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条路,人以为正

有一条路,人以为正

吴耀宗先生是已经逝去的人,官方对其的定位是宗教爱国人士,大部分基督徒对其的定位是假先知、假师傅。最近吴耀宗先生的儿子吴宗素为其父作简短的传记一篇,名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略观其文,大致是想为吴耀宗先生正名的,其认为其父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而非外人所说的假先知、假师傅。

中国有古训: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圣经更有教训: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不能单凭一个人的口来定罪案(申19:15),曾经王明道弟兄就吴耀宗明确的判断过其是假先知、假师傅;吴耀宗自己也曾经在《黑暗与光明》这本册子中,明确认定自己是不信《使徒信经》的,我实在不知为何其子非要写书来说明其父信仰的正统。为此,我满怀兴趣读了这洋洋洒洒六万余字的传记。

大约花了2个小时阅读这篇短文,我认为其文还是有价值的,其子也是为了肃清一些坊间错误的流传,给吴耀宗一些清白。吴宗素先生的基督教信仰可能和吴耀宗是一致的,所以他通篇都肯定父亲吴耀宗是一个基督徒,但从文中可以明确的认定吴耀宗先生是一名社会福音派的信徒。文中关于吴耀宗的“重生得救”其实是假象,因为他仅仅是读了登山宝训,被耶稣的人格所震撼,而毕就感动流泪。这里面要么是他常年的一种社会理想得以有实现的机会而激动(因为他对甘地也极为推崇),或者是邪灵对其的欺骗。这一段经历在吴的整个人生当中有极重要的地位,也是支撑他做以后这些事情的基础。

吴宗素先生认同他父亲是“现代派”,“社会福音派”,但不认同其父是“不信派”。吴宗素认为的“信”,其实很明确的说,就是“不信”,他认为的信,乃是相信基督教对社会的衍生价值,而非耶稣基督本人所要传扬的福音。王明道弟兄对吴耀宗的定位很准确,就是不信派。吴耀宗或许有一颗为社会忧虑的心,也希望可以改良社会,又希望世界可以大同,我想这些思想是根深蒂固的扎根在吴的心中的,以至于其后来进了纽约协和神学院后,恰恰是从这些衍生的角度去解读基督教信仰本质的。犹如耶稣时代的撒都该人一样,这些人也不信基本的信仰要道,但却又有很丰富的神学知识,但在耶稣基督的眼里还是不信的。

从此文中可以看出的是,如果记述属实,那么可以认为吴耀宗是一个比较诚实和坚守自己所信的人,由其子记述的这些事情都在说明吴耀宗非要实现其更新基督教的使命(即所谓的本色化基督教),而且与中共的合作也是有这个目的在里面的,因为其认为社会主义与基督教没有很大的矛盾。这点又可以看出其根本没有任何的属灵分辨能力,倒是周恩来是明确表示世界观的不同就是本质的不同,在这点上没有妥协的余地,恰恰是这点,吴耀宗妥协了。王明道弟兄就是在《我们是为了信仰》一文中大大坚持吴耀宗所不信的那部分基要信仰,才大力批判了吴耀宗的不信派本质。

最后经过三反五反、文革等事件,吴耀宗已经明白其被中共利用了,但其居然还是天真的以为还有挽回的余地。后文说到政府愿意恢复三自的工作,但其要求先恢复礼拜堂的聚会才同意恢复三自的工作。表面上看,其是在为教会的利益坚持,但仅仅是为了其所信的在坚持,而非为了基督的名。

看到其早年的时候,也是为了自己所信的,把高工资的工作放下,去做所谓的耶稣基督的工。他一直想把耶稣的天国建造在地上,如此抵挡基督的行为,居然是自称为基督徒的人所做的,难道他没有读过耶稣说的“他的国不在地上”这个话么?光这一句就足以将这类的假福音揭露出来的。

众所周知,其实西方的自由民主是有两个来源的,一个是希伯来文明,一个是希腊文明。希伯来文明中的超验信仰的对象,为自由和民主提供了超越这个世界之外的基础,使得西方的文明可以被建立;但同样的,希腊文明对西方的影响是不可小视的,当初虽然罗马帝国消灭了希腊帝国,但希腊文化却侵蚀了罗马,使得罗马大大小小各个地方都被希腊化了。这也是为何新约的文本是希腊文所写的原因。希腊和希伯来这“两希”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希腊是人本主义的摇篮,而希伯来则是敬虔的温床。希腊是从人的角度去建立人人平等的观念的,而后再建立自由和民主的观念,但苏格拉底就是死于民主,这类基于罪人的民主,又没有超越的基础的民主只有死路一条;美国的民主相对来说更接近与希伯来的民主,从旧约以色列国的构成就可以知道,其实一开始耶和华神并不愿意他们立王,希伯来民族的政体其实很简单,就是神主治,祭司和先知各尽其职,百姓过敬虔的生活,可惜这类只有在天国才能实现的专制和民主一体的“政体”在地上是不可能实现的,恰恰是美国的三权分立,有那么点这类政体的味道,这也是美国政体不同于欧洲大部分国家政体的原因。我相信吴耀宗可能没有搞明白“不可能”这三个字,如果搞明白了,他就会死心的。美国的政体应该是这世界上相对最为完美的政体了,还是有那么多的问题,而且这个政体是要有信仰的基础的,就是国民多数是有基督信仰的,不然腐败也会腐化这个制度的。吴总是认为天国会在地上实现的,这可能也是他推行他的现代派信仰的原因吧,毕竟在中国实行这类民主也要个信仰群体,不是吗?

后来说到其书《没有人见过上帝》,看其子的介绍,此书可谓是现代派和自然神论的结合,上帝的位格性已经荡然无存,他为何如此藐视教会两千多年所传承的信仰?而非要如自然神论者将上帝开除出这个世界?这就是不信派的信仰!《黑暗与光明》和《没有人见过上帝》是吴耀宗的两本代表作,正是这两本代表作,将其不信派的本质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知吴宗素先生有没有读过保罗在加拉太书所写的经文(加1:8)?任何传另一个福音的人,天使都会受咒诅。这另一个福音,可以是律法主义,可以是社会福音,可以是发财福音,医病福音等等等等,可以说很多很多,但这些“福音”都有一个本质:没有耶稣(约一2:23)!对这就是本质。

当然我欣赏吴耀宗先生的诚实,不会像丁光训那样故意写一本基要派的读经方法来做起统战工作。但光诚实没有办法让人得救,只有认罪悔改信耶稣的福音才能得救(弗2:8-9),之后的诚实必然是圣灵更新的果子(加5:22-23),会日久弥新。

吴耀宗先生已经逝去,但吴宗素先生还活着,愿他真的能接受耶稣基督的福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