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兹生平简介

爱德华兹,清教徒的后代。他是循规蹈矩的牧师,沉迷现代科学的科学家
美国最伟大的神学家以及重要的思想家。

其在严谨的清教徒家庭成长,对自然科学尤为感兴趣,几乎霸占了他的整个心思,使得其跻身18世纪科学家的行列,但同时也陷入自然神论和新派神学的致命误区中。其崇拜牛顿的著作(牛顿相信是神格一位论,否认三位一体)。牛顿很大程度影响了自然神论和新派神学的发展(新派更是把圣经当做神话和文学作品,这些都是受人文主义的影响)。现在很多人喜欢传福音时提到牛顿的信仰,但和正统信仰还是有差距的。(注:所以我们以后传福音尽量少用一些信仰不纯正的人的见证

  • 什么是自然神论?
    自然神论者相信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创造后上帝不再干涉世界的运作了,他们只是把上帝解释为宇宙的起源,对圣经中所表达的核心救恩信息并不认同。
  • 我们相信什么?
    我们相信的上帝是创造世界,掌管世界,一直到永永远远的上帝。祂继续以权能的命令拖住万有, 也亲自介入整个被造的世界

我们继续来看神如何在爱德华兹身上工作

  • 1703年生于康涅狄格州,父亲、祖父、曾祖父都是牧师。父亲在其年幼时就开始对他进行启蒙教育。17岁取得学士学位,19岁取得硕士学位,一直在耶鲁大学教书。
  • 1725年上帝用疾病使爱德华兹放下了对科学的研究,逼着他来到上帝面前祷告。每天除了祷告读经再也不作科学研究了。
  • 1726年他开始成为牧师助理,24岁结婚。清教徒的家庭就是一个小型教会,一整套的家庭纪律。例如最好的基督徒一定是最好的丈夫,最好的妻子,最好的父母,最好的子女,最好的主人和仆人,以及最好的公民。虽然看似一切美好,也有不尽人意的事情,因为妻子陷入精神抑郁中,但主的恩典是够用的。
  • 爱德华兹带领全家到印第安部落去传福音,一家人过着土著人一样的生活。
  • 外祖父离世,他就接续祖父成为牧师。他不满信徒沉睡的光景,开始在教会宣讲悔改之道。纵然这与加尔文主义的教义是有冲突的,一切都是上帝预定的,悔改有意义吗?一切都是上帝预定的,传福音有意义吗?结果复兴的火被点燃起来。许多人受感流泪,泣不成声。但这次复兴来的快去的也快。
  • 这时爱德华兹生命中又出现了一个重要人物,就是怀特腓,其很大程度影响了爱德华兹。怀特腓与爱德华兹是完全不一样的生长背景,苦难的家庭,小儿麻痹,眼睛斜视,但有天才的演说,惊人的记忆,后加入徇道会。开始美洲的露天布道,回到伦敦和约翰卫斯理拉开英国的露天布道会。怀特腓的听众成千上万,早上有两万五左右会众,晚上有三万左右会众,有时一场达到八万人。他布道时的声音居然可以传到3公里外,即使下雨大家也能听得清楚。
  • 怀特腓来到美洲拜访爱德华兹,爱德华兹便邀请他讲道结果在美洲带来大复兴。怀特腓只要到一个地方,方圆几十里的人全都丢下手中的农具赶来听道。他宣讲圣经最简单的真理,却具有如此的感染力。虽然他有某些观点上的错误,却可以毫不计较,明显这是圣灵的工作,观点的错误是指怀特腓认同阿米念主义,约翰卫斯理也是此神学观念。神学上的不同见解,大家都原谅他,爱德华兹陪伴的这段时间大家互相影响。爱德华兹受怀特腓影响认为人的主观意志在信仰中的重要性,怀特腓也受爱德华兹影响,觉得爱德华兹人很不错,加尔文神学也不错。就这样怀特腓带来美洲的大复兴,所有人都愿听怀特腓的讲道。怀特腓一生13次横越大西洋,最后葬在美洲,80%的美洲人都听过他讲道。
  • 1740-1742美洲经历了大觉醒运动,爱德华兹也成了觉醒运动非常重要的一员,各地的人都请他讲道。他终于累垮了,他没有怀特腓那么强壮,单薄的身体很快支持不住了。(他讲道表情严肃,声音低沉,从来不靠大喊大叫引起会众注意,也不摆动身体,尤其他的眼睛总是威严的逼视着会众,让人觉得扎心。)在整个大复兴中估计有五万人悔改信主,更重要的是许多基督徒的灵性得着复兴,生命往下扎根。

爱德华兹也有他的苦恼,内心挣扎,极度困惑。一方面在神学上维护加尔文主义,另一方面他在教会中的所做所为实际已经背叛了加尔文派的信条,到处表现出离开加尔文主义核心教导的迹象。特别是和怀特腓走到一起后,他强调个人的悔改,以及对传福音的重视,明显已经触犯了加尔文主义。1750年,他所在的教会对他有很多不满,最终教会把他解雇了。之后他去印第安人中间传福音,体会宣教士的艰难,更加谦卑自己,陆续带领人悔改。在那里,写出了自己最伟大的作品。在爱德华兹所有的著作中,销量最大,影响最深远的就是大卫布莱纳的生平(印第安人中间的宣教士)。克里威廉、李文斯顿、戴德生等都是深受此书影响来推动普世宣教的工作。
爱德华兹讲道清晰阐明神的话,并用理性论证,他的逻辑严谨的讲章深深的吸引会众。有时只是单调的读讲章,都会让人禁不住大声呼喊,或紧紧抓住前排的靠背,有时爱德华兹不得不在聚会中停下来,等着会众发出的响声平息。他是一个造诣极深的学者,心中燃着圣灵之火,他的知识与灵性完美的结合。他强调信心与知识的融合,后来成为美洲基督徒的世界观核心,有人甚至将他视为北美的奥古斯丁。为了能更好的理解教导圣经,爱德华兹一生都在孜孜不倦的工作,他相信学习上帝的真理能改变人的性情,拥有好的行为。他思想深邃,言语简单,对上帝的话和工作总是满怀激情。

 

离开世界,安息主怀
1757年9月爱德华兹女婿普林斯顿大学的校长离世,学校决定邀请他接替女婿成为校长,于是他告别印第安人,1758年2月6日他正式就任普林斯顿大学的校长,但不久天花流行,他也感染天花,**生命垂危他不由得喊了一句:我真正的朋友,拿撒勒人耶稣,他在哪里?爱德华兹最后呼喊寻求的是耶稣的名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