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可以有上帝喜悦的谎言?

在现今的教会中,曾经就是否可以说善意的谎言这个问题有很多的讨论,就着人的软弱来说,一些教会的传道人在讲台上宣讲的时候认为可以说一些善意的谎言。但是我们就着圣经的教训来说,很显然违背了圣经整体的教训。

奥古斯丁的《论说谎》这一篇所关注的就是这个核心的伦理问题,恶意的谎言自然是不可以说是犯罪得罪神,那么有所谓的善意的谎言吗?谎言是否可以让人的灵魂得着益处?

我们在看这个问题的时候,一般都是从现世的角度去看所谓的“善意”,也就是一般的“善意的谎言”所体现的善都是基于现在这个世界的。奥古斯丁用了此文详细分类了8种可能的谎言,并且一一分析一一驳斥,为了能够高举圣经的教训,反对一切的谎言。

其实很认真的说,文章中的一些观点就现在这个世界而言是很难接受的,甚至在初期教会也被反对。其中奥古斯丁讲了一个非常极端的例子,大致内容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有被强暴的可能,但是她可以以一个谎言来逃脱匪徒的强暴,就着基督徒的信仰来说,这位女基督徒是否可以以谎言来逃避肉身的伤害?

其实他举这样的例子已经把非常极端的情况来举证了,这里面核心的问题在于几点:

  • 人对“贞洁”的理解到底是什么?
  • 人对肉身的贞洁与灵魂的忠贞的理解到底是什么?
  • 是否能够用犯罪来成就益处?

耶稣基督在福音书所说的: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在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包括在十诫的律法中,有一条诫命是不可以做假见证。当然奥古斯丁从释经学的角度谈及了假见证的范围比说谎的范围要小得多,因为我们很多的话语是没有对位格者的见证作用的,但是我们的主耶稣所宣讲的那是包含了所有的人的花语,包括肢体语言、内心语言、各类心思意念。

那个像这样的姊妹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该如何的抉择?

奥古斯丁的答案是人不喜欢的,他认为这位姊妹不能以说谎来避免自己肉身的玷污,因为他认为谎言对灵魂的玷污远远比人的肉身被玷污来的严重。我看这个分析与解答的时候,真的是不能够容易的理解。但是也侧面让我知道,奥古斯丁他其中对于上帝介入的信心是有的,神恩独做的思想一直贯穿了奥古斯丁的神学教训。

但是,真的如此的简单吗?其实最后具体落实到环境中的时候,并不是那么简单去操作的。但我再说,这里面涉及了奥古斯丁对上帝的信心,特别是上帝对得救的基督徒灵魂负责到底的信心。

肉身被玷污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会产生心理的问题。那么他为何还是如此决绝的说这样的情况不说谎的选择才是符合神的心意的。

我真的想说,这样的解答,在现在以人为本的世代中是很难被接纳的,上帝独做的恩典在这个世代也是被很多赝品替代的。我们不需要赝品,我们需要经历神的大能和拯救。

这让我想起以前在伦理学的问题上常见的一些问题:

  • 如果我的孩子快饿死了,现在可以偷食物让孩子不死,是否可以偷?
  • 在买一些产品的时候,发现这个产品的制作公司支持一些圣经反对的事情。类似苹果公司的库克是同性恋,苹果公司会每年拿出一些钱去支持同性恋运动。那是否可以买该公司的产品?(类似星巴克,Google都是支持同性恋的)

我发现,这些问题的解答的核心是在于现世利益与永恒生命之间的抉择,而这样的抉择甚至是关乎生与死的抉择。让我们都闭上嘴巴,向那些为了永生生命的益处而放弃很多现世利益的人致敬!

伦理学给教会带来的是有利有弊的,利在于让教会更多的处境化的思考圣徒的牧养问题,弊在于教会的牧者因为过多的考虑的圣徒的处境而把神的道的原则放弃了。我想这样的做法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做法了。

所以回到我们题目的本身,没有一种谎言是上帝喜悦的。正如奥古斯丁给我们的答案。并且奥古斯丁被后人尊为基督教伦理学的始祖,其实我想如果他现在世界的话,肯定不喜欢这顶看似光鲜的帽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