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特腓生平简介

1714-1770——最伟大的布道家

18世纪的怀特腓远在高科技大众传媒发明之前,他就可以面对面向80%的美国民众讲话,在乔治华盛顿出现之前 ,怀特非是美国最著名的人,尽管他是一个英国人,他最后一次布道会在波士顿,一共吸引23000人来参加,比波士顿的总人口还要多,在此之前,美国从未有这么多人聚在一起。

器皿的预备

他出生于一个小客栈,婴孩时期患了麻疹,护士疏于管理,以致怀特腓眼睛斜视。后来很多人攻击他是斜视佬,但要强调的是一个在讲台上不能正视会众的讲员,竟成为18世纪伟大的布道家,除了归因与神的恩典,实在无法解释。
寡居的母亲对他进行启蒙教育,上学后成绩出色,擅长雄辩,有惊人的记忆力,15岁不得已辍学工作。19岁在牛津大学遇见了卫斯理兄弟,并加入圣洁会,他们探访病人,帮助穷人,却遭到很多人的反对。起初他不愿在公共场所见证信仰,他总像尼哥底母,仍旧只在夜间与卫斯理兄弟相聚。

讲道的能力

怀特腓在讲道方面的才能,无人能及。安立甘教会(国教)将他按立为神父,但不久后有人就后悔。他们的传道人都很僵硬,拘谨,而怀特非确实感情热烈,激情洋溢,有时甚至会表现的戏剧化。他讲道时像一头狮子,带有恳切的说服力和火的热爱。他的话语像一泻千里的活水江河,他一出来传道就显出他不是一般的传道人。这样活力丰沛的讲道在他一生讲道生涯中都保持着。后来安立甘教会不准他登讲台,他就跑到田间地头向普通民众讲道。1739年2月17日,是全英国历史上最美好的一天,因为在那一天怀特腓开始了露天布道。一传十十传百,前来听他讲道的人越来越多,从几百到几千到几万。这令安立甘教会非常不安,怕在平民中引起骚动,有人开始反对他,遭到枪击和暴徒的殴打,甚至被人用石头打的半死。有一次讲道,底下竟然有人将石块,鸡蛋,死猫如雨点投来,但这一切没有让他停止讲道。怀特腓的听众成千上万,早上有两万五左右会众,晚上有三万左右会众,有时一场达到八万人。他布道时的声音居然可以传到两英里开外,即使下雨大家也能听得清楚。

教义的摩擦

1740年怀特腓和他的朋友卫斯理发生了真理见解上的摩擦。约翰卫斯理于怀特腓赴美后不久,就开始传扬亚米念的道理,相信自由意志之说,同时,他又特别注重达到无罪的完全。这些看法和他们当初所领受的完全相反,怀特腓深信上帝的拣选的真理,他畏惧为着真理见解的不同而弟兄分手,他写到:这些在弟兄中的分裂,有时使我担忧,但不足使我惊奇。

1741年,怀特腓本想严守中立,然而环境迫使他不得不公开他所信的,并反对卫斯理所传的。幸而这种情景不久两人重修和睦,他写给卫斯理说:我虽然执着特别的拣选,但是我将耶稣白白送给每个人,听凭你把圣洁推到任何极端,我只是不能同意在人里面的罪是可以在今生消灭的。但愿所有的争辩统统停止,让我们不讲别的只传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这是我的决心,愿主与你的灵同在。

属灵的敏锐

有人劝他自己设立教会,然而她坚决反对这件事,在致友人的信中可以看见他的心志:你的观察是正确的,我不愿意成立宗派也不愿自做领袖,唯有耶稣基督是一切而又充满一切。

怀特腓有敏锐的属灵鉴别力,并且不顾情面,有对弟兄们说直话的勇气。1753年他写信给清岑多夫,批评莫拉维亚的信徒一些无意义的宗教仪式,又指出莫拉维亚信徒到处借款不还,导致有些弟兄濒临破产,怀特腓给了莫拉维亚弟兄会的信徒及时的提醒。

能力的秘诀

怀特腓得能力的秘诀在于他热爱人的生命,当他向将亡的罪人说话的时候,他自然多多流泪。他的哭泣感人极深,少有人能够反抗他,他说:你们责备我,太多哭泣,但是我怎能禁止不哭呢?你们不死的灵魂已经在毁灭的边缘上,而你们不为自己举哀哭号,你们深晓得自己可能在听最末后的一篇道,以后再无机会接受基督。

劳苦的服侍

他在英国,爱尔兰,苏格兰,荷兰,百慕大,做巡回布道。甚至七次到访美国,还在哈弗发表演讲,4次登上爱德华兹的讲台。他每天5点就开始讲道,作为一天的开始,通常一周讲道12次,一周总共要40小时。他经常满负荷状态工作,有时讲道完累的吐血,朋友提醒他珍视自己的身体,他总是答复:我宁愿被消耗殆尽,也不愿任其腐朽。长期高强度工作的他56岁就去世了,一生讲道18000多次,讲章以圣经为核心,听他讲过道的人有1000万,他的老友约翰卫斯理在他的葬礼上布道说:除了使徒以外,只有怀特非尔德呼召了这么多人悔改。

离世安息

1769年怀特腓第十三次渡洋赴美满得上帝的祝福。1770年东行布道,经当地人的邀请露天聚会,有人看见他的疲倦情形劝他好好休息不要讲道,他回答说:主耶稣,我因你的工作而疲倦。然而并不疲于做你的工,假若我的路尚未走完,让我再一次在野外为你说话见证你的真理,而后回归天家。他大约讲了两小时,感觉非常疲惫,这是他最后一次讲道,一个近代首先采用野外布道的人以露天布道来结束他的工作。当晚气喘病复发,离地归天,享年五十六岁。

英国的布道王子司布真曾说——我经常阅读怀特腓的传记,只要一打开怀特腓的传记,从心里就涌起一股勉励和兴奋,他真正的活过一生,其他的人似乎还没有他一半的生命,若在主耶稣之外,我不能学习别人的话,那么我要怀特腓为榜样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