摩根至此抗辩如下

第一,不经同意不得离石头乡,这要求太荒谬,不合理。 第二,这书面通知不合法,不允许人抗辩,又不是全体执事通过,何况执事会无权发出这封书面通知。 第三,出外兴旺福音绝不会削弱教会。

后经过与好友沟通,摩根还是在石头乡的教堂服侍到了1891年5月31日,他在没有经过同意的基础上,去到鲁奇来的公理会教堂分享了两场信息。

几天之后他正式成为鲁奇来的公理会教堂的牧师。他总共在此堂服侍有两年时间,而这两年他不仅尝到了弟兄相爱的甘甜,更重要的是这两年打下来他希腊文研经的功夫。

在那两年静寂的生活里,他下苦功研读圣言。他在鲁奇来村立下志向,要在余生熟读圣经,和教导圣经。在鲁奇来村的第一个冬天,他潜心攻读希腊文;他从希腊文圣经,发掘出其中许多新的含意。

波澜生活

在鲁奇来村,摩根第一个孩子娃妮出生了,因孩子酷有他幼时姐姐的影子,至此幼年丧姐之痛才得到安慰。

但是哪知这个摩根所爱的孩子,在1894年骤然离世,给摩根也是留下了许多悲痛。甚至他说:

我的莉芷终于会晤了我的娃妮。

所以,实际上摩根仍然是常经忧患,但他常常也可以靠主刚强。

伯明翰

在摩根女儿骤然离世之前。1893年,当时英国的灵性伟人达尔邀请摩根夫妇在家中共进晚餐。

这让摩根想起年少之时看到达秘的场景,达尔大摩根三十四岁,但他表现的真是非常的谦卑,流露出许多对这晚辈的爱惜。

后两人决定交换讲台,达尔所在的卡尔斯街公理会教堂是伯明翰有名的教堂。当摩根踏上卡尔斯街公理会教堂的讲台时,可谓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后达尔还是邀请摩根来卡尔斯街公理会教堂分享信息,而达尔因为晚年身体欠佳,至终都没有登上威斯敏斯特教堂的讲台。

但摩根有一个坏习惯,就是喜欢抽雪茄,这真是和司布真相似,他常常会有咽喉炎发作。达尔甚至见证说:

摩根可以不吃饭,也不能不吸烟。

这可为摩根生命的软弱之处。

美国北田

摩根在犹太人学校任教时,结交了一位爱主的弟兄史威夫特,两人性情相投。

一八九六年初,史威夫特邀请摩根来自己的教堂访问。先是安排摩根到自己的教堂分享,然后又安排他到慕迪的学院讲课。

而慕迪甚至打破惯例,在没有亲自听摩根分享之前,就邀请摩根去学院上课。

在计划去往芝加哥慕迪的学院上课时,突然接到通知说慕迪要在自己的家乡北田会见摩根。摩根在日记中如此记着:

北田在环山怀抱中,有一种无法比拟的美丽,那种独具一格的气氛,甚至苏格兰的胜地开西也望尘莫及。

那一次聚会,有美国杰出的解经家厄曼博士和迈尔带领大家查考圣言,摩根参加了小组。

第二天,慕迪就带着摩根坐着马车在北田观光。两人回忆曾经慕迪到伯明翰的日子。当天晚上有聚会分享,摩根受宠若惊的是他也被邀请参加在慕迪家中的交流。

最后要向慕迪告别的时候,慕迪竟然告诉摩根明日早上的北田大会讲员就是他。

慕迪对摩根有一段感受:

几年前,英国卫斯理公会的人认为摩根不会讲道,所以说他不合格。如今我只能这么说,摩根的话语确实摸着我的心,我相信他确实完全被神的灵所充满。

1897至1899年,摩根都被邀请参加北田的退修会,并且分享信息。

1899年,慕迪离世,而北田聚会的更多的责任都托付给了摩根。他也决定离开英国去美国参与北田的推广计划。他的母亲和父亲都愿意一同搬家前往美国。

他的行程布满美国全国,当他讲解圣言时,许多人不仅是领受许多的圣经知识,更是能够尝到一股甘甜。

摩根研读圣言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日日之功,愿我等都要效法之:

他的生活很有规律,早上六时就闭门灵修读书,在正午之前不许任何人搅扰他。

威斯特敏特教堂

1904年,摩根回到伦敦,担任了威斯敏斯特教堂的主任牧师。

此事的威斯敏斯特教堂荒凉,第二层已经十五年没有开门,布满了蜘蛛网。心中甚是哀叹!

造成此景象的原因乃是上一任的主任牧师接受了社会福音的思想,把教堂改成了社会服务中心,耶稣已经不再是这个教堂的中心。

而摩根在此的第一篇信息就是:我们传讲基督是主。将整个教堂归回正路。

摩根在威斯敏斯特教堂的服侍几乎可以写成一本书,本篇就不涉及许多。

后来,摩根还把慕迪在北田的聚会模式搬到了英国,这样他就不用大老远的去到美国了。

到了1915年,摩根已经五十三岁,他的身体基本已经被工作拖垮,他病倒了。1917年,他卸下了威斯敏斯特教堂的职责。

巡回服侍

从1917年至1931年,摩根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做巡回的授课和分享。这里简要罗列下他的行程:

  1. 一九一七年,基督教男青年会的培训和释经工作。
  2. 一九一九年八月七日,摩根乘搭海轮前往美国作巡回讲道。为期六年半。
  3. 这六年半的美国行程,几乎又跑遍了整个美国。

在这巡回期间,大家有许多的评价,如:

《长老会模范报》说摩根即使把经文读上论百次,总是有新的亮光,绝不会老调重弹、千篇一律;该刊物又说,难以理解摩根会有这么大的恩赐。

威廉哈德生牧师说出他的感受:“摩根博士,世界上拔尖的解经家,正处于最巅峰的状态。他对圣经原文的深奥认识和对历史的渊博知识,使他成为众人信服的导师。”

加拿大的罗宾逊博士忆述:说到查经,摩根说过,他在下笔写出埃及记释经书之前,至少反复读了出埃及记四十遍。

还有一些小事也是可以看出摩根的一些灵性品格:

摩根非常谦虚,从不以为自己高人一等,有一次加拿大蒙特里尔的一个长老会教堂请他分享,他负责下午三时和晚上八时两堂道,而他的同工则负责中午那堂道。当摩根发现,在告示牌上,他的名字是用大号字而他的同工的名字是用小号字时,他立刻提出抗议,坚持告示牌上两人的名字必须一样大小。

归回故土

1933年,摩根回到了威斯敏斯特教堂。他知道自己已经年迈,需要物色接班人。

摩根曾经在浓雾中,夜晚去听钟马田的分享。在美国也曾去听钟马田的分享。他已经觉知钟马田就是上主预备的给威斯敏斯特教堂的下一任牧者。

一九三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摩根正式向公众宣布,钟马田应邀担任他的伙伴牧师。摩根又说,假若你们当年有人不知道伙伴(associate)和助理(assistant)的区别,你们最好回家去查查字典。七十六岁的摩根,很喜乐地当众确立了钟马田为他的继承人。

那时正值二战时期,德国的飞机每日都来轰炸伦敦,许多的教堂被炸毁,但威斯敏斯特教堂仍然在那里屹立不倒。

而摩根与钟马田也显示出在战争中喂养羊群的忠心,就像摩根所言:只要威斯敏斯特教堂还有一只羊,他和钟马田都有牧羊职责。

一九四三年七月十八日,摩根写信给威斯敏斯特教堂的全体教牧同工,信中说:“我正式向你们辞职,并在八月份正式生效。我不再对教会的前途担忧,因为我的同工钟马田,是神所引导的人,他所讲解的,完全遵照圣经,他绝对忠心于基要的信仰。”

他安然的将担子递给了钟马田。

1945年初,摩根的身体已经极为衰弱,钟马田常去探望。至5月16日,摩根安然去了主那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