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手上拿到的圣经,是经过了几个非常重要的步骤的。大致的步骤是:

  1. 圣灵直接启示的文本,我们称之为原稿。现在新约原稿已经全部丢失。
  2. 早期没有印刷术的时候,教会内部的文士或者抄写员抄写的圣经,我们称之为抄本。现在大约有10000份左右的新约抄本和各种断章残卷。
  3. 在3-4世纪,亚历山大地区因为成为了希腊古典文本批判的中心,那个时候亚历山大教区内很多文士基督徒都是由古典文本的训练的。所以,他们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早期的经文鉴别工作,比较重大的结果是西奈抄本和梵蒂冈抄本。因为亚历山大的抄写员认为安提阿传统的圣经抄本有很多认为改动。后来,历史上陆陆续续的抄本都是有各类的改动,无意的错误类似拼写多一个字母或少要给字母;大一点的改动就是抄写员为了教义或者让经文更加的和谐而改动经文。而最为重要的就是,伊拉斯谟从拜占庭文本类型中编撰了一本新约编撰本:Text Receptus,中文一般翻译为接纳抄本。后期的,替申多夫,韦斯特&霍特,和合编的UBS及NA系列。我们称之为新约编撰本,顾名思义编撰本的意思就是编辑者根据各类不同的抄本,以一些原则来取舍异文圣经,是及其紧要并且复杂的工作。
  4. 在教会早期的时候,就有了圣经译本。著名的就是拉丁文武加大译本。这是教父耶柔米根据某些抄本圣经翻译的圣经,早期随着福音的传播,各类译本都不断出现。类似叙利亚文译本,阿拉伯文译本。早期的译本都是根据为数不多的抄本来翻译的。后期的译本则都是根据编撰本来翻译的,自从伊拉斯谟编撰了接纳抄本后,各类译本就不断出现了,早期的新教新约译本大部分基于接纳抄本,而后期的则大多基于WH、UBS和NA。
  5. 最后就成为我们手上的各类圣经译本,类似KJV、ESV、NIV、和合本、新译本、现代中文译本等等

当我们这样比较有系统的梳理整个圣经启示、传抄、翻译的过程后,我们知道原稿已经丢失,抄本的地位就极其的重要。做新约经文鉴别的人大致把经文分了几种类型(Text Family)。这里列举出来

  1. 亚历山大经文类型。多在埃及地区发现的抄本
  2. 西方经文类型,或称呼为安提阿经文类型,卢西安经文类型
  3. 拜占庭经文类型,又被称为Major Text。是从西方经文类型发展而来。

这里就介绍几个比较重要的抄本,但抄本的重要不是意味着该抄本的经文文本就是离原稿较为接近。

奥克西林蒲草纸抄本

  • P1 (太1章)
  • P5(约1章,16章)
  • P13(来2-5,10-12)
  • P22 (约15-16)
  • P39(约8)
  • P77(太23)
  • P90(约18-19)
  • P104(太21)
  • P115(启2-15)

切斯特蒲草纸抄本

  • P45(四福音、使徒行传的部分内容)
  • P46(包括所有保罗书信和希伯来书)
  • P47(启示录9-17)

博德默蒲草纸抄本

  • P66 (几乎所有的约翰福音)
  • P72(全部的彼得前书,彼得后书,犹大书)
  • P75(路加福音3章到约翰福音15章的大部分内容)

西奈抄本(aleph)

  • 该抄本为亚历山大经文类型的抄本,是替申多夫在西奈山的一个修道院里面发现的。内容包括整个新约。

梵蒂冈抄本(B)

  • 至少从1481年起,这个抄本就放在梵蒂冈图书馆,也是属于亚历山大经文类型。包括希腊文的新旧约,缺少希伯来书9:15到启示录的经文

亚历山大抄本(A)

包括全部的新约,是亚历山大经文类型的抄本

以法莲抄本(C)

替申多夫用化学的办法在这本重抄本上复原了被后期文本覆盖的新约经文。

伯撒抄本(D)

包括四福音和使徒行传,经文类型属于拜占庭经文类型。

华盛顿抄本(W)

包括完整的福音书

在接下来的文章中,会对这些抄本做要给比较详细的介绍。敬请关注。

该文章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