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信简要生平

这是一位带有沙漠修士气质的印度圣徒

印度于我们中国是一个神秘的国度,特别是印度各式各样的宗教信仰。今日所写的这位圣徒,有些人可能听过,有些人却尚未耳闻,只是他的生命事迹一定会给我们这后来的人有真实的激励。他那中古沙漠圣徒的模样也会印在我们心里,成为圣灵时而会提醒的奇妙模样。 他就是孙大信,一位从小是锡克教信徒,母亲从小望其成为一名撒杜( 印度教中那些放弃世界而完全跟从他们神的人,亦译:萨杜 ),却成了真真实实的基督徒。 写录此篇乃是为了看到上主之工遍布全球,且带着强烈的地方民族色彩,那是在基督里的丰富。

童年的光阴

他于一八八九年九月三日生在旁遮普省的兰普尔村。父亲是一位富有的人,拥有许多产业和地业。因此孙大信有一个衣食无忧的童年。

父母皆是锡克教徒。锡克教乃集印度教与回教之大成,寻求崇拜一位神的虔诚信徒,早在孙氏家里,印度教与锡克教同等重要。

母亲从小就以锡克教的崇拜要求教导孙大信,也坚持孙大信用餐之前要祈祷。她经常教导他成为一位撒杜。在往后的岁月中,孙氏常常说:

母亲使我成为撒杜,但圣灵却使我成为基督徒。

渐渐长大后,孙母将大信交给了一位印度教学者和一位印度教撒杜,接受进一步的印度教灵性训练。但当孙大信已经不满足于印度教的宗教哲学教导,并问这些老师:

我该如何获得心灵所渴望的平安?

他们却无言以对,只能以某种成人搪塞小孩的话去回答说:

等长大后,你对这事情便会了解。

他回复说:

您怎能要一个饥饿的孩子等到长大后才得到面包呢?他必须现在就有面包来填饱他的饥饿呀!

苦苦地寻觅

为此,他终日寻觅平安,但是却找不到。他阅读了大量的各种宗教哲学的书籍,包括印度教、锡克教、佛教等书籍,但仍然未有寻得平安。真是苦不堪言。

父亲还告诫他说小孩子总是读这些书做什么!这样下去会毁了自己的健康。

彼时,孙大信曾被送到了一所教会学校念书,但是因为心中憎恨基督教(因为那时殖民印度的英国是信基督教的),又因为基督教是一个外来的宗教,所以心中十分希望基督教从印度扫地出门。

蒙恩与蒙召

他最后是如何成为基督的跟随者的呢?

我永不会遗忘一九零四年十二月十六日那天,当我在焚烧圣经时,父亲对我说:你为什么干这傻事?我说:西方宗教是假的,我们应该摧毁它。所以我以为焚烧圣经是在尽我的责任。

孙大信因为心里没有平安,所以打算在三天后结束自己的生命。在结束生命之前,他以锡克教的礼仪行冷水浴之后,就开始祈祷。

祈祷的对象并非是耶稣基督,而是他曾经寻求过的那些不是神的神,如佛陀、安拉等等。其实他那时已经失去了对印度各类神明的信仰。最后他以一个不可知论者的心态祈祷说:

如果有位神,那你就应该指示我得救方法,否则我就要自杀。

从早上三点至四点三十分我一直祷告着。我打算五点钟左右卧轨自杀,所以只剩下半小时的时间。然而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顿时房里充满了奇妙的光,我看到一位荣耀的身形站在房里,我以为祂是佛、克里辛那(又译:克里希纳,为印度教三大神之一的第八化身),或是我经常膜拜的其他圣者。

正当他要拜时,那位荣耀者说:

你要迫害我到几时呢?我为你而死,为你而牺牲我的生命。

他无法明白,说不出一句话。但是他看到了耶稣的伤痕。他以前认为耶稣就是一位巴勒斯坦地区的圣者,但是如今他活生生的见到了,他是永远活着的神。这位基督显出慈爱的面容,并没有因为前些天焚烧圣经之事要问责于孙大信。

他被改变了,顿时喜乐平安充满了他的心。这种平安之感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当大信站起来时,房间中已经只剩下他一人。

家族的威逼利诱

当孙大信得了新生后,他就去告诉他父亲自己成了一位基督徒。他父亲简直不敢相信,因为前些天还在焚烧圣经的儿子今天居然成了基督徒(他父亲晚年因看到儿子极大的改变和心中的平安,最后也认识了儿子的神有了平安)。

孙大信解释说:

因为在异象之前,我还憎恨他,并不崇拜他。如果那是佛陀,你可以说那是出于想象,因为我经常拜他。那也不是梦,因为冷水浴后,谁也不会作梦的。那是实在的永活基督。

一开始家族中对他看到异象并没有很在意(因为这在印度好似平常),直到他们发现孙大信的决心。如果家族中出了一个基督徒,那将是家族极大的耻辱,所以就开始劝说孙大信要放弃基督徒的信仰。

当温柔的劝说全然无用时,他们就开始威胁这个十几岁的少年。孙大信以一种决然,以锡克人的方式作了回答:

他剪短头发——锡克人必须留长发——以表示真的放弃锡克教。

整个家族为之愤怒,将孙大信赶出家门。在赶走之前,给他吃的食物下了毒,当他逃离到一个基督徒朋友的家里时,几乎已经要毙命。

后虽然来诊断之医生不愿意给予药物,怕担死亡的责任。但因孙大信领受的信心,他不至于死亡,后来真的痊愈了。

他自己曾透露他一生很重的一个试探是一位叔叔的事件

有一次,富有的叔叔领他进一地洞,然后把门锁起来,拿出锁匙开启一大铁箱,让大信看看从未见过的金银珠宝。叔叔说:“我只求你不要信基督教,免得后来凌辱我们的门第。” 说完,就把头巾解下,放在大信的脚前( 这是印度礼中一种最谦卑的恳求 ),并指着那些珍宝说:“你若肯回锡克教,这些东西都是你的。” 大信见到叔叔露出头顶,眼泪也流出来。就在这时,爱基督的心情油然而生,对叔叔说:“我不能应允你,亲爱的叔叔。”

从此他就准备去印度各地去传扬那赐给他平安的主。

艰苦的服侍:印度

一九零五年九月三日,孙大信满十六岁,即受洗归入基督的名下。因早年母亲对他的影响,他想做一名基督徒撒杜,在印度播撒福音。

他决心族行各地宣扬基督,并且不接受任何酬报,如果人家给予食物,他就会分享,否则他就会空腹而去。如果人家留他,他就在那里过夜;否则就露宿树下或山穴里。在早期传道生涯中,他忠实地执行这理想,尤其在未成名前,常常挨饥饿和露宿山洞。即使在严寒的天气中,他还是穿着那件黄色的薄袍。他就是穿着这件袍子环游世界的。

曾与孙大信一起有过工作的史得克曾见证孙大信早年传道真的就像一位撒杜:

孙氏日日因热病和消化不良,身体变得极其衰弱,终于有天晚上,当我们独自跋涉时,他扑倒在路上,衰弱得不能在走。当时我们正走过山谷,附近有条堤岸,我就拖他到那里,凭着那堤岸,使他的头高过双足。他正承受着发热前的冷颤,脸庞则因腹痛而紧皱着。我心急如焚,因为我们孤单两个人,而且是步行,天气又极其寒冷。我靠着他的耳朵问他觉得怎样。我知道他绝不会诉苦,介是却没料到他会如此回答。他睁开恍惚的双眼,带着微笑,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我很快乐,为祂受苦是一件何等甘甜的事。

因为他是个撒杜,当没有人邀请留宿时,他就常常睡在岩洞或破屋里,下列是他一个惊人的经历:

那天,雨下个不停,我夜间到了杜威瓦拉,没有人供我投宿,所以我走进一所完全破旧而到处污秽的屋子里睡觉,因为再也无法找到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我只有一张已经湿透了的毯子,毯子一半用来躺着,另一半覆盖身体,我就这样沉沉地睡着。清晨醒来时,赫然看到一条大蛇在毯里睡在我身边,不禁尖声叫喊,但之后我内心却充满感谢,因为神整夜保护我不致遭受这毒蛇的伤害,我心里深得安慰,因为他仍然会封闭它的口不噬我。于是我起来,慢慢地拿起我的毯子,那大蛇仍然蜷曲在一角落里。无疑的,我们可敬的主按照祂的应许,天天与我们同在,保护我们不致遭受各种危险。

类似的经历常常充满孙大信的整个传道生涯,真是应了圣言之书说:我的 神差遣使者封住狮子的口,叫狮子不伤我

艰苦的服侍:西藏

自一九一二年起,孙大信开始经常访问西藏。那时去到西藏和尼泊尔传道是被禁止的。但孙大信反而就是渴望能够为爱他的主死。去尼泊尔或西藏,有时会有善良的人接待,有时则是被恶人置于死地。

这里记录他去西藏所记录的两则事件,也是他之后去欧洲常常说起的。

一、善良的喇嘛

一九一二年三月九日,孙大信偕同一位名叫拿西泊阿里的西藏同伴从蒲屋往约一万四千五百英尺高的西布基去。但路途为冰雪所封,不能前行,乃转往塔西岗去,有一位大喇嘛住在那里。他们必须用草筏渡过苏特烈河,草筏颠簸不定,令他们大感晕眩。孙大信勇气过人,用这危险的方法顺利地渡过那河流,跟着要走五英里路,不息地攀登高山。寒风刺骨,他们的手和脸都冷如冰雪,冻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抵达之后,大喇嘛温暖地招待他们,并且邀请人民来听道。孙氏讲道,拿西泊河里替他翻译,长达三小时之久。

二、被苦待的事件

我常常记得有一次在西藏被抛进了深井。在井里三天三夜没吃没喝,井口锁着,里面极为黑暗,井底只有死尸与骇骨,就像地狱一般。在那里我受到试诱;现在你已被放进这牢里,你的基督会来救你吗?当时我的胳臂被折断,井里腥臭难闻。然而在那遭受逼迫的时刻,有一种奇妙的平安与喜悦临到我。那地狱如同天堂,我感受到永活的基督同在,祂常与我们同在,正如祂所应许的。我从来没想到自己能够背负这么平安的十字架,我自忖时候已到,即将被召回天家了。但却看不到有人。接着,我知道有一种奇妙的能力解救了我。也许有人以为我做梦,或者是有人释放我,但我深知那位释放我并接触我手臂的,使我的胳臂刹那间便告痊愈的,并非人类。

孙大信无论是遇到善人或遇到恶人,都不会有很多的埋怨,因为他深知自己所相信的是谁,万事万物都在祂的手中。并且他真的是爱藏人的灵魂。

艰苦的服侍:尼泊尔

某年他往尼泊尔去传道。听说尼泊尔官员发出严格禁止基督徒入境的命令;如果有人敢入境,他可能要遭受苦临六个月。孙大信听到这消息时,大感失望。

但当他祈祷后,打开圣经时,读到下面的话:看哪,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 于是他的心充满快乐,开始唱诗歌。他记录自已于尼泊尔被逮捕关进监牢里的情形是这样的:

他们脱掉我的衣服,将我的手脚绑在木柱上,把许多水蛭放在我身边;人拿污物掷向我,用污言秽语骂我。的确,有两三小时之久我极感受痛苦,但后来我的主以其圣洁的同在使这牢狱变为乐园。我心充满了无限的欢欣。当我充满喜乐地高声歌唱时,许多人闻声来到门前倾听,我趁机再向他们讲道。于是他们释放我。水蛭会吸我的血,使我第二天走路都感到眩晕。感谢神,祂荣耀我,容许我为祂的名受苦。

他真的是一位将为基督受苦看为至宝的人。

更广的工场

自一九一七年起他的名声开始传开,邀请函件如雪片飞来。当年他访问西印度,次年到南印度和锡兰。第三年,他访问缅甸、马来西亚、中国和日本。来年他旅英、美、和澳洲。一九二二年他在瑞士、德国、荷兰、瑞典、挪威和丹麦许多重要地方分享。

世界各地的人都邀请他去分享。他早年就立志在全印度宣扬福音,没有想到上主给他开的门是远远超过他原所愿望的。

他在欧洲极为受到欢迎,可能是因为二十世纪的欧洲教会是一篇荒凉之故。孙大信的装扮,他去西藏尼泊尔的经历,他自身带有的一些灵性特质都极大的吸引人。

一九二二年孙大信旅行欧洲大陆布道回国后,身体日渐衰弱。自一九零五年起,他努力宣扬好消息,共计十七年。工作初期,他常常挨饥忍饿,因为他拒绝携带银钱,而只有在人家邀请时才有吃。有许多时候他不得不在树下或岩穴里过夜。自他成名后,无论到那里都受欢迎,此时,对于食宿营已经没有困难了。

但另一方面,他却因闻名而开始生活在可怕的压力下,他不停地在各城市演讲,以及接见诸多团体与个人。他虽身体强健,然而过度劳累而日趋衰弱,故至一九二二年起,他常常生病,并有几次心脏病发作。

当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到各地宣扬救主之名时,使决心坐下来著书。他所写的书流传至广,并被翻译为四十种文字。有一次当他的丹麦出版商告诉他其著作在当地的销售数目已达十六万二千本时,他便日夜工作为自己所写的信息而喜乐。

生命的轶事

孙大信,带有印度这个民族的特有的味道,就是对灵性之事有某种特别的感受和直觉。因此在他的整个生涯中,有一些事是值得我们去细细的琢磨的。

一、甘甜的树叶

有一次我在西藏三天,那些人全都反对我,因为佛教徒不愿听闻关于基督的事。我于是被逐出村落。总计三天之久,我没有任何食物可以进用。加上某夜天气非常寒冷。整夜我颤抖着,饥寒交迫,没有人来帮助我。 撒但试探我说:你在家里生活奢华,此刻基督却不能帮助你。我开始祈祷,听到有声音说:警醒祷告!我即获得奇妙的平安——一种世界不能给予,也不能夺去的平安。 我走出洞外,从树上摘下几片叶子。那些叶子非常硬,并不可口,但我记得基督的同在使万事更新。我觉得那些树叶很甜美,在家里从没有享受过这么好的食物。因些我能够对撒但说:基督在这里。祂曾应许:我常与你们同在。我已经有过这种经验了。祂是活的,的确常与我们同在。一个伟人不能说:我常与你们同在。只有基督能说:我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二、一件奇妙的事

离开(开拉斯),我来到有人住的地方,询问当地住民往最近村落的路向。他们知道我是基督徒,乃心怀敌意,指示我朝向一条危险的森林路径;由于对此地完全陌生,我就照着他们所指的方向去。行行复行行,天色已晚,仍不见有村庄,走到一条河边时,太阳正要下山。四下野兽的吼声,一阵阵传到我耳边。我企图越过那河,但无法做到。终于在失望中坐了下来,觉得那天每件事均对我预示着不幸,深感自己的生命快要完结了。双眼不由得满是泪水。 正在这时候,我举目望向对岸,看见有一个人坐着烤火取暖。他说:不要烦恼,我来帮助你。当他起身朝我走来时候,我非常欢喜,我极其惊讶他迅速而勇敢地跳入那急流中游过来了。他对我说:坐在我肩膊上,不要怕。于是他慢慢地渡我过河,我最感到奇怪的,就是我自己都无法过去,而他背着我反而毫无困难地游过去。我想:他是当地居民,惯于过河的。现在与他一起,可以向他宣讲好消息和感谢他了。但当我转身向后望时,那人与火堆已经消失无踪。我极其畏惧,对些甚感惊异……我们的主确实昨日、今日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他没有改度,改度的是我们的信心。

永远的负担

虽然身体健康每况愈下,但西藏这块土地一直是他心中的负担。他心中仍然想要再要入藏。

一九二九年四月十六日再启程往西藏。他的身体状况非常之差,然而他往西藏的负担是如此的强烈,使他不得不听从,但此去之后就不再收到他的任何消息。他的朋友追踪他的一切努力都完全白费了。

我们真的不清楚,孙大信最后是何样的结局。就好像是上主给我们的一个迷一般。

但我们所要深知的是:他必然在上主的荣耀中。

他没有留下坟墓和墓碑,没有墓志铭给我们去思想。只是他的带有某种沙漠修士味道的一生,是很值得我们常常去咀嚼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