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迪简要生平

上帝可以在一个完全奉献的人身上做什么呢?

慕迪展示了一个完全奉献的人,上主能够藉着他作成何事。慕迪的一生,特别是后半生几乎都在给这个问题有确定的答案。

许多人都在查验和观望到底是什么原因上主能够用一个人到此地步。本篇的目的是尝试展示慕迪的奉献到底是何样的奉献。

本文会引用慕迪传记中的相关记录

出生

慕迪生于一八三七年二月五日,家中排行老六。家庭生活较为清贫,但双亲仍然敬畏上主。父亲乃是一位泥水匠,名叫埃温慕迪;母亲则是一位敬虔的妇人,名叫碧丝慕迪。

他们两人结婚没有多久,有一次埃温到城里去,看见一本新出版的《圣经》,他便不顾那本书的价格昂贵,买了一本回家送给妻子碧丝。

以上的记录可以一瞥慕迪的父亲对妻子的爱,但慕迪的父亲却因为一次意外而离世,这个清贫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他父亲不幸逝世时,慕迪才四岁,他一生忘不了那次家庭悲剧带来的震骇。

慕迪的母亲更是以泪洗面,也必须面对接下来要独自养育九位幼儿的压力。她常哭泣祈祷在上主面前,有一晚当祈祷完毕,翻开丈夫送的圣经,刚好翻到圣言说:你撇下孤儿,我必保全他们的命,你的寡妇可以倚靠我

她明白是在上的以这样的方式告诉她,这些孩子祂会养育。她哭泣着回应:

哦!神啊!我知道是你把这些孩子赐给我的,若我尽我作母亲的责任,我知道你必作他们的父亲。

蒙恩

家庭仍然有变故,慕迪的其中一位哥哥离家出走,母亲为此是一下子白了头发。慕迪看在心里,常常帮助母亲做许多的农活。

一八五四年二月五日,慕迪十七岁时,他离开家乡北田,往波士顿寻找工作。

那时的慕迪是一个说话口吃的乡下男孩,去到波士顿这样的大城市为寻得一口饭吃,投靠了舅舅何尔顿。

他在舅舅的鞋店做推销鞋子的工作,舅舅的要求是住指定的地方,晚上不准逛街,避开娱乐场所,且要按时赴礼拜堂。

对于一个乡下男孩,并且有口吃的情况下,是相当有自卑感的。即使到了教堂参加聚会,也不愿意去随便说话,常常是坐在最为隐蔽的位置,也时常在聚会的时候睡着。

慕迪参加教会的学习小组,教导他的老师送了他一本圣经,告诉他作业在约翰福音。但是他怎么都找不到约翰福音在哪里。还是老师帮助他解决了尴尬。用他自己的话说:

我把手指夹在那里,始终不敢移动,惟恐以后无法找到约翰福音。

就是这样一位乡下男孩,之前都没有阅读过圣言,后来却成为上主重用之人。我们继续来看那看不见的手是如何引导之。

这位教导他的老师对他心里很有负担,所以就去到慕迪工作的鞋店。老师拍着年少慕迪的肩膀问:

你是个基督徒吗?

这个问题一下子将慕迪的记忆提起:他记起他的母亲和母亲的祈祷。他亦想起儿童时期所听过的道。他也记起舅舅对他灵性上的告诫。

天上的荣光进入到了慕迪心中,他和老师一起跪在皮革屑堆中。

慕迪蒙恩了,有了新的生命。在旁边的老师留着泪发出感谢上主的赞美声。慕迪更是见证说:

在我得救的第二天早晨,我走出室外,我觉得太阳比往日更加明亮,我觉得太阳正在向我微笑。树上的飞鸟都来向我唧唧歌唱。我爱上了飞鸟,尽管我已往从未关心它们;我爱上光照大地的太阳;我立刻爱上了万物,万物已经焕然一新。我不再怀恨任何人,我的心只关心每一个人的灵魂。

蒙召:十万美金的放下

十九岁的慕迪觉得波士顿的生活太过无趣无聊,也有心想要经济上的独立。所以少年慕迪开始决定闯荡芝加哥。

他立下志向,要在芝加哥作一个成功的商人。他定意要赚十万美金。

他也并没有冷落蒙恩后的新生命,努力参与教会很多工作,常带领其他的人去到教堂。

他常常的去大街上请人去到教堂,因为彼时慕迪认为他负责的是把人带到教会,而领人得救是教会的长老的事。

从工作角度,那时的慕迪应该说是很有起色

现在年轻的慕迪,已是一个成功的皮鞋推销员。虽然年纪不过二十三岁,每年已可赚到五千美元。

五千美元一年在那时的芝加哥也算是一份高薪职业了。难怪慕迪自己后来见证说:我一生最困难的事,就是放弃职业

他到底如何领受呼召,放弃职业的?

一八五七年初,先在普利茅斯公理会教堂租借四排椅作教导之用,一到主日就往大街小巷去寻找少年人来坐满这些椅位。

因为那时的慕迪非常纠结于人数,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

我以为数目是关键的问题,因此我拼命凑数。学生人数低于一千,我就局促不定,人数到达一千二百或五百,我就兴高采烈。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彻底的扭转了他错误的服侍观念。

事情乃是如此:

在这些来到教堂的人中,有一班非常轻浮的女子,慕迪差点就把她们赶出去,让她们以后不要再来了。还好上主让慕迪看到灵魂的宝贵,没有真的把她们赶走。

有一日,同为老师的希伯特来到他工作的皮鞋公司,脸色苍白。希伯特说自己肺部又出血了,医生建议去纽约州疗养,但是他知道去也只是等死。希伯特心中仍然挂念那些来到教会的人,他深深感到对他们的愧疚。他说:

唉!我未曾带领我那班中任何人归向基督。我深感我损害了她们,过于帮助了她们。

慕迪从未遇此情景,回答说

或者你去找她们,将你的感觉告诉她们。倘若你愿意去,我愿驾车陪你去。

如此他们二人驾车出发,一位一位的去拜访这些这班女学员。出乎意料的是,一位一位都愿意来到上主面前悔改,他们被希伯特的真诚感动了,因为他们的老师实际已经在死途之中。

十天后他到我的鞋店来,真是满面荣光。他说,‘慕迪先生,我班里最后的一位,也已经归服了基督。’我告诉你,好让我们一同欢喜快乐。

在送希伯特的前一晚,他聚集了这群已经得着新生的姑娘们,为希伯特老师送行。正是这次祈祷的聚会,让慕迪心中做商人的欲望被上主夺去。

我最高的欲望,是作一个成功的商人;假若我早晓得,这次聚会要夺去我的欲望,我恐怕不会赴会的。

次日清晨,慕迪送希伯特出行,没有想到那班姑娘都来送行。他们一起相聚,一起唱诗,送走了希伯特。

我们最后看见那位病重危殆的教师希伯特站在末节车上,向天举起手指,嘱咐我们在天相聚。

慕迪已经无法在经营自己的营生,他放下了自己做商人赚十万美金的欲望。从货车、到车厢、到租用公用设施来建立他的学校。

一八五九年,学校人数高达一千五百人。

神帮助我做出正确的决定,我从来不后悔我的选择。哦,带领人脱离今天世界的黑暗,进入福音的荣光和自由中,这件事是何等的有价值!

蒙召:贤德的妻子

说起慕迪放下自己的营生而选择去服侍上主,他的妻子也是给了很大的支持。

慕迪的妻子名叫艾玛雷伟,在一八五八年左右,慕迪已经钟情于她。在艾玛二十岁学校毕业后,慕迪便示爱于艾玛。

艾玛一直对慕迪的热心事奉很钦佩。不过艾玛希望慕迪全时间服事主,即放弃每年数千元美元的售鞋收入,去接受每年不到三百美元的布道工作。

所以,在慕迪放弃从商的事上,艾玛也助力了。艾玛和慕迪也是一生搭配服侍,可谓是合作无间。

灵性低潮:第一次英国之行

慕迪开始服侍,人称为“疯狂的慕迪”,他真的是一个工作狂人,或许也是和之前从商的经历有关系。这样的工作狂,既有祝福,也会有很大的危机。

他做过随军牧师传扬福音给两边的军人,也热心于在平日传扬好消息。

其中一日,他因为还未向一位陌生人谈道,所以就找了一个路人,非常唐突地向别人谈道,结果差点被对方殴打。

结果没想到的是,此人在三个月后来找慕迪寻求得救方法,后来真的还得救了。

隔了三个月,在深夜,慕迪已经安睡了,忽然听见叩门的声音,来势甚急,慕迪以为门口起火了,赶紧起来开门,原来叩门的人,就是那晚发怒的人。那人告诉慕迪说:“自从那晚你和我说话以后,我一直不得平安,没有一晚是好睡的,你的话萦绕我心,使我烦恼,所以我在这深夜里来见你,请你告诉我,我怎样才可以得救。”

慕迪他参与了许多的工作,导致了一个很可怕的情况出现

慕迪忙到一个地步,几乎一天之中,没有五分钟的安静等候,所有的讲道完全是临时应付、临场发挥的。慕迪自己承认在那些年间,他有热心,却少属灵知识。

在这低潮的时刻,慕迪的妻子艾玛建议他到英国走一趟,或者神能借着另一环境给他带来一次灵性的更新。

一八六七年三月至七月,慕迪携带妻子艾玛,在英国住了四个月。

慕迪拜访了那时在英国几位灵性的领袖,包括司布真、慕勒、普利茅斯弟兄会的瓦利。

这些人都带给了慕迪有许多的复兴,他听司布真的信息眼泪直流,更是打心底里钦佩慕勒为着孤儿的信心,也亲身经历了瓦利如何藉着祈祷能力来传扬信息。

其中最有意思的事,乃是上主差遣了一位称呼为“孩儿讲员”的慕尔豪。慕尔豪直言想去芝加哥讲道。

实际上,此次慕迪的英国之行,所接触的这些灵性伟人,给慕迪的灵性恢复的力度仍然不够。上主要藉着这位慕迪轻视的“孩儿讲员”来复兴他的灵性。奇妙之主常常是这样做事,祂的作为大哉奇哉!

慕尔豪是多次地请求慕迪让他能够在芝加哥的讲台分享,直到最后一八六八年二月五日星期四他到了芝加哥。

慕迪原先对慕尔豪的态度除了敷衍还是敷衍,但是上主是狠狠的给他上了一课。

慕尔豪到了伊利诺街礼拜堂,连续七晚以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分享信息,直到好似将天国带到地上一般,会众都为上主之爱折服。

慕迪得了启示。他从未想到圣经是这样丰富的,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此后他用心查考圣言。在他晚年的时候他能见证说:“圣经是我四十年来,在地上最亲爱的东西。”

这是慕迪得能力的秘诀之一:对圣经深信不疑。而这个功课乃是他所轻视的人教导他的。

基本上,慕迪清晨四时就起床读经。正如慕迪圣经学院的院长格雷博士所言

慕迪把圣经视为神的话语,慕迪认为圣经是绝对的权威,并且是无懈可击的。

得力伙伴

慕迪的工作也重视诗歌在福传中的使用。与他长久搭配的一位圣诗歌手就是孙盖(Ira David Sankey)。

孙盖的诗歌常常具有软化人心之功用,为福音种子预备柔软的心田。虽然他不是圣诗的作者,但这里笔者还是要例举几首诗歌,是带来柔软心田之功用的。读者可自行搜索歌词。

  • 《有一泉源满是鲜血》(There is a fountain filled with blood)
  • 《我们将要聚集在生命河边》(Shall we gather at the river)
  • 《九十九只羊》(The Ninety and Nine)

孙盖和慕迪是长久配搭的同工,一起在禾场上撒种。

得着能力

一八七一年,在慕迪的生命上,是个重要的转机,他越过越觉得灵性软弱,许多的时间都被各类行政工作占据,无法很好的亲近上主。

有两位敬虔的姐妹,一位叫柯可,另一位叫郝和斯。此二人对慕迪的灵性状态有长久的洞察,上主将祈祷之负担放置于二人心中。

慕迪分享信息时,她们二人总是在第一排闭目祈祷,慕迪知道她们在祷告。会众为讲员祈祷乃是常事,但上主却以此作为突破口引起了慕迪的心虚。

聚会后,她们对慕迪说:“我们刚才为你祷告。”他反问她们:“你们为什么不替会众祷告呢?” 她们回答说:“因为你需要圣灵的能力。”

其实那时慕迪的工作还是满有果效,但上主以此指明慕迪若要继续服侍,乃是要祈求上主之灵的充满。

他将二位姊妹邀请到家中,一起祈祷。他整个渴慕之心被挑旺。好似雅各所言:不给我祝福,我就不让你走

而接下来一次经历则彻底的震醒了他。

事情乃是如此:

一八七一年十月八日主日晚上,慕迪已经连续五个主日传讲了耶稣基督从马槽直到再来审判的经世之工。孙盖则不断以诗歌来感动人的心。

这时大厅外面正传来阵阵警钟的响声,消防车飞驶经过传讲的大厅,但是大家都不在意,因为对消防车的出动已经司空见惯了。

慕迪呼召说:

现在我要你们将这个问题带回去好好思想。下个主日晚上,我愿意你们回来告诉我,你们怎么样对待祂。

没有人想到这场灾难性的大火,把整个芝加哥变为平地。慕迪用来讲道的青年会发威大厦被全部烧毁;伊利诺街教堂也化为灰烬,慕迪的住宅也在熊熊的烈火中化为乌有。

慕迪意识到,呼召一定必须是即刻的,很有可能就没有下一次机会了!但这次的大火没有烧去慕迪对圣灵能力的渴慕。

一八七一年十一月的一个晚间,他在纽约的华尔街独自一人行路,忽然间他受了圣灵的感动。他呼求上主之灵能够完全的管理他!

忽然有一阵大风吹入,充满了他的心,使他心旷神怡。他喜出魂外,必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单独与神会晤。他知道附近住着一位朋友可以借给他一间房间,单独与神在一起。此后的数小时,神圣得不可言传,这经历他也很少提起。

他好似经历了保罗的三层天,如同保罗十四年之久未曾提起一般,我们也不清楚那几个小时他经历了什么。但从此,慕迪焕然一新,对世界的弃绝更加的深刻。

力上加力

大火过去,之前为他祈祷的两位姊妹对他说

大火过去了,如今可以听见那微小的声音了,如今我们的青年传教士,可以谨慎地、一帆风顺地前进,耶和华已经赐恩给你了。

慕迪开始了力上加力的服侍,并且他也越来越谦卑。

一八七二年夏天,慕迪觉得有引导,第二次访问英国。此行的目的乃是去学习,怀着谦卑之心。

他完全是存着一个受教的心去的,是去作学生,丝毫没有意思去教导人。

他访问英国的期间发生三件重要的事:

  1. 他认知到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得了光照之后,就绝对知道要彻底的奉献;
  2. 他知道英国已经预备好了,去迎接一次灵性的大复兴;
  3. 有几位在英国的弟兄们也看到了,这时上主已经预备好慕迪作祂的器皿;而慕迪自己也准备好了。

普利茅斯弟兄会的瓦利,无意感叹了一句:

世界在等着看:上主在一个完全绝对奉献给祂的人里面,能做什么,要做什么,并要借着这个人做出什么。

这句话深深的刺中了慕迪,虽瓦利并非是对慕迪说这话,但慕迪领受那是从天上来的话语,特别对他说的。

从此,慕迪的人生开始不断的践行和应验这句话。我们如今才能看到如此的慕迪并非是自己的能力,而是一个完全奉献的器皿,宝贝在瓦器中发出莫大的能力!

慕迪开始在英国的都柏林、伦敦、约克、异得兰、爱尔兰的爱丁堡、苏格兰的格拉斯哥等地掀起了一股复兴风潮。

在这股灵性复兴中,也有许多人被预备,其中包括迈尔(Frederick Brotherton Meyer)。这位迈尔后来就成为一位灵性经历极深,并且祝福到许多圣徒的器皿。也包括剑桥七杰,更是预备成为来到中国的器皿。

慕迪在伦敦布道了五个月,共有两百三十三万人听他讲道,之后慕迪和孙盖休息了几天,于一八七五年八月四日从利物浦搭船回到美国纽约。

圣地之行

一八九二年四月,因着马京农弟兄的邀请,慕迪有一趟圣地之行。这次行程,更是在他心里提升了敬畏之生命。

复活节那天他在各各他讲道后这么说:“我讲道讲了三十年,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次那样感到神的可敬可畏。”

第二天晚上,慕迪独自一人在耶路撒冷的街上散步。皎洁的月光照明了狭窄的街道。那时仿佛有一位可亲可爱的主与他同行,对他说话。

慕迪在异象中看见成群结队的群众,离开了热闹的、喧嚣的市场,蜂拥到使徒彼得那里,倾听彼得在五旬节所传的赦罪大恩、复活明证和永远的生命。

一八九二年四月十七日主日早晨,慕迪夫妇坐在橄榄山上看日出。当日头从摩押山冉冉升起时,他对妻子说

你有没有意识到我们所处之地正是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地方?

当慕迪从橄榄山下来,好似看到那条血路。他也正预备自己浇奠在上主的祭坛上。

蜡烛燃尽

一八九二年正月间,司布真已经蒙召回到天家。在他的心里真实感慨万千,当手拿着司布真夫人送给他的司布真的注读的圣经,更是热泪纵横。他深深的也感觉到自己老了,好像生命的火快要熄灭了。

长久的奔波,让慕迪的身体受损极大。医生劝其要好好休息,他也准备执行医生的劝诫。

一八九二年十一月间,他坐斯比利号船从英国返回美国。结果中途船上蒸汽机的轴忽然炸裂,船身渐渐下沉。慕迪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他祈祷说

哦,神阿,倘若你留下我的性命,带领我回到美国,我愿意重返芝加哥,抓住这次世界博览会的机会,用你所赐给我的全部能力。来传扬福音。

后一艘加拿大轮船休伦湖号在斯比利号快要沉没的时候赶到,慕迪和船上的人得救了!上主听了他的祷告。

那时芝加哥要召开世界博览会,慕迪想用这个机会来传扬祝福的消息。他的伙伴叨雷惊呆了: 那天哪里有人来听,全芝加哥的人,都要到世界博览会去,戏院都不敢开门,没有人会来听

但上主的作为真的突破人的认知想象和推理,至博览会结束,总共有一百九十三万三千二百四十人听到好消息。

一八九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星期六,慕迪在堪萨斯城,讲了人生的最后一篇信息:推辞

他带病大声疾呼邀请,请大家不要推辞天国的邀请,要准备好去赴天国的筵席。这话如同时对自己说的一般。

当他结束这篇信息,已经是筋疲力尽。他对同工格力非斯牧师说:“我完了。”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寄居岁月将结束。

一八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星期五正午,慕迪平安离世。当慕迪弥留之际,断断续续地说:

“地后退……天向我开启……倘若这是死,何等甜美……这里并无死亡的幽谷。神正在呼唤我,我必须去……这是我的加冕日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