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和使用圣经译本? — 兼论圣经译本与教会

Timothy     2018冬末

[提后 3:16] 圣经都是 神所默示的(或作“凡 神所默示的圣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
[提后 3:17] 叫属 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保罗在被默示写这段话的时候,意思是指已经启示完全的旧约圣经,也就是希伯来经卷。但我们知道,当放在神的全知且启示的范畴,这段话里头所指的圣经乃是指整本新旧约圣经。笔者在之前一篇新约抄本简介中已经谈及了我们手上的各个圣经译本的来源过程(只对于新约),现在我们需要来思考一个教会中虽然不是很常见,但是却也不少见的问题:如何选择和使用不同的圣经译本。首先笔者需要简单的介绍译本到底如何而来。

  • 译本的由来
    • 原本(原典)到抄本

基督徒持守的信仰中,有一点最为核心的乃是:唯独圣经。并且这个唯独圣经的信仰宣告具体的内涵是相信圣经是我们信仰准则的唯一可靠来源,相信圣经无误。而在“圣经无误”这点上,具体乃是指的圣经原本的无误

这个圣经原本,是指的圣灵感动作者写录的原作。举个例子:路加所写的路加福音乃是路加福音的原本,这个路加福音原本无论从何种的角度看,都是没有错误的。

但是我们也知道,使徒时期并没有复印技术(印刷术),所以当教会有需要让圣经流传的时候,各种复制本就出现了,如何复制呢?就是人抄录圣经。这些复制本就是我们在新约经文鉴别学中称呼的抄本。现存有的抄本数量极大,新约希腊文大致有5000多份不同的抄本(不包括其他语言的各种抄本),有的只是断片,有的却有几乎包含整本新约圣经和早期的一些书信(《巴拿巴书》,《黑马牧人书》等等),这些抄本之间实际的文本具有一定的出入。

  • 抄本到编撰本(版本)

这里要有一些说明,就是在使徒时期福音开始进入不同语言的族群的时候,就有一些圣经的译本开始流传,较为著名的有《古拉丁译本》,《古叙利亚译本》,《古科普特译本》等等。这些译本是谁翻译的已经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大致推测当初翻译这些译本的译者不会使用比较多的抄本去对照翻译。这个情况大致在一个时期开始打破。

这里我们需要提及两个人:一个是奥利金(俄利根),一个是耶柔米

奥利金是一个将经文对照编译的人,我们可以对他的神学观点持保留态度,却不能否认其在圣经编撰方面的贡献,其代表作就是称呼为《六经合璧》(Hexapla)的对照版圣经,他将几个不同语言的圣经版本(四份希腊文圣经译本、一份希伯来旧约文本、一份用希腊文音译希伯来文的音译本),平行编辑,对照阅读,开了经文编撰的先河。也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各类对照阅读本的祖先。

耶柔米,也是一个较为著名的教父。其最值得纪念的事就是翻译了《拉丁文武加大译本》。他在翻译旧约的时候并没有采用七十士译本,而是使用了希伯来文的旧约版本,而这个旧约版本就是《六经合璧》中的希伯来经文。当然其在翻译新约的时候,也使用了较多的新约抄本来对照翻译新约。其中《武加大译本》是第一本含有著名的“约翰名句”(约一5:7)的译本,但是我们在后期所发现的希腊文抄本中是没有发现这句经文的。KJV和NKJV还是较为严谨的保存了这个句子,其他的译本已经找不到了。

这两位早期的编辑,给了后期的圣徒一个概念,就是因为抄本和译本越来越多,圣经需要被“还原”,所以我们再次来引入一个“编撰本”的概念:编撰本并不是基于单一抄本的圣经,而是通过一定的原则来取舍不同抄本的经文差异,最后整理出编者认为可能是当初默示的圣经文本。所以其实编撰本的目的乃是编出一本已经消失的圣经“原本”。

有了印刷术后,第一本希腊文圣经并非是有纯正信仰的人出的,而是一个路德宗背景的人文主义者编辑而出,此人叫做:伊拉斯谟。他原来是一位修士,且与路德是同一个修院的。这也是第一本希腊文新约的编撰本,只是当初他手头的抄本数量不多,所以校勘出来的经文有很大纠正的余地。

此编撰本新约希腊文圣经,出到第三版的时候,宗教改革在欧洲大陆如火如荼,所以很多圣经译本的新约就基于伊拉斯谟的第三版希腊文圣经翻译而成,包括德文路德译本、英文KJV等等。

  • 编撰本到译本

上面我们已经谈到了编撰本到译本的一些例子,随着圣经抄本越来越多的被发现,一些学者和主内人士开始尝试修正伊拉斯谟所出版的希腊文圣经,甚至有一些是根本不以伊拉斯谟为蓝本来编辑,而是用自己所偏爱的抄本作为编辑的蓝本。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韦斯特-霍特组合了,简称Westcott-Hort。后期很多的编撰本都是基于这本为蓝本编辑的。

当福音传扬到一个新的族群的时候,首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把圣言翻译为该族群的语言。若是该族群还没有可记录的文字系统,则需要为该族群创造文字系统来翻译圣言,来到中国的中国的宣教士就做了很多这样的事,较为有名的就是去苗族地区宣教的伯格理创立了苗文,且翻译了苗文圣经。

作为中国最大的民族汉族,自然也是宣教士关注的重心。宣教士带给中国汉族这个族群,留有很多的译本,而这些汉语圣经译本很多已经很难找到。这些译本也都是基于编撰本翻译的,有一些则只是根据别的译本的二次翻译。

 

  • 圣经中文译本简介

下面将简要的介绍还在教会使用的中文圣经译本。

  • 和合本及之后各种修订版本

1890年,上海宣教士大会议决定出版一本全国通用的中文圣经,务求做到文笔顺畅而又忠于原文。次年,共成立了三个委员会,分别负责三种不同文体的版本:文理、浅文理、以及国语。全部翻译历时二十七年,其中以《国语和合译本》最受欢迎,成为今日绝大多数教会采用的标准译本。

从和合本的经文来看,他是基于Westcott-Hort编撰本的一个译本。以1885年出版的《英文修订本圣经》(English Revised Version)作蓝本翻译。只是和合本的翻译者对经文的拿捏相对比较到位,所以不会单一的随从WH编撰本,经常可以在正文中看到括号标注,来说明有一些古卷是有不同的经文的。

 

  • 新译本

1972年,华人终于负起重译圣经的重任。一班属灵前辈从神领受和承担了这个任重道远的使命,组成中文圣经新译会,创会委员包括戴绍曾博士、滕近辉博士、鲍会园博士、唐佑之博士、桑安柱监督、谢友王博士、陈终道牧师、吴勇长老、邵庆彰牧师、麦维惕博士和容保罗牧师。他们本着译经先贤那种排除万难的精神,开始了重译中文圣经的艰巨工程,务求把一本忠于原文、易读易懂的新译本呈献给华人教会。容保罗牧师四出奔跑穿针引线、筹募经费、罗致人才,使译经计划得到众多圣经学者、教会领袖和文字工作者的参与和支持。经过多年的默默耕耘,《圣经新译本》新约全书于1976年出版,旧约全书也于1992年完成。自面世以来,帮助了无数读者清楚且准确地明白神的话语,巩固纯正的信仰,并高举基督,深受各地华人教会爱戴。

新译本照着环球圣经公会所言,新约基于UBS 4th,旧约基于BHS。当然在翻译的时候也会有取舍使用其他古卷或者古译本的经文。

 

  • 现代中文译本

现代中文译本,是于1979年出版的中文圣经译本,又于1997年出版《现代中文译本修订版》,对象是刚接触《圣经》的读者。此译本的翻译工作开始于1971年,由许牧世教授、骆维仁博士、周联华博士、王成章博士和焦明女士等人所翻译。

其新约首版的蓝本是Today’s English Version,后面新约是参照了UBS 2nd 和UBS 3rd,并且这原来是一个与天主教合作的译本,后来发行的时候天主教的团队退出了,所以只有新教的译本。此译本在圣徒之间颇有争议。

 

  • 当代译本

《圣经当代译本修订版》在翻译时使用当代语言风格,从圣经原文(希伯来文,亚兰语和希腊文,具体旧约未知,新约为UBS 4th)直接翻译而成。有如下特点:

  • 直译和意译相结合,格式与意思相平衡。
  • 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阅读习惯和偏爱,《当代译本》特别适合广大青少年慕道友和非信徒。
  • 译文遣词造句,包括标点符号,以《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及当代语文范本为标准,尽量不用与大众语言习惯脱节的表达方式,以便中学文化程度的读者也能轻松地读懂。
  • 时间、长度、重量等尽量采用中国公制单位,如米、公里、升、公斤、克等。
  • 不忌讳用言简意赅的四字俗语,如“喋喋不休”、“心惊胆战”、“杳无人迹”等等

该版本的圣经适合慕道友或者初信主的人阅读,但不宜作为教会平日读经所用。

 

  • 思高圣经(天主教)

《思高圣经》是今日华语天主教(罗马公教)人士最普遍使用的圣经译本。此译本的出版起源自1924年在上海举行的天主教会议决定翻译《圣经》。天主教修会方济各会于1945年着手翻译,1948年搬往香港继续翻译工作。花了九年时间翻译旧约,再用六年时间翻译新约,于1968年正式出版。这是第一部翻自原文的公教圣经全译本。

雷永明神父及思高圣经学会采用马所拉经卷作为底本,主要是基特耳(R. Kittel)的希伯来文圣经(Biblia Hebraica)第3版(1927,1945),也参考斯威特(H. B. Swete)出版的《七十贤士译本》(LXX) (The Old Testament in Greek. Cambridge,1930)及格辣提卡主教(Mons. L. Grammatica)出版的《拉丁通行本圣经》(Vulgate),并早期的叙利亚简明译本(Peshitta);中译本方面参考了贺清泰《古新圣经》及基督教《委办译本》。其中“德训篇”因只有希伯来文的片断残简,故用《七十贤士译本》译出,以《拉丁通行本圣经》及希伯来残卷作补充。“撒慕尔纪”原文有多处残缺不全,这些地方则以希腊各译本(如七十贤士译本、阿桂拉(Aquila)译本、特敖多削(Theodotion)译本等)修订。“艾斯德尔传”及“多俾亚传”主要参考西乃抄本;译“依撒意亚先知书”,及“哈巴谷先知书”时也曾参考死海古卷的有关经卷。

该译本一直被一些新教徒传言是最贴合原文的中文圣经译本。但因为其罗马教会的神学思想浓厚,遂并不流行于新教徒中间。

 

  • 吕振中译本

1946 年,燕京大学宗教学院出版了吕振中的《新译新约全书》。本书以英国牛津大学苏德尔所编的希腊译本(Souter’s Text)为根据,用直译的方法,尽量表达原文每字所包含或代表的意义,并尽量保持原文之结构。吕氏于 1952 年修订新约译本,并于 1970 年出版包括新旧约的圣经全书。

吕振中译本因为直译,对于那些想要了解原文字义来研读圣经的圣徒具有非常大的帮助。此书纸质本发行量极少,但是网络上有电子版可以阅读。

 

  • 恢复本(召会)

李常受主领翻译的圣经译本,配合其生命读经的内容逐步翻译经文。据台湾福音书房对恢复本的简介知道,其新约是根据NA26翻译。因为该译本个人神学色彩极为浓厚,只在召会系统内被使用。

 

  • 牧灵圣经(天主教)

“牧灵圣经”并不是天主教标准版圣经,所以其注释内容不代表天主教官方观点。 经文由原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翻译而成,虽注重使用简洁语言,但确保无损原文的内涵。 对“旧约”书序有不同的安排。 “旧约”与“新约”前各附有“新,旧约要点” ,解读新,旧约中重点的圣史与圣经概念,有助圣徒消化理解圣经各与历史段限。 伴随着各书的前言与注释,导引读者漫游圣经世界,更好地点想天主圣言。

该译本也是华人天主教系统的圣徒喜爱的译本,但是也因其神学思想为罗马大公教会,所以新教徒甚少使用。

 

  • 中文标准译本

《中文标准译本》是一本全新的中文圣经译本;是从圣经原文(希伯来文、亚兰文和希腊文)直接翻译过来,最大程度上忠实于原文,保持原有的语言风格,符合现代汉语规范,适合于各种文化程度的人士;是现今最为准确、可读性最强的中文圣经译本之一。《中文标准译本》是由全球圣经促进会 (Global Bible Initiative) 组织的海内外圣经学者和语言专家团队,配合先进的计算机技术,倾注多年心血的项目。

该译本的纸质版较少见,但是在微读圣经和一些其他的圣经软件中已经可以阅读。甚少用于教会读经和崇拜之用。

 

  • 新汉语译本

其翻译工作在1993年开始,经过16年时间的努力,于2010年完成。《新约全书.新汉语译本》每卷书前都设有简介,涵盖历史背景、神学主题、文学特色、生命信息及大纲。每页下方均有脚注,并标明翻译的缘由。

旧约译自Biblia Hebraica Stuttgartensia (Stuttgart : Deutsche Bibelgesellschaft, 1997);

新约译自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4th rev. ed. (Deutsche Bibelgesellschaft/United Bible Societies, 1993)

这是一个非常新的译本,笔者阅读过后第一感受是翻译的不错的。是用现代汉语翻译的一个译本。

 

  • 新普及译本

《新普及译本》忠实地译自NLT,必要时参照原文。在译文处理方面,我们尽量保留NLT这个英文译本的特色,并力求让现代读者容易明白经文的含意。也就是新普及译本是一个二次译本,蓝本为NLT。

NLT译本是一个忠于原文的译本,根据多个原文版本翻译而成:

旧约根据Biblia Hebraica Stuttgartensia (1977)翻译,在有需要时参考死海古卷、《七十士译本》及其他希腊文抄本、《撒马利亚五经》、利亚文《别西大译本》、《武加大拉丁译本》,以及其他译本和抄本;

新约根据The Greek New Testament (4th rev. ed., 1993)及Novum Testamentum Graece (NA, 27th ed., 1993) 翻译。

 

  • KJV中文版

这是一本基于KJV而翻译的中文圣经,笔者之前偶然机会与翻译团队有短暂的交流,并且从其网站发布的翻译目的来看,该译本是专门针对质疑和合本的翻译底本问题而翻译的。因为和合本的底本是ERV,ERV的底本是WH编撰的新约希腊文圣经。而KJV是基于TR希腊文新约编撰本。

笔者手头有这本圣经,但是从其翻译来看,还是缺少了和合本的庄严,并且改译的一些词语也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 NET中文版

这是根据英文译本NET而来的二次中文译本,笔者看过电子版。可以当作参考之用。

 

  • 新世界译本(耶和华见证人)

新世界译本是耶和华见证人会的自用译本,神学思想具有异端特征。笔者在阅读守望台网站下载的电子版的时候,非常不适,不宜作为持守使徒教训的圣徒阅读。黄锡木博士曾经写过一个短篇来分析新世界译本的一些翻译问题。

 

发现上面都是一些新教,天主教,还有一些异端神学思想的译本,笔者在接触和寻求俄罗斯传统的东正教的时候,发现他们英文使用KJV,中文首推思高本,次者选择和合本,所以他们现在还没有自己专属的译本,当然笔者那时了解到他们正在执行一个译经的计划,但是还没有出版。除了后面有标注的圣经译本是由特别的用户群体的,其他的中文译本都没有特别的教义背景。在这么多的译本中,我们怎么去选择?

 

  • 圣经中文译本的选择
    • 教会敬拜之用

古时之教会,其敬拜的程序不像现在一般宗教改革运动后的新教教会。一般的,在敬拜中会有诗歌,会有非常简短的讲道,会有专门的诵经,亦会有祷告的时段,也常有掰饼,而对经文的诵读是非常注重的。

使徒时期,说希腊话的教会旧约使用的是七十士译本,新约书卷则多为抄本(基本为单独书卷的抄本);说其他语言的教会旧约一般使用七十士译本翻译后所在语言的旧约,新约则多为抄本翻译的译本(多数为单独书信的译本)。

教会在选择用何种译本作为敬拜之用,有许多考量。首先,译本需要有圣灵的印证,笔者在之后论及圣经与教会这块的时候会专门讨论此点。再者,译本需要语言优美严肃,具有圣经当有的文本样式。最后,会众要能够容易明白,这点可以在讲道解释的过程中解决。

所以后期的希腊教会和拉丁教会所用的圣经译本是不同的,希腊教会仍然使用LXX(七十士译本)和新约拜占庭文本类型的希腊文新约来作为诵读和崇拜之用。而武加大译本则因为其翻译的庄重而优美,被罗马教会钦定为拉丁教会的崇拜之用。但是我们会发现,他们对译本和原本有一个误区的认识,导致后来在不会拉丁文的会众中间也使用武加大译本作为弥撒的时候诵读经文的译本,这是明显的一个以传统越过圣经教训的例子,所以弥撒开始趋向于一种对于会众来说是无知的宗教活动。

那么对于说汉语的新教教会而言(笔者这里划分新教、天主教、东正教概念下的教会是为了讨论译本之功用),我们应该采用哪个译本呢?有上面的三点原则我们可以知道,《官话和合本》乃我们说汉语的新教教会用于崇拜的圣经译本。在这点上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后期的译本在翻译的时候,都不能有替代和合本的想法。和合本他是有修订的,但是整体的风格和用语不会改变,因为圣灵在实际恩膏经文的时候,是恩膏了和合本的经文,圣徒脑中所记的乃是和合本经文,且记忆的经文实际具有上帝话语的能力。

现在一些偏改革宗神学系统的教会,尝试用新译本代替和合本,此乃错误举动。也就是就于华人新教教会实际的真理建造根基而言,是和合本圣经。

而对于天主教和东正教的华人教会,一般天主教基于思高本,东正教也基于思高本进行他们自己的聚会和崇拜。

 

  • 圣徒读经灵修之用

圣徒自身阅读圣经与教会在崇拜中诵读圣经有些许的区别,所以在译本的选择上也会更加的宽广。

和合本圣经当然是首选的圣经译本,与教会同步是非常蒙福的。然后在个人读经、灵修之中,也鼓励对一些不是很理解的经文,参考其他译本或者去查阅相关资料来理解经文,并实际付之于实践。

在个人的使用中,有一块内容是值得讨论的,就是对于讲道而言,同工在预备讲章的时候,所引用的经文需要和教会的译本一致,不然会出现很多的问题。只是在讲道同工预备讲章的时候,可以参阅其他的译本或者原文来更加宽广的解释圣经,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 福传之用

现在我们来讨论圣经使用的第三个领域:非基督徒。要知道并非看圣经的人都是信主的基督徒,也有大把的人是因为圣经的名声来看圣经的,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对文学和宗教信仰感兴趣的,为此我们来有一些思考。

如果读者对南京印刷的和合本圣经观察仔细的话,近几年印刷的和合本在圣经的最后几页里面有一页是“信仰指引”,顾名思义这页是给那些看圣经却还没有信主的人看的,笔者认为这样的一页会有非常大的祝福。

我们站在更宽广的眼界去看的话,会发现有一些译本非常适合慕道友或者对圣经感兴趣的人阅读,包括《新普及译本》,《新汉语译本》,《当代译本》,《标准译本》等,所以作为福传之用的圣经是可以考虑非和合本译本的。这些现代的译本用词更加符合现代汉语,对于一些在和合本当中较难理解的经文有相对清晰的翻译。或许有很多人是因为这些译本信主的。

当这些基督徒进入教会后,他必然会跟随教会使用的和合本圣经,恩膏的教训这个时候就会在圣徒身上有引领。当然就笔者所接触到的基督徒而言,也有很多原来在新教信主的圣徒,后来改宗去天主教或者东正教了,那个时候这些圣徒所使用的圣经也必然追随教会所使用的译本。只是我们仍然不能否认,起初引领他们信主的这些圣经译本,为圣灵所使用,使一个人得救。

 

  • 兼论圣经译本与教会

圣经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就如耶稣所说,就是为他做见证([约 5:39])。主耶稣谈起圣灵的时候,说到圣灵的两个工作:

  1. 为耶稣做见证([约 15:26])
  2. 想起耶稣说的话([约 14:26])

而非常明确的,为耶稣做见证的实体,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主的教会。当福音传到一个新的族群的时候,必然有一个事情要做,就是翻译该群体的语言版本的圣经,因为一个地方性的教会要被建立,必然是建立在一本实际的圣经译本上面。这些译经的工作具有很大的属灵的争战,这些我们都可以从各个族群的圣经翻译历史中看到。当圣灵恩膏了某一个译本的时候,这个译本就成为了该族群的教会的实际根基。

但是这里我们要注意的是,这个和该教会所使用的语言有很大关系。因为教会可能不变,但是所使用的语言可能会变,语言变的同时教会的实际建造的根基:圣经译本也会改变。我举个例子,就像以前的苗族的教会必然是使用苗文圣经的,但是随着文化水平的提高,可能一些苗族的教会开始使用和合本圣经做为教会建造的实际根基,这是较为普遍的情况。

当福音来到中国时,从唐代开始就翻译圣经,到新教的宣教士来中国传福音,历史上也出现了很多版本的汉语圣经译本。那到底哪本是圣灵所印证的呢?

从华人教会看,非常明显的,和合本圣经乃圣灵印证的汉语圣经译本。也就是华人教会(指说汉语的教会)实际建造的根基是神的话,具体的落实下去的时候就是和合本圣经。圣经译本是不是神的话语?当然是。因为圣灵必然保守和成全他亲自所开始的工作,也会恩膏这些翻译的经文。这并不是再一次的默示,只是圣灵在翻译中的保守和恩膏。

笔者再次也要旗帜鲜明的驳斥一种再次默示的论说:唯独和合本主义,类似的在西方也有唯独KJV主义。这些圣徒秉持了一种再次默示的论说,具体来说是指被神所使用的实际建立教会根基的译本是逐字再一次默示的。也就在这些人眼中,译本具有与原本同等效力的原因是在于再一次的默示,而不仅仅在于在翻译过程中的恩膏和保守。这样的论述导致一种情况产生,那就是我们有时候在教会听到的“圣经一个字就不能改的”。这句话对于圣经原本来说是对的,但是对于译本来说是错的。所以和合本也需要修订,KJV也是如此。

而一般来说,我们从教会的建造的印证来明确某个译本是神所恩膏的,如同华人教会神恩膏使用了和合本,对于这样的认知论述,我们可以冠名为“和合本主义”,海外自然有“KJV主义”,或者“NIV主义”。一个教会肯定实际使用一个译本,不然在具体的建造中肯定引起极大的混乱,这就告诫教会的带领者不仅要有较为丰富的译本认知,更要有对圣灵恩膏的译本的敏锐的分辨力。

那是否华人基督徒就不能看其他译本的圣经了?当然不是,有一些人是只看和合本的,并且对于其他的圣经译本存藐视的鄙夷的态度,这就是独尊和合本,认为其他的圣经可能都不是圣经了。圣经从来没有说圣经译本是神默示的,千万要搞清楚这个概念。圣经译本只能一定程度上传达原文的意思,这和翻译者的信仰背景,是否敬虔,是否有专业的原文学识,等等都有关系。

 

  • 结论

综合上面所表述的,我想对译本比较准确的态度应该是:首先,要明确顺服教会使用与教会一致的译本作为平日崇拜,个人读经灵修之用。再者,对有特殊教义背景的译本要持保留态度(恢复本、新世界译本、各类天主教译本)。最后,对其他的没有非常明显的特殊教义背景的译本,我们是可以作为参考的,特别是那些按照原文直译的译本。当然,只要是圣经译本,肯定是不完全的。所以和合本一直会有修订版,其他的译本也是会修订,来修正一些翻译的不妥当的地方。所以这也是有必要参考不同译本的原因之一。

就着一个地方教会实际所使用的译本而言,在一定的时候也会改变。如同拉丁教会早期是古拉丁译本,后来变为武加大译本一样。这是在乎圣灵的恩膏和带领,教会牧者需对此事敏锐。

 

 

 

《如何面对和使用圣经译本? — 兼论圣经译本与教会》有18个想法

  1. “……从和合本的经文来看,他是基于Westcott-Hort编撰本的一个译本。以1885年出版的《英文修订本圣经》(English Revised Version)作蓝本翻译……”——不要臆断、瞎说!也不要以讹传讹!

    1. 这位朋友,你需要对和合本的经文做仔细研读,对照TR和WH!

      但是即使和合本是基于WH多一些,也不代表其失去了在华人教会中的权威,圣灵在教会中印证了该译本乃实际华人教会建造的根基!

      你为了得出一个结论,而胡乱引用网络上胡说八道的证据,要好好想一想!

    2. 作为明显的就是和合本删除了约翰一书5:7节的经文,就是TR所包含的直接指出三位一体真理的经文!因为WH删除了该节经文。

      这是和合本被WH强烈影响的证据!一定请你好好一节一节的核对过去!

  2. “英文《钦定本》(King James Version) 自从1881Westcott和Hort拒绝《公认经文》(TR),并引进他们自己充满错漏的版本以来,撒但洪水般地推出无数英文圣经的版本……”(网摘)——霉国等西方国家和地区同性恋罪恶的泛滥与英语教会的败坏密切相关,而英语教会的败坏则与英文“圣经”版本或译本的泛滥(这确是撒但魔鬼的作为)密切相关;现在魔鬼及其差役又妄图通过败坏中文和合本圣经的权威(和合本的权威高于KJV)以败坏汉语教会……中国教会一定要警醒——切不可重蹈英语教会的覆辙!
    (网摘)

  3. {邪恶帝国和人类公敌霉国的伪教会又在妄图败坏圣灵所赐中文和合本圣经的权威!他们自己就在吃禁果、在堕落!【方济弟兄】早就指出:自中文和合本出版以来,后出的中文译本或所谓的“和合本修订版”没有一本是出自圣灵的!因为译者或所谓修订者的灵性水平达不到神所要求的标准!主耶稣说得好:“凡一国自相纷争,就成为荒埸;一城一家自相纷争,必站立不住。”(见太12:25)若《圣经》译本自相纷争、甚至自相矛盾,哪里还有权威性可言?英语教会(或西方教会)的灾难之一就是被广为接纳的圣经译本太多,以致于没人把神的话当回事儿,结果就是同性恋等罪恶泛滥,你们这些没有灵性的畜类难道想让华人教会(或中国教会)重蹈覆辙吗?}(网摘)

  4. “你为了得出一个结论,而胡乱引用网络上胡说八道的证据,要好好想一想!”——“胡说八道”?哪一句是“胡说八道”?你自己才是在胡说八道!小心你的口舌犯罪!

  5. 1)“和合本删除了约翰一书5:7节的经文”——再提醒你一次:不要臆断、瞎说!也不要以讹传讹!小心你的口舌犯罪!

    2)少来扯什么希腊文、希伯来文什么的,灵性不好的话,“懂”再多的圣经原文也是白搭。异端的《新世界译本》就声称是直接从原文翻译的……

    1. KJV权威高于和合本?KJV是英文世界神膏立的译本,和合本是中文世界神膏立的译本,这两个译本有可比性?

      约翰一书5:7节,你自己对照KJV和和合本看看就行了,你这么定罪如同上帝一般?

  6. 什么“你这么定罪如同上帝一般”?你又在不怀好意地乱扣帽子、乱打棍子!“岂不知我们要审判天使吗?何况今生的事呢!”(林前6:3)

      1. 你不是说KJV与和合本没有可比性吗?能披露真实姓名和联系方式吗?也许我们应该当面讨论有关的问题。

        1. 我建议你读这节经文,是想让你明白和合本和KJV的底本不同,不是神的默示,而是上帝所护理的、翻译的、膏抹的译本。

          不需要当面,我微信dwengxch,够沟通了。

  7. {……你对圣灵的启示、默示、引导这些工作有混淆……}{我建议你读这节经文,是想让你明白和合本和KJV的底本不同,不是神的默示……}——你可真能瞎扯淡!“默示圣经”的默示难道不是神的启示吗?默示或启示难道不是圣灵的引导吗?什么“底本不同”“不是神的默示”……?你重生了吗?不要装模作样、不懂装懂!不要当披着羊皮的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