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律争战中恩典的作为–读《论自制》

因为非常特别的一次经历,奥古斯丁从摩尼教走到了基督教会,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因为此,读此文有一种特别的感受,就是驳斥了摩尼教二元观的胡说八道。

自制,在和合本的圣经中,被翻译为节制,是我们平常经常背诵的圣灵九果里面的一个,顾名思义,那是圣灵的恩赐和工作的结果。这也是奥古斯丁通篇所要强调的,特别是与摩尼教的分别。在一般人的观念中,自制应该是属于人自己的一种修养或者品格,可以与神无关,而奥古斯丁就是要根据圣经驳斥这样错误的教训。

被称为教会“恩典博士”的奥古斯丁对“因信称义”的理解是非常到位的,因为其在摩尼教的悲惨的经历让他能够体会人的软弱和无能,转而面向那恩典的主求赦免和医治。由此也奠定了此篇的总体风格。奥古斯丁更是明白,这些属灵品格的长进也不是单靠着自己的努力能够成就的,仍然要仰望主耶稣的恩典。

首先,正如奥古斯丁所言的,自制的美德是在心灵层面的,甚至奥古斯丁用“生命之门”来表达了这个属灵品格的重要性。因为人被造的自然性,类似性欲,本身是好的,所以夫妻之间过性生活时蒙主祝福的,但是这里头有一个节制的问题,也就是奥古斯丁所言的自制。我想他对于性生活是非常有体会的,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就与人同居且有私生子,他明白自己那个时候是不节制的,污秽肮胀的性生活。感谢神,当他被主得着在以后,观念因为阅读圣经不断的更新。

圣经说:[诗 141:3] 耶和华啊,求你禁止我的口,把守我的嘴。奥古斯丁有很大的篇幅在解释诗篇141篇的经文,解释的非常有恩典。论到对“口”的时候,以“里面的口”和“外面的口”来作为分开的探讨,也是直到洗净里面的口才是最重要和核心的目标。我们论及节制的时候,都是从心出发的,外在的口如果闭嘴了,里面的口仍然嘀嘀咕咕,那这人在节制的品格上,仍然没有经历圣灵的更新。

难道不是吗?我们信主也是非常容易走律法主义的道路。律法和律法主义是两个非常不同的观念,一个是神圣的,一个是邪恶的,一个是属神的,一个是属魔鬼的;在面对这样的大是大非的问题的时候,奥古斯丁丝毫没有含糊,因为在摩尼教的经历使他明白,无论如何的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若不洁净,那里面的邪恶仍然会污染外面的杯面,如同那血漏的源头若不停止,那肮胀的血水将流的永无止尽。

所以,当主耶稣论到这事的时候,他说:入口的不能污秽人,出口的乃能污秽人。奥古斯丁论及主耶稣这里所说的“口”,乃是指着心灵之口说的。所以自制之人,首先乃是对自己心灵的自制,然后自然生发行为的自制。若不其然,如何能胜过私欲呢?

然而,我们能靠着自己真的能自制吗?肯定不行。当圣灵在我们心里生发自制的品格的时候,会有两个果子生发:追求善和拒绝邪恶。我们若靠着圣灵来管制自己各类的欲望,使得欲望归正在次序之内的时候,这就是美善的开始了。性欲、食欲等各类身体的欲望,神起初所造的时候都是好的,不然人就没有长大的可能性。但是因为人的堕落,被罪的玷污,我们没有办法靠着自己去量这欲望到底到哪里才是界限,到哪里有触到红线,这是主耶稣亲自所要赐下的智慧和自制的美德去衡量的。

当一个人重生得救之后,身体里就会有两个律争战。我们追随奥古斯丁的脚步,认为这两律不是指人里头有两个本性,乃是指恶者的势力与圣灵更新的能力的敌对。肉体与圣灵,不是指那被造的肉身与圣灵,乃是人堕落后的本性与圣灵更新的能力的敌对。正如奥古斯丁所表达的,这样的一种实际存在的情景是衡量一个基督徒是否得救的重要要素,也就是所谓得救的确据。这乃是将得救的确据实化到圣徒生命的实际。当我们面对两律争战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能够靠着自己去胜过那必堕落的死亡的本性,乃是在这样的争战中靠着神的恩典去学习顺服圣灵的引导,去实践圣经真理的教导。

恩典,如同人所见证的,是我们的信仰与其他信仰与众不同之处。因为我们都是靠着恩典得坚固的。特别是在这些争战中的时候,若没有神赐的腰带的装备,谁能够束起腰带点着灯服侍主呢?所以,我们需要在对恩典的认知和经历上都有长进,以至于那种喜乐的泉源永不止息。所以面对家庭、工作等环境中的大量的问题,我们是常常软弱的。正如巴刻在其《软弱之道》中所表达的,但也正如那本书里巴刻所见证的,唯有仰赖基督的能力和恩典,才能生发真正的刚强,自制也是如此,也是我们永不动摇的根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