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公教东方教会对圣经态度、罗马教会与非罗马牧区分裂的原因探讨

注:罗马教会在中国被称呼为天主教,东方教会在中国被称呼为东正教。

一、罗马教会与东方教会分裂之原因

  1. 政治因素。
  2. 各教会地位的问题。罗马教会一家独大,认为罗马主教具有教会钥匙权,所以其他教会的主教需要与罗马共融,顺服罗马教会的主教权柄。后罗马教会的主教逐渐演变为教皇。其他教区的主教不承认罗马教会高于其他教会,这是分裂之最重要原因。为何罗马有这样的变化,是在于罗马教会是被世俗化较为严重的教会,且希腊思想入侵严重。大约从基督教被定为国教开始堕落。
  3. 和子句的问题。东方教会一直责备罗马教会私自更改教会传统中领受的教义,且加添新的教义,其中关于圣灵到底是『父』所发还是『父和子』所发的问题引起罗马与其他教会的很大争论。这个就是著名的『和子句』的问题。和子句只是其中一个典型事件,相类似的还有很多。也就是和子句的核心问题是在于东方教会认为罗马教会私自加添不是从使徒领受的教训。
  4. 其他细枝末节。大致有语言的使用,罗马用拉丁文,其他教会用希腊文。文化的原因等等。
继续阅读“罗马公教东方教会对圣经态度、罗马教会与非罗马牧区分裂的原因探讨”

「恩典福音」简要剖析

Timothy 2018初秋

[徒 20:24] 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 神恩惠的福音。

在早些年间,网络上开始流行“恩典福音”的讲道内容,包括视频、音频、文字。特别也显明了一些在教导这些道理的人,包括平约瑟(Joseph Prince)、小兵、蒋晓波、林辉辉、江涌流、任教师、朱晓秋等。其中平约瑟是作为“恩典福音”的教父级人物,网络上有很多平约瑟的文字、音频和视频信息。若要剖析“恩典福音”,需要从属灵传承与神学角度去剖析,所以本文也是基于这两点予以简要的剖析。
其实在网络上已经有一篇署名为巴拉巴弟兄的公示书,该书信简要的分析和表达了一些“恩典福音”所传讲的错谬道理,但是并没有非常系统从属灵传承与神学的角度去为真道争辩,但其中不乏有很多圣灵带领的亮光之处,所以本文在论及一些点的时候,也会引用该文章。
再者,因着自媒体时代的来临,网络上也有很多分析解读“恩典福音”的文章,但也是因为碎片化的阅读的原因,并不能非常好的给弟兄姊妹,或者牧者有一个整体的了解,而这个就是作者写录本文的最重要的目的。 继续阅读“「恩典福音」简要剖析”

如何面对和使用圣经译本? — 兼论圣经译本与教会

Timothy     2018冬末

[提后 3:16] 圣经都是 神所默示的(或作“凡 神所默示的圣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
[提后 3:17] 叫属 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保罗在被默示写这段话的时候,意思是指已经启示完全的旧约圣经,也就是希伯来经卷。但我们知道,当放在神的全知且启示的范畴,这段话里头所指的圣经乃是指整本新旧约圣经。笔者在之前一篇新约抄本简介中已经谈及了我们手上的各个圣经译本的来源过程(只对于新约),现在我们需要来思考一个教会中虽然不是很常见,但是却也不少见的问题:如何选择和使用不同的圣经译本。首先笔者需要简单的介绍译本到底如何而来。

继续阅读“如何面对和使用圣经译本? — 兼论圣经译本与教会”

“关系”是教导孩童的核心

什么是『世界的智慧』呢?

核心在于有无神的位置在里面。举个例子,如果马哲看似有智慧,辩证法看似有智慧,但因为没有神,其必然导致人自高自大,失去对主的敬畏。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

也就说真智慧不存在在不敬畏神的人身上。圣经从来没有根据一个人的知识量,智商水平,等等现代社会的评判标准去衡量一个人在主面前是否真的有智慧。为此,在训练自己和训练孩子的重心上,要有所取舍。

如何训练

  • 第一,一定是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这个看似『愚拙』的道理,要自己领受,活在生命中,然后教导给孩子。世人会轻看这个『愚拙』的道理,因为心未开启。
  • 第二,在普遍启示的范畴内,教导认识万物和他们的关系,并且要从中显明神在这些被造物上的荣耀,却不能将荣耀归给被造之物。
  • 第三,在『人』的认知上,也要以神为中心。包括:
    1. 人与神的关系最为重要
    2. 人与人的关系需要人与神的关系作为基础,否则为空中楼阁
    3. 人与万物的关系乃是要学习看到神赐给人的治理的权柄和责任
    4. 万物之间的关系乃是看到所有被造物的不可分割又是独立的,此为三位一体的神在被造的万物中的影子。
    5. 所以,当整个被造界的知识体系被建立在以神为中心的基础上,这些都会成为一种预备,可以为主使用。

七十士译本简介

作者:lambride

初信主时,就听到身边的一些弟兄姊妹谈起过《七十士译本》。听说是七十位犹太学者在一个岛上各自翻译,结果发现每位的译文彼此没有出入,当时觉得这事好神奇。又听说主耶稣和使徒们在世时所用的圣经就是《七十士译本》,从此这译本在我心里就有了特别的地位。当时就知道这些,那时也没什么资料可供查阅。近来对圣经译本有些兴趣,就搜寻了一些相关资料。从我所获得的一些有限的资料中,对《七十士译本》有了初步的了解,现在我愿与大家一同分享我所了解的《七十士译本》。

何谓《七十士译本》

《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该词取自于拉丁文septuaginta,即“七十”,或用罗马数字 LXX 表示 70 这个数字),这名称源自一个流传,认为有犹太七十二位学者在埃及的亚历山大将他们自己的希伯来语摩西五经翻译成希腊语。但在翻译的人数上,有的认为是七十位,有的认为是七十二位。但基本上七十二位是较传统的见解,因为在《亚里斯提亚书信》(Letter of Aristeas)里提到翻译人员是从犹太人十二支派的每个支派中各自派出六人,总数七十二人,并详细列出他们是何许人。后来却约化成七十位,可能是为了表达“七十”是一个象征数字,对比出昔日七十位长老联同摩西在西乃山与神立约(出埃及记第二十四章)。
《七十士译本》,最初只指摩西五经,后来才通指全部包含二十四卷的圣经(旧约)。根据译文的语言,最早五卷完成于公元前285-247年间,其余部分约到公元前150年完成。《七十士译本》各卷的次序与希伯来原稿不一样,除了希伯来圣经正典,此外还加上了15卷次经(Apocrypha)和伪经(Pseudepigrapha)。新约圣经不少引用旧约的经文均出自此译本,后来再译成多种文字。《七十士译本》原书已失传,现存的是公元四至五世纪的抄本。 继续阅读“七十士译本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