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文罗伯斯简要生平

他是在那个年代上主兴起的一个人,虽然出生卑微,但还是被大大的使用了。整个威尔斯复兴中,后面有许多东西的掺杂,就慢慢演变为不可控了。

但不能否认的是,威尔斯的整个灵性苏醒是在上的那位所作的,而罗伯斯成为这场复兴中的关键人物。

此篇是一瞥这位争议人物,为的是学习蒙福的地方,规避许多陷阱和坑洞,以期在如今的时代,仍然有人被上主兴起,仍然有灵性的苏醒与复兴。

矿坑的童年生活

罗伯斯于一八七八年六月八日,生于威尔斯的罗合。罗合这个地方后面我们会再一次提到,这是威尔斯复兴的实际开始之处。

罗伯斯的出生非常的卑微,他的家庭也是属于那时候的底层家庭。家庭虽贫困,但双亲都较为虔诚,这对罗伯斯有很大的影响。

后因家庭变故,父亲大腿受伤,罗伯斯十二岁就和兄弟们开始下矿井去做一些工作,为的是帮助家庭的需用。母亲看在眼里是非常心疼,不过那时罗伯斯在矿井中常常默想圣言,也会和矿井中的工人聊聊天国之事。

年少之年,罗伯斯依然为上主所夺,心系天国。后因一个教堂的执事谈到多马因为不在一次耶稣出现的现场失去了受圣灵的一次福气。从此就常常不落下任何一次聚会,希望能够得到神之灵的浇灌。

恩赐的初步显明

后矿井改组,罗伯斯有机会做了办公室的工作。并且老板让他去教导那些矿井工人的孩子,帮助他们建立的基础的学识和基本的道德素质,没想到这样的工作还是比较有成效的,如此老板就扩大了学校的规模。

后矿井倒闭,在威尔斯的加地夫(Cardiff)北边的山岩灰(Mountain Ash)找到一份工作。接下来在上的那位将会对他有三年之久的训练。

换了新环境的罗伯斯,在一次聚会之中的祈祷,很强的感染到了在场的人,并且大家心都为此而融化。当地的牧者会后就告诉罗伯斯:年轻人,你有讲道的恩赐,不要糟蹋了。

因为出生的卑微,罗伯斯几乎一生都是在某种纠结中走过,这个纠结是在上主的呼召和内心的自卑自怜之间来回回荡。但上主的呼召不会后悔。

他时而想学习一门技术来养活自己,像保罗一样;时而想做一个诗人,那是他的梦想;后来这些都没有成功。

上主把他带到了一所学校:纽加塞耳埃林学校(Newcastle Emlyn School)就读。其实并非是要在学识上训练他,而是引他去会一位指路人。

学校中前辈指引

在上学这件事上,有一位同伴与他一起,他就是:伊文思。

在求学的过程中,遇到一位伊文腓力斯(Evan Phillips)牧师,他的孙女婿就是将来要为上主所重用的钟马田。

腓力斯是一位灵性深厚的牧者,罗伯斯对他也是无话不谈,谈到了很多灵性的经历,腓力斯帮助他做分析,分辨来源的善恶。腓力斯否决了许多罗伯斯虚幻的感觉,但却肯定了罗伯斯被召叫的异象,这个异象让罗伯斯回罗合去传好消息。可以说,这位前辈指引了那时的罗伯斯。

一起工作的同伴

罗伯斯经过挣扎,离开学校回到老家,开始做异象中的事。要知那时他尚未毕业,也无所为的资格去作为讲员。后也是一些教堂突破了常规让他去主持聚会,结果圣灵真的有很大的工作。各处的人开始为自己的罪恶忧伤,并且得到了新的生命;一些老顽固信徒则被更新,原意开始为在上的那位而活。

伊文思,就是与他一起上学的同伴,后也决定放弃学业,与罗伯斯一起工作。

伊文思亲眼审视了这些邀请信之后,伊文思本人也毅然决定放弃学业。他先回学校带走自己和罗伯斯的行李;然后成为罗伯斯的同工,到威尔斯各地去开拓更广阔的事工。不久之前,当他们两人在杜洛维德花园里,同时看到一个异象,即有一只手臂,从月光中伸出,触摸威尔斯大地。

注:本篇并非鼓励要人去走不同寻常的路来做上主的工作,罗伯斯整个的回应是极具特殊性的,后文我们也会说到罗伯斯在灵性经历与灵性见识上的不平衡,成为他的工作的极大的一个漏洞,导致受到许多亏损。

复兴的简要概述

由罗伯斯开始,复兴慢慢的从罗合延伸到了威尔斯,越过威尔斯到了其他各处,甚至到了其他的国家。

在整个复兴事件中,罗伯斯常常显示具有某种的先知的恩赐,会在会场中当即指责特别的人悔改,或者会指出特别的人要归信。但后期他整个人被攻击的重心也是在此。

威尔斯复兴是历史上发生过的,但比起完全从圣言而来的复兴,还是有许多夹杂的东西。特别是当罗伯斯不再是高举羔羊,而是无意的引导会众看重某种超然的能力,这种趋势几乎会拆毁整个复兴的根基。当然他是会有摇摆的,甚至有时也是不自知的,这在宾路易师母对他的建议中可知。

甚至后来历史记载到阿苏撒街的整个事件与威尔斯的罗伯斯都会有些许关联,因为显示的某些迹象具有一致性。本文并不想否认神之灵在威尔斯和阿苏撒街的一些作为,但是因太过高举第三位格,导致跟随之人在对圣言之书所启示的三一次序认知有很大的混乱,也为后来真个事件消逝和混乱埋下了祸笔。

美国洛杉矶阿苏撒街(Azusa Street)大复兴的主角之一,弗兰克巴特曼(Frank Bartleman),于一九○五年六月致信罗伯斯,要他为美国加州的教会的复兴祈祷。罗伯斯回信说:“祈祷并等候,相信他的应许。要每天聚会,愿他祝福你们,我会为你们恳切祈祷。”

罗伯斯在聚会的现场,传记显示有些话并非是从上头而来,而是具有某种情绪的参杂,情感的成分很重,也是后来那时被攻击的重点。又因为罗伯斯太过注重灵性经历而忽略了圣言之书的系统性的认知,这使得他与爱德华兹、怀特腓、卫斯理等人所引领的复兴事件有一些的区别。

神之灵的工作是真实的,但如果没有最后奠基于圣言,亏损会是大的。

他人对他的扶持

在经过一个阶段的高强度的工作后,罗伯斯开始显出了一些神经失常的现象,出现了幻听、幻觉、被害妄想的问题。宾路易师母那时对此有一定的观察,并深切的服侍了这位为上主所使用的矿工之子。而那时另外一位重要的工人,就是叨雷,则是长久的为罗伯斯祈祷,因为深知骄傲、未有稳固的圣言根基都会成为被攻击的重点领域。

在事件的中心地带,罗伯斯时而有对自己的认知,时而又趋于狂热,最后罗伯斯因为诸多因素真的奔溃了。

宾路易师母对他有爱心的服侍。

罗伯斯在木寮养病一段日子,就迁居到宾路易伉俪在列斯特的叨勒路(Toller Road)所购置的新房子。

宾路易师母是建议要等罗伯斯完全恢复健康才继续参与工作,到一九○八年的年底,可以说是初愈。

文字工作和其他

初愈之后,罗伯斯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就是文字工作领域。

罗伯斯身为《得胜者》创办人之一,亲笔将灵性争战的得胜确据和宝贵经验,传给全球各地的信徒。《见证报》销数高达五千份,行销范围包括英国、欧洲大陆各国、北美洲、南非洲、朝鲜,和中国。没有多久,《见证报》又出版了法文版和意大利文版。

一九一二年,罗伯斯和宾路易师母把原先两人合著的《属灵争战手册》(The Manual of Spiritual Warfare)增订为一本书《众圣徒的争战》(War on the Saints),以单行本出版。《众圣徒的争战》是一本极富争议性的书籍,后来翻译成多种文字,也有许多不同的版本。目前坊间出版的英文版实际上是简略版。倪柝声参考《众圣徒的争战》,写成《属灵人》,也照样引起各方的评论和争议。

当然,后期罗伯斯自己站出来反对了《War on the Saints》此书的一些观点,那时他与宾路易师母的关系基本已经断裂。虽然此篇找不到比较靠谱的资料来描述为何罗伯斯有这样的转变,但很有可能是罗伯斯自己开始研读圣言,对各种灵性的经历有了更加平衡的认知。

晚年生活与安息

晚年,罗伯斯照顾年迈的父亲到离世,仍然有机会站在讲台上。某些恩赐仍然在他身上不离开,包括医病、赶鬼、预言等。但显然的,经过一系列的事件和思考,他自己也不再非常热衷于其早期的聚会模式了。

在罗伯斯垂暮之年,每当他遇到人时,就问道:你今晚可否遇见主?在他写给友人的信中,他并没有忘怀四十年前的威尔斯大复兴。有时一阵微风,都能唤起他对大复兴的回忆。

三年后,一九四九年五月,罗伯斯病倒不起。一九五○年九月,甚至他的日记本上再没有任何记录,只写下一个字:‘病’。罗伯斯度过那严寒的冬天;一九五一年一月二十九日他被安葬,终年七十三岁。

后记

整理罗伯斯这样具有争议的人物是比较难的,你能够看到圣灵在他和整个事件中的工作,你也能够看到作为一个管道,是具有许多被攻击的可能性。如今许多人,也在求复兴,或许会有许多的经历,看到圣灵的工作,但最终是必须落实到圣言的根基上的。

以彼此勉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