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安德烈简要生平

一位灵性经历很深的长老会牧者。

慕安德烈对于华人信徒较为熟悉,特别是藉着聚会处系统的文字工作介绍的一些作品,给华人教会带来了许多祝福。 在历史上,慕安德烈的作品曾经扶持过迈尔,也特别的帮助过宾路易师母。使得二位能够从靠自己服侍的境况中走出,成为上主重用之器皿。 此篇非常简要的将慕安德烈一生写录,望能够给读者带来灵性益处。 本篇将引用慕安德烈传记的一些资料,也会引用慕安德烈的作品

家族与出生

慕安德烈生于1828年5月9日,他们一家三代同名。从家族的信仰传承来说,是属于长老会传统,而且是一支特别敬虔的长老会。

家族一直居住于苏格兰的亚伯丁。祖父英年早逝,在即将离世时仍大声为儿女祷告。上主垂听了他的祈祷,慕安德烈的伯父一生在亚伯丁的一个教堂服侍,而他的父亲老慕安德烈,对荷兰属地南非有负担,就来到了南非。

到了南非后,老慕安德烈被安排到葛莱夫瑞纳这个小镇的教会服侍,他在此牧养教会长达四五十年。

老慕安德烈是常常为教会的复兴祈祷,他的儿女们也耳濡目染。他们时常在书房外听到父亲大声的代祷之声,为着南非,为着苏格兰,为着荷兰,为着世界各地。

慕安德烈的母亲则是一位安静的妇女,常常关上房门与上主交通。每当这种寂静时刻,仆人和孩子都不敢去敲门打扰她的灵交之刻。

所以,慕安德烈生活在敬虔的家庭,他是义人的后裔。全家规规矩矩,在基督里彼此相爱生活。

受训的经过

随着慕安德烈和哥哥约翰的长大,老父亲想为慕安德烈安排更好的教育环境,因为南非小镇的教育环境欠佳。

当慕安德烈10岁时,就和哥哥一起被安排到了苏格兰读书,他们被委托给了一位牧师带到苏格兰的亚伯丁。1838年他和哥哥约翰到了亚伯丁,寄居在伯父家里,历经七年之久。

当时苏格兰的教会正在经历上主之灵复兴的作为,类似如查麦士、马其尼、宾伟廉等重用器皿被兴起。常常会有大的帐篷会,而慕安德烈常常给伯父做转述的工作,他从小在此事上受益甚多,会听会说也会整理,对他以后的讲道与写作有极大的祝福。

若有慕安得烈参加,也照样由他向伯父转述。这些说话的操练对慕安得烈大有帮助,日后从他的讲道和著作明显地反映出来。

兄弟二人在这样的灵性熏陶下,自然倾心向主,有心走上服侍的道路。

慕安德烈常与父亲有书信往来,好似那时慕安德烈就向父亲表明自己有传道的想法,他父亲心中喜乐的回复说:

我要恭贺你拣选传道的事业。我心中高兴,因为主乐意看到你真心诚意地走上祂为你安排的道路。(1844年

1845年,两兄弟完成了学业。为了将来能够在荷兰属地南非服侍,他们得学习荷兰文,所以就去荷兰继续深造。他们在荷兰一起学习三年之久。

荷兰当时的灵性空气已经冷淡和僵化,且许多新派思想已经在荷兰的教会蔓延。老父亲有先见之明,已经修书一封告知两兄弟:

你们既立志以传道为事,哦,让我恳切劝告你们,过一种警醒祈祷的生活,使你们得蒙保守,脱离情绪上的错误,不致偏离行为上的正路。不久你们会听到同学们,甚至教授们,侃侃发表神学上的意见,使你们受惊彷徨。你们领受这些言论要特别小心,不可理睬是某某等名人所主张。要学习作尊贵的庇哩亚人。在可称颂的灵的引导之下,默念你们的圣经和省察自己的心,你们就必被引导进入所有的真理。

果然到了荷兰,他们加入了一个敬虔的团体,常常祈祷交流。因为在聚会时不喝荷兰人常喝的各种酒类,而是用巧克力、咖啡、茶来取代。所以羞辱他们的人给他们取了个名字叫“巧克力俱乐部”。

同学们对弟兄们仇恨之深,甚至在教室内亦不与他们并肩而坐,出入也不与他们相偕。

那时的慕安德烈已经在为主之名受辱了。而慕安德烈也正是在这段时间有了得救的确据。

得救的经过

慕安德烈于1845年11月14日去书一封,告知双亲:

我有极大的喜讯通报你们,你们必定欢喜,连天使也都跳跃快乐,你们的儿子现在已经重生了。我难以用文字表达所感觉的。过去在信札和谈话间,我对于这些事总保持一种沉默,迄今我尚不知如何用文字表达。当我回顾神怎样带领我直到今日,我必须承认神所说的“我要引瞎子行不认识的道,领他们走不知道的路”。

信中慕安德烈详细的描述了自己心情的起伏,他说:

我一直以为人得救以前,必须先深深看见自己的罪,这种思想长久以来困扰着我。如今我不能说我对于罪有那种深刻的感觉,如同许多人所表达的。我却能相信而且觉得,我且能这样说,我有把握我这个罪人已经投靠了基督。亲爱的双亲,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求你们与我一同赞美主。……我现在心平气和,虽不能说这是什么特别高兴的时节,却自念已经享受了一种向神真实的信心。

当然慕安德烈对罪肯定会有感性之认知,正如他在信中写道:

实际上我已经开始领略到我的罪孽,隔离了我和我的神,使我感觉一种畏惧,自恨因罪恶的拦阻而祷告不顺畅。

到慕安德烈18岁时,他已然是一位对上主经历很深的人。至20岁时,兄弟二人从荷兰学成,正式被按立为牧师。他们也准备回到南非,开始服侍。

虽然,慕安德烈感叹说:

像我这样不配的人,主为什么将我放在牧师的职位上,让我面对沉重的工作而生力不从心之感?为什么我寻找不到那能胜任的能力呢?

矛盾的侍者

慕安德烈虽然心中满是不配之感,但做事仍然忠心。他的第一个服侍之地为博罗方丁。此地大约有一万五千人,散布在不同的乡镇上,这里实际上充满了野蛮之人。

所以服侍可以预见到有许多艰难,4年后,他去信一封于老父亲,谈及自己的一些灵性经历和认知:

追忆初出茅庐的我,回顾所遭遇的危险,时时处处看出上主在眷顾我。我深深感觉这不是出于我的警醒或忠心。唉,当我初来此地时,我的灵性光景是何等的可怜。是的,直到如今,我还是这样的可怜。

信中还描述了许多他的软弱和失败。但实际上,旁人对他的描述却与他自己的认知有很大的反差:

一个热心的年青传道人,处境艰难,却能谨慎行事,十分称职。

慕安德烈的这段经历,我们是可以做自我对照的,因为人自己对自己的感受和困扰往往是极为主观的。我们在服侍时,定要跳出那种专注于感受感觉的趋向。

他的负担继续增加,要传扬好消息给维尔河北岸的七千游民,他们在那边漂泊了12年之久。

慕安得烈就决意利用每年六个星期的假期,渡河去向他们传讲福音。这项工作十分艰苦,在雨季到人烟稀少的野地旅行,并无康庄大道可走,只有羊肠小路可循,他时常骑马十至十四小时后,才到达人口荟集之地。出发未久,他就受寒得了先发冷后发热的病,然而他仍勇往直前,迨抵文堡,病体不支,倒下六周,他变得骨瘦如柴。慕安得烈回到博罗方丁后,医生诊断说:“我怕你永远不能再讲道,你只能安心在沙发上度过你的余生。”然而他再度到维尔河北岸探望那里的居民,不畏辛苦地传讲福音,这样一来,他的健康再度恶化,身体衰弱,他的背、胳膊和手都疼痛。

1854年,慕安德烈回到英国养病,这一养养了一年九个月,之后才回到南非。

圣灵的浇灌

1860年,慕安德烈来到了伍赛斯德工作。那时,上主已经在此地兴起了祈祷的工作,常有固定的在山顶的祈祷。

灵风越吹越密,祈祷之人的聚集人数越来越多,灵性空气越来越热烈。

某主日晚上,在一个小厅里聚集了约六十位青年人。四五个相继献诗祷告后,有一个黑女孩,年龄约十五岁,在海斯河一家农田帮工,她在后排站起来,问大家可否也让她选一首诗。得着许可后,她提诗而后恳切地祷告。当她在祷告的时候,众人仿佛听见有一阵遥远的响声自远到近,直到全厅好像都震动了。

慕安德烈尚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因长老会出生的他,认为这是一个不合秩序的表现,勒令聚会停止。

但是祈祷仍然在继续:

祷告的声音仍旧不息,没有人听他,大家呼求神来怜悯,来赦免。慕安得烈又设法唱诗,人还是不断地祷告。

此后祈祷聚会每日都举行,渐渐的,人渐渐的不是掐点而止,开始随圣灵之引导持续进行。慕安德烈每当看到不受控的场景发生时,便会要求安静。直到有人提醒他说:

小心你所作的,因为上主之灵在这里工作。我刚从美国来,在那里我见了同样的光景。

而当老父亲看到此祈祷场景时,更是对儿子说:

慕安得烈,我的儿子,我多年渴望这种属灵的光景,主已经给了你。

更深的服侍

当在伍赛斯德复兴工作持续时,慕安德烈开始被慢慢的更新,他对第三位格的认知开始不断丰富起来,圣灵的位格现在对他来说已经不是神学理论,而是生命经验了。

当他还在博罗方丁时,他常常问自己:

现在我确知神藉着基督的血已经称义了我,但是我没有事奉的能力。我的思念,我的话语,我的动作,我的不忠——每件事都使我彷徨迷惘。在我四围的人都以为我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可是我对我的生活是极端地不满。我竭力挣扎,尽力祷告。

当伍塞德斯的灵风吹入慕安德烈的心时,他经历到了神之灵的能力:

在一八六○年,我到伍赛斯德仅仅六个月,神就藉着我所讲的道,倾倒祂的灵在会众身上。尤其是在我巡行乡镇之时,有一种不可言状的祝福临到了我。

由此,慕安德烈第一本荷兰文书籍问世:《住在基督里》。

1862年,慕安德烈34岁,已经具有一定的灵性分量,被推举为南非的荷兰改革宗主席。

1864年,牧养在开普敦的一个教会,使得此教会有一个复兴。

1871年,去到威灵顿乡村的一个小教堂担任牧师,在这里有写成一本《真葡萄树》。

1879年,南非的开普敦和威灵顿一带的教会经历了一次空前的复兴。他不断推进南非各地的工作。

在此期间,慕安德烈也开始了断续的文字服侍。

文字的硕果

这里笔者会列出慕安德烈的一些重要作品,这里列出有中文译本的作品(他一生的著作约有250种,语言涉及荷兰文、英文,有一些是大部头作品,有一些是小书,许多的作品被翻译为其他语言):

  • 《住在基督里》(Abide in Christ)
  • 《基督的灵》 (此书值得细看
  • 《至圣所》(The Holiest of All: An Exposition of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1894)
  • 《内在生活》
  • 《谦卑》(Humility)
  • 《交通的秘诀》
  • 《宝血的功效》(The Power of the Blood of Christ)
  • 《属天的医治》
  • 《不祷告的罪》
  • 《等候神》
  • 《灵命的呼吸》
  • 《新生命》
  • 《在基督里的祷告学校》
  • 《敬拜的秘诀》

这些作品都值得一看,当然从灵性传承来讲已经偏于奥秘派的属灵传承。但在此,还是推荐。

安然的离世

慕安德烈晚年时分,是世界混乱之刻。世界大战让许多人分崩离析,家破人亡。他外面也是充满忧患,但是灵里却进入极大的平安。

那时他的声音略有变轻,但仍然稳静有力。1916年,他染上了一次流感,虽有恢复,但已经不能复原。

上主已然开始轻轻拔除慕安德烈帐幕的橛子,一日他远眺大海:

海浪飞溅何等美观。今天的海真是丰满,犹如神的大爱,辽阔无边,奔放满溢。见到美丽大海,岂能怀疑神的大爱?

他的盼望与感受仍然在不断加深,直到离世前夕,他还有坚定的口吻告知儿女说:

我的孩子,要信服神,不要疑惑祂。

1917年1月18日,地上的帐幕被拆毁,天上的帐幕多了一位圣徒,名叫慕安德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