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喀麦隆,受逼迫的基督徒感到被遗忘了

为纪念联合国 “纪念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暴力行为受害者国际日”,一位妇女讲述了西非国家喀麦隆一个基督徒群体的悲惨故事,她决心不让他们被遗忘。

来源:Christian Today
翻译:Tim

为纪念联合国 “纪念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暴力行为受害者国际日”,一位妇女讲述了西非国家喀麦隆一个基督徒群体的悲惨故事,她决心不让他们被遗忘。

我叫玛丽-奥林加*,是喀麦隆一所大学的讲师。但如今,我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城市里,而是在祖国最北部的山村里。我开始做志愿者,为伊斯兰恐怖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袭击的受害者服务。

我的主要工作对象是生活被撕裂的妇女。我为创伤患者和因袭击而遭受重创的人们提供护理。随着我越来越多地参与其中,我了解到这些圣战战士给无辜的生命造成了多大的破坏。

博科圣地 已经在喀麦隆活动了十年。他们从尼日利亚北部越境而来,给那里的基督徒和穆斯林都带来了无尽的苦难。我正在与这些狂热分子日复一日撕裂他们生活的人们见面。

博科圣地 这个名字的意思是 “禁止西方教育”。对这些激进分子来说,如果你是基督徒,你就是在帮助传播有害的西方思想和西方教育。这就是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非常混乱。

喀麦隆 60% 的人口信奉基督教,南部地区的情况还不算太糟。然而,在穆斯林占多数的最北部,特别是与尼日利亚交界的地区,那里的村庄正经历着非常艰难的时期。

有些人的生命时刻受到威胁,但要离开却并不容易。有些地区的基督徒每晚都必须离家躲藏起来。这个地区大部分都位于山区周围。

有些村庄在白天,从上午 9:00 到下午 4:00,还能看到生命迹象。但之后,每个基督徒都必须到附近的山上睡觉。我最近听说,在北方的一个村子里,天黑了,一个人忘了按时离开村子。他被屠杀了,家里的食物也被洗劫一空。

关于母亲失去孩子的故事不胜枚举。父母被迫皈依他们极端形式的伊斯兰教。如果你拒绝皈依,他们就会绑架你的孩子。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那是无法忍受的痛苦。有些孩子是被强迫改变信仰的,如果他们拒绝改变信仰,就会被送回他们的家庭,并杀死他们的父亲或母亲。

大多数村民知道自己成了这样的目标后,就开始搬到其他村庄。当他们失去一切后,他们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他们只知道自己的家乡不再安全。他们带着孩子四处流浪,寻找更安全的地方。但也有一些人拒绝搬迁,尤其是父母,因为他们希望失去的孩子能回到他们身边。他们住在那里,假装自己是穆斯林,只是在等待。还有一些人留下来,因为他们不知道还能去哪里,尽管他们面临着可怕的风险。

虽然有一些流离失所者营地,但新来者往往不会感到受欢迎。当他们去营地或搬到另一个村庄时,他们会受到鄙视。村民们认为他们是一种威胁;这么多的新来者减少了他们仅有的资源,他们感到不堪重负。流离失所的家庭常常受到如此恶劣的对待,他们宁愿回家面对自己的命运。

博科圣地 已经烧毁了这些地区的大部分教堂。这是一个聪明的举动,因为教堂是维系基督教社区的纽带。此外,许多牧师也为了安全而逃离,因此所有的社区感都被摧毁了。

现在更安全的做法是低着头,确保没人知道你是基督徒。有时,当穆斯林在进行斋月斋戒时,你会看到一些信徒会表现得好像他们也在斋戒一样,穿着同样的伊斯兰服装走来走去。

因为每个人实际上都在躲藏,因为基督徒没有机会聚集在一起工作,所以他们很难为未来做任何有建设性的事情。他们的生活一直处于停滞和不确定状态。他们没有机会参与任何重建生活的发展项目。

他们倍感孤独,因为该国南部的基督徒似乎对发生在他们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的事情知之甚少。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这就像是另一个世界。我真的不认为他们了解在多山的极北地区发生的事情的严重性。

当我见到这些受迫害的信徒时,我的心都碎了。他们感到自己完全无能为力,甚至被邻居遗忘–只能为生存而战。他们需要有人与他们站在一起,告诉他们并不孤单。他们需要和平,但当他们被隐藏起来,不为世人所知时,这似乎不太可能。

玛丽-奥林加正在与基督教慈善机构 “敞开的门 “的一名成员交谈。根据为 “敞开的门”年度世界观察名单编制的数据,喀麦隆是对基督徒最暴力五个国家之一。

*出于安全考虑,姓名有改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