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服侍有精神疾病史的肢体的几点建议

对服侍有精神疾病史的肢体的几点建议

文/Timothy

 

[创 2:7] 耶和华 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

[林后 7:1] 亲爱的弟兄啊,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 神,得以成圣。

[来 4:12]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主耶稣在地上服侍时,曾经服侍过一类患有癫痫的人群(太 4:24)。圣经这里特别将被鬼附的和癫痫的分开,是具有一定的分离意义的。但同样我们在太 17:15-18的经文中看到,这里癫痫的原因乃是被鬼附。笔者本篇的讨论和建议也基本围绕这两种可能的状况进行,且实际的服侍是具有极大的挑战性和交错的复杂性。

笔者的父亲自笔者出生就患有双相情感障碍,又称呼为躁郁症,是精神疾病的一种。所以,从小就多有留意、接触、和研究精神疾病的相关内容。信主后,读圣经明白有撒但的存在,又看到圣经中对精神疾病虽没有明文提及如何服侍,却依稀给出了一些隐约的服侍原则,遂仔细研读圣经,望从其中寻得服侍该类人群的真谛。

今年暑期发生的一些突发事件,使得笔者又有机会实际的服侍该类群体,从情感上来说是煎熬的,因为服侍的对象是自己的亲族;并且也处理了一些以前尚未处理的情况,也算作在危机状况中神的祝福。那时与教会的牧者交通此事,内心极有负担,虽笔者在对该群体的服侍上认知未及许多同工,但对事件本身的祷告思考催促笔者写下这几点建议,也是渴望恩主能够祝福这些文字,在后续教会服侍该类人群时,有一个额外的提醒。

家族咒诅与精神疾病的关系探讨

在开始讨论这个问题之前,笔者所关注的乃是精神疾病患者未信主之前的情况。因为当一个人信主之后,基督已经为该人担当了所有的咒诅(无论是所谓家族性的咒诅还是被别人咒诅,这里需要信心去承受),经文的根据在加 3:13。

家族性的咒诅的核心经文是:

[出 20:5] 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侍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 神,是忌邪的 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

[申 5:9] 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侍奉他,因为我耶和华你的 神是忌邪的 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

当我们根据上下文的释经原则来看这两节经文的时候,得出的一个结论是神追讨的罪是拜偶像的罪。当一个人尚未信主时,多少是落在拜偶像的罪中,为此在未信主时这种追讨是存在的。

但我们又根据以西结书中更为重要的圣经原则来看这个问题。圣经经文如下:

[结 18:19] “你们还说:‘儿子为何不担当父亲的罪孽呢?’儿子行正直与合理的事,谨守遵行我的一切律例,他必定存活。

[结 18:20] 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儿子必不担当父亲的罪孽,父亲也不担当儿子的罪孽。义人的善果必归自己,恶人的恶报也必归自己。

这段经文明确的告诉我们我们个人的罪孽是自己担当的,而且这个原则的运作是整本圣经的原则(耶稣基督为救主是个人性质的,因为罪是个人犯的;最后的审判也是个人性质的,任何人都不能将自己的罪推脱给别人)。

所以,家族性的咒诅(罪的追讨)不会涉及到位格本体(罪行不会传递),是关乎罪对子孙后代的影响(罪的权势和恋慕)。以笔者自身的家族为例,笔者在小时候就经常听父亲讲起家族的故事。笔者家族在久远的年代中,是极为兴旺的,仕途最高为县府师爷;直至在某一代中对行乞之人行极为暴戾凶杀之事(不准乞丐入村,入村者会被撞死在石头上),后家族开始不断没落,至我父亲太爷爷辈,香火稀少。出家的出家,入赘的入赘;至我爷爷辈,族中已经只剩兄弟二人,我爷爷的哥哥最后还入赘他家,最后至笔者已经基本为九代单传。这里面可以看到罪进入家族中,影响到后代的过程,但是虽家族因罪破败,但尚无有精神病患出现。

笔者奶奶一族,其父嗜酒如命,每次醉酒之后又常在儿女面前赤裸身子,毫无羞耻之心,也缺乏为父见证。更为糟糕的事,几个孩子大多为醉酒后所生。奶奶共有兄妹六人,其为长女。在这支族裔中,兄妹六人只有一人精神正常,其他多有或重或轻的精神疾病。笔者奶奶亦在年轻之时就患有轻度的精神疾病,加上婚姻不合与丈夫出轨并育有私生二子,导致病情会有波澜。

至笔者父亲为止,因其是整个家族中有较为严重精神病史的人,所以无论笔者父亲或是笔者自身,在信主后分析此事时,仍更多的将患病的原因归于奶奶此族,且更多乃是遗传性质,而较少归为灵里的咒诅,但此二者并非没有瓜葛,乃是有一定的交集。如今神的厚恩临到如此破败的族裔,真的应验了经上说:[林前 1:27-29]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 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

所以,笔者更倾向于将精神疾病与家族咒诅的关系定位为非直接因素。当我们对罪的追讨有基于圣经的正意认知时,我们也更明白罪的权势与影响会涉及整个家族。但是,当读者阅读笔者简述的家族情况时,也可以看到某种罪的追讨的形式,但这种形式不是超自然的,而是以神自己所定规的法则运作(罗 13:13)(因为醉酒生育本身会导致婴儿大概率身心缺陷)。

笔者亦分析了以前与现在接触到的一些精神病患案例,在溯源其家族时会有依稀的看到罪的某种权势的介入,但病患自身的发病过程乃是一个长期的,多因素共致的结果,非超自然生发的结果。这点也是判断鬼附与精神病患的分界的一个常规判断方式,但笔者此处不讨论此点,因此点分解也是颇为复杂,需上主亲自赐属灵分辨之智慧才可操作。

在结束该节的讨论前,笔者还是得强调,对于家族有服侍偶像、交鬼史的精神病患的原因纠察,需要小心谨慎(出20:5)。正如之前所分析的经文所见证的,这类罪会累及后裔且容易导致后裔患精神疾病的概率增加。

 

个人性情与精神疾病的关系探讨

笔者将此单列,乃是因在接触与服侍这类人群时所总结出的共性,所以愿意在此有基于圣经的探讨。

神创造一个人,其具有神自己的形象(创 1:27),因此每一个人具有神的独一性的影子(申 6:4;诗 22:20;诗 35:17)。人的独一,包含有许多方面,如身体、面貌、性格、语言、思想、意念等等。我们暂且将整体的人的独一定义为位格的独一。所以即使是同卵双生的双胞胎,虽其二相貌相似,但个体位格的其他体现则是不同的。

对于精神病患的个人性情的收集、归纳和总结,笔者自身的样本数量并不多,但也查考了之类的文献资料,一般从统计学的角度,分裂型人格占据了精神疾病患者的约50%-60%左右,所以不具有直接致因,但也是需要着重考量的重要因素。

何谓分裂型人格?大致的,该人格特质的性格层面具有如下特征:多疑、易幻想、内向、敏感、遇事易想入非非等。“分裂型”的最重要的特征是其多活在不具有实在性的幻想中,缺乏逻辑与证据去推测甚至揣测他人,好似其分裂出了一个虚幻的人格。这样的性情从心理角度来看,容易因为过度的使用头脑的思想功能,又因为思想意念基本不具有逻辑性(特征乃是思维具有较大的跳跃性,且容易在聊天和思想中切换主题),极易导致思想层面的混乱,发展成为轻度的神经衰弱,影响睡眠功能(创 1:5;创 2:21);从属灵角度看,因为落入无端的猜测与怀疑(撒上 18:7-8),导致心思层面给仇敌留有破口,使得灵性层面被攻击。(撒上 16:14)

为此,这样性情的人,在身体与灵魂的双重混乱下,若不即时介入,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发展为轻度的精神疾病症状,基本包括轻度抑郁症(非仅仅具有抑郁情绪,因笔者遇到错将抑郁情绪理解为抑郁症,这两者具有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轻度精神分裂(会无端怀疑不认识的人想伤害自己,坐公交车或在公共场合觉得所有人都在观察他或者轻看他)、轻度双相情感障碍(此类精神疾病与患者情感受伤害关联极大,表现为狂躁相与抑郁相的交替出现)、轻度强迫症(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或某些行为无法控制必须操作完成)等。所以我们在服侍具有该类性格特征的肢体时,需要有一些分析和把握,不能随意单一解释为鬼附、邪灵搅扰等。

还有一类人也容易发展为精神疾病,乃是具有完美主义或完美主义倾向的人(这与天父要求我们完全不同(太5:48))。该类人群有一个特征,无论是对己或是对人都要求事事完美,若不完美就常常放不下自己的要求,使得自己因为某些事物不符合自己的心意而纠结良久。从属灵上讲,会有强烈的律法主义倾向,并且对经文的理解也趋于律法化的理解。最终,也会因为思想的过度使用,影响睡眠,进一步导致轻度精神疾病的生发。

其他类别的性情人群,也是在服侍中需要考虑的(包括抑郁性人格等)。且实际的案例中,基本都是多重人格类型的重合或者交错,且因为人的罪性,有时候会趋于矛盾型的性格特征。这种纠结与矛盾的性情若是发生在圣徒身上,很大可能具有新我与旧我的属灵争战。所以,服侍之人在这点上是需要留意和分辨。

 

个人犯罪与精神疾病的关系探讨

自从罪进入了世界,神原本创造的次序被破坏(罗 5:12)。所以从广义来说,任何的疾病都是罪的结果,但这个罪是广泛意义上的。所以即使现在看似有正常原因的疾病(类似淋雨会感冒),也是因为罪入了世界才会如此(亚当和夏娃未犯罪之前,即使淋雨也不会感冒)。这种因为罪入了世界后,人类身体与灵魂的可侵入性是每一个人都存在的,除了我们童女怀孕未犯罪的主耶稣基督。

如此,我们继续探讨个体的罪与个体的病的关系。我们会发现一个很无奈的现象,就是如果两个人犯同样的罪,一位可以病的较重,但是另外一位仍然活得潇洒。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思想的现象,是神不公义吗?绝非如此,这里面具有神主权的作为。

接着,我们进入主题,一个人患精神疾病是否与个人犯罪具有直接关系?答案应该是否定的(因我们看到很多罪大恶极之人精神状态仍然为正常)。但笔者此节所需要探讨的是,我们如何去界定个体的罪在病患得精神疾病的事上具有多少的成分或影响,这于实际的服侍是需要的。

笔者需要引入圣经中良心的概念。良心,在中文和合本圣经中出现了28次。这28次中,原文编码G4893的是我们此处要探讨的。该词翻译为“良心”时,乃是指着道德自责和是非判断来说的。照着圣经所言,良心乃是上帝律法存在在人心之处,我们可以理解为其是人类灵魂的某个功用即可。

所有的人,都具有良心的功用,这是圣经的应许(罗 2:15)。当一个人犯罪时,良心就会开始行使责备的工作,但接下来人对良心责备的反应和处理会直接导致不同的生命状态。

有些人会选择顺服良心责备,然后行使悔改的行为(彼前 2:19)。这样的悔改行为在不信主的人身上都会有体现,但是无关乎个人的得救。第二,有些人会选择忽略良心的责备。这样的反应和行为会导致良心的功用在该人身上进一步的削弱。第三,有些人会故意抵挡良心甚至贿赂良心,使得良心的功用紊乱,以至于被热铁烙惯一般(提前 4:2;弗 4:19)。这类人群是圣经中的故意抵挡上帝之人(罗 1:32)。第四,有些人常被良心责备,但却无力悔改,所以长久的活在自责、自咎、不饶恕之中。第五,有人听闻了耶稣基督的福音,良心将无路之人引导基督的道路上,最终得以释放。

在这几种状况中,第四类的情况容易导致精神疾病的生发。具体的,其一可能是自身犯罪却又没有悔改,常被良心责备,自身也常常煎熬导致睡眠不足,思维功能使用过度,情感功能失常而导致精神疾病,容易引起精神疾病的罪比较常见的是婚前性行为、女性堕胎、淫乱、多种新纪元邪术(瑜伽、冥想、正念)等,而引起的精神疾病最多的是抑郁症,还有双相情感障碍、精神分裂等。其二可能是别人犯罪伤害到自己,自己因为无法饶恕,耿耿于怀,导致睡眠和思维功能失常,进而导致精神疾病的发生。这类罪多数与情感有关系,例如孤儿、小时候被虐待、父母离异的孩童、婚姻离异中的受害方、婚姻出轨中的受害方、家暴受害者、被朋友出卖者等等。这类人群的普遍特征就是自己付出真实情感却受到伤害,良心中不能忍受不公平的待遇。其三,是自身犯罪已经悔改但不得释放者,这类人群因为没有得着基督的赦免,所以虽然人已经饶恕了他,他自己仍然无法接纳自己,最后导致精神疾病的生发。这类人群是急需福音之人,若知道耶稣基督的救赎大功,和宽恕大爱,应能在基督里得释放。

上面如此的分类,并不具有权威性,但于牧养来说,是具有较为准确的方向性。所以,当我们遇见了一些有精神疾病史的弟兄姊妹,若读者恰恰又是对方的牧者,则笔者鼓励牧者首先要了解其疾病的来龙去脉,假若对方较为敞开,则是可以较为针对性的牧养的。

我们要了解,该节已经排除了鬼附的情况。因为鬼附与精神疾病的牧养具有很大不同。

 

神经受损与精神疾病的关系探讨

人的受造具有整体性与分别性(创 2:7)。其受造为一个整体的人,又具有不同的部分。照着圣经教导,人受造具有灵魂和身体两部分(我们此处暂不讨论人论中的三元人论与二元人论的问题),而这两部分是紧紧的联系在一起的。灵魂可以影响身体,身体也可以影响灵魂(箴 17:22;提前 5:23)。

在实际的精神疾病的案例中,有一类是比较特殊的。这类人群他并非是由于精神的状态引起的疾病,而是因为颅脑受损引起的脑功能异常,才引起的精神疾病。这类人群在服侍时,牧者有时甚至觉得对方与平日派若两人,性情大变;牧者有时亦会判断对方可能被鬼附。实际上,这类案例也需要小心的处理。

其一,虽然是身体受损引起的问题,但牧者仍然不能够排除当事人有隐藏的破口,使得仇敌在其身体功能失效或软弱时攻击他,所以宣告基督得胜的能力在当事人身上是必不可少的,不可单一的依靠现代医学解决问题;其二,是可能有仇敌搅扰,但也不可轻看其身体器官的修复之重要性,所以不可断然的将医学治疗手段弃绝,而是需要两者配搭进行服侍和更新。

这类案例因为可以找到明确的身体受损因素,所以定位起来是最为容易的一种情况。

 

苦难灾害与精神疾病的关系探讨

此节我们探讨的是人受苦与精神疾病的关系。笔者愿意分为人为导致的苦难与不可控的苦难来探讨苦难与精神疾病的关系。

不久之前,笔者所在的自闭症父母的群体中出现了一例令人伤心的事情,就是孩子从高楼不幸坠楼,送医院后医治无效宣告死亡。这是一种双重的打击,孩子是自闭症已经很苦了,又遭遇这样的事,孩子的母亲一下子完全懵了。幸运之处是在于母亲已经信主,她所在的教会的牧者即时的介入,需要将她从自责(因为没有看管好孩子)领回过来。并且以神的话语安慰之,才慢慢的有所好转。但是事情过去一段时间,如今该母亲仍然在接受主内背景的心理咨询与辅导,辅导的核心是在于要让她确认神对她的接纳和对她孩子的接纳,并且有一日会在天国相逢,这是基督徒的盼望。我想若该位母亲没有信主,这种痛苦将会是一生且绝望的,除了有意避之,实在无法去处理。该位母亲若没有即时介入,则会出现抑郁倾向,若再无介入,极有可能发展为抑郁症并行自杀之事。此事具有一定的人为因素,且与罪无关,是极有可能导致精神疾病的。

不可控的苦难,在圣经中最为著名的就是约伯记的约伯事件。约伯所受之苦完全是非他可控的,且苦难的程度是极大的。这对于约伯和他的妻子的挑战也是极大的。我们一般读约伯记较为关注的是约伯和他的朋友们,但基本把约伯的妻子放在了一边。但是我们读约伯记知道,后来约伯又有生育儿女,就知道约伯的妻子后来也被神领回了。为此,笔者这里所注重的是在这种非可控的苦难中,灵性较为软弱的肢体。

实际上,约伯妻子的挑战是在于“为什么”。并且当神的作为超越一般的神学认知的时候,灵性软弱的肢体总是想要一个答案,而不愿意将事件的主权完全交给神。这导致了这些肢体会进入不断的纠结、自责、埋怨神的恶性循环中,常常因为过度的使用头脑的思想功能而变得精神恍惚,又因为缺乏睡眠变得神经衰弱,这是量变的阶段,若持续下去就会演变为精神疾病。

还有一些的大面积的灾难,类似火灾、地震、战争等,都有极大的可能将人带进精神疾病中。所以,无论是人为苦难还是不可控的苦难,都极有可能将人带进精神疾病当中。

 

总结以上探讨所得出的初步建议

服侍有精神疾病史的肢体,一定需要有分辨的沟通才能服侍。该类人群是极易受到撒但攻击的人群,所以在沟通之时要警醒分辨话语中是否有仇敌埋下的谎言;又或者该类人群程度严重者,往往具有幻听、幻想、幻视等症状,当对方俨然非常一副严肃的态度和牧者说话时,牧者是需要有极强的圣经功底、圣灵所赐之分辨智慧、多方的祷告与因为知晓圣经懂得运用圣灵之宝剑剖开人的心思与意念。因牧者听到的极有可能仅仅是虚幻的东西,又是包裹着很多圣经的经文,这对牧者来说是极耗灵力精力的考验。

为此,笔者在此处有初步的步骤与建议,读者无需按部就班去操作,但需知悉其中如此操作的原则。这些步骤和建议规避了一些医院精神科的操作方式,因现代精神医学基本分实证科学与非实证科学两块,而非实证科学方面则是充满了撒但的座位,笔者亦会在后文中略有涉及。

首先,当牧者开始服侍有精神疾病史的肢体时,先要确认其是否处于发病状态。这个发病状态并非是一刀切的划分,而是具有渐进性的特征。牧者需知晓,当神所造之头脑工作正常时,对方的神态、语言、肢体、意识、思想都是趋于正常人的状态,则可判断对方为不发病状态,如此基本可以按照一般的肢体服侍,但言语之间是随着对方之前的病史有适当的调整,这需要牧者对服侍的对象有很深的了解,显出为父的心肠。

在了解的过程中,或者是本人,或者是其他人提供的信息,牧者需要去大致判断该肢体的发病原因包含了哪些因素,若信息量够大时则建议有一个权重的排序,如此服侍起来会非常有思路、条理与方向。

当牧者遇到对方思路跳跃较大、意识模糊欠缺逻辑性、语言糊涂、神态木讷或者兴奋、肢体抽动等现象时,则很有可能是遇到对方发病状态。是否发病,对于牧者的服侍会有比较大的区别。

再者,当确认了肢体的状态时,若肢体处于发病状态,牧者再为其祷告,宣告基督的得胜后,需建议其入院治疗,但需要告知对方或者其家人(监护人),医院中凡是不符合圣经教训的项目都不宜参与(包括瑜伽、冥想等,因医院使用这些是因为对病人有效果,但对基督徒有灵性的玷污或损伤,这是现在精神病院充满撒但座位的表现)。在肢体入院期间,若不住院则是最好,若住院则尽量保持每周探视一次,目的乃是需要明确其状态和解决他一些思想层面的困惑,并且需要为其祷告求主除去恶者一切的搅扰攻击。若医院不准探视,则需要另行考虑处理;若肢体不处于发病状态,笔者建议牧者根据其生病的原因,对症下药,且操作需要谨慎小心,目的还是要将肢体带到主的赦免和恩典中,若服侍中显明一些罪,则需服侍其认罪悔改。

最后,在服侍之中,会出现很多意料不到之事,我们自身需要仰望神恩手的扶持,亦是需要求主赐下权柄与能力与仇敌争战。笔者下文将简要的叙述经常会遇到的问题,这些问题在服侍一般未有精神疾病史的肢体也会遇到,但是对于有病史的肢体则更具挑战性。

 

对仇敌控告的抵挡与操作建议

完美主义者背景的精神病患肢体是极易受到仇敌控告的,笔者在今暑期所服侍的案例就是如此。被服侍的肢体本身从小就具有完美主义倾向,做作业写数字一定要写到和例子一样才行,甚至本子都常常擦破;对自己具有很高的要求,当达不到自己所预设的目标时,往往对自己采取否定态度;对别人也具有很高的要求;又因为此,对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极为注重,所以也因为这个核心原因从高中缀学;并且在家中又从网络接触各类新纪元通灵交鬼信息且有尝试操作,如此生活极其黑暗,并且被医院确诊为精神分裂症与强迫症。在多次的拒绝福音后,神亲自动工在其生命中,接受了福音,极其喜乐,于是开始在主里有追求,也开始因为教会的服侍和自身被神话语更新,饱尝了神的恩典。

此次发病起因于其错误领会了圣经的话语,并且其中某一些话语具有仇敌的欺骗与控告性质,然后自己将药物断绝,大约在三四个月后具有明显的发病特征。并且那时其告知笔者“耶稣不要她了”,“神已经审判她了”,“刀剑会不离开她的家”等等完全违背圣经整体原则的领受,她为何会有如此的领受呢?原因就在于她曾经答应神永远不吃药了(其实神并未答应她,这是笔者经过多次与其交通,祷告,分析其耳中与意念中经文的来龙去脉得出的结论),即使再次发病也不吃了,疯了也不吃了。而那时,笔者观察其状态不对,要求其服用能够帮助睡眠的药物,其服用后就有这种基于逻辑推理的控告,这其实是撒但的逻辑,而逻辑的起点是审判向怜悯夸胜,但是我们知晓圣经整体的见证是怜悯向审判夸胜。如此,因为对于圣经整体无法把握,原则性问题上认知有破口,加上其自身性格层面的缺陷,被仇敌攻击的体无完肤。但是,耶稣基督是全然得胜的,当时笔者长久跪于主前,望主能够亲自纠正错误的观念,撒但才能无法攻击她,后经过多次服侍,也因为药物开始起作用,精神状态趋于平稳,思维渐渐安息而非跳跃,才渐渐更新这个错误的观念,如此很多问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时至今日,有时仍然有攻击)。

这是一个被仇敌控告的经典案例,且很多控告仇敌是使用圣经审判性的经文来进行的,这里我们服侍之人要知晓,并非是对方耳中或意念中的圣经就一定是从神来的,撒但无论是诱惑夏娃还是试探耶稣都是使用了神的话语,但是都是具有添油加醋的使用神的话语,或者是断章取义的使用神的话语,目的乃是攻击圣徒,击倒圣徒。

对于服侍一般的肢体,只需告知其一定要诚实认罪,宣告基督的得胜,仇敌就自然退去(这是需信心承受的灵界争战原则)。但有精神病史的肢体,他脑中是常有乱七八糟的声音、意念,这些东西的处理是需要神的话语(心意更新变化)、长久的祷告(灵里更新争战)、药物的辅助(身体更新恢复)才能慢慢被更新的。且笔者亦发现一种现象,完美主义者倾向的圣徒常常将不是罪的事当成是罪,极易接受仇敌的控告,将明明不是自己的罪都揽到自己的头上,导致自身有可能沉溺于认“认不完的罪”中,其实这是撒但的一个扣帽子的诡计,我们服侍之人需要有属灵的洞察力去识破。

 

对思想意念的更新与操作建议

我们从林后 7:1节圣经知道,成圣是全人的成圣,而成圣的核心乃是在于心意更新而变化(罗 12:2)。但也恰恰是在心思意念的层面,是精神病患被搅扰攻击的重心。为此,笔者愿意在此节多有着墨。

首先,我们要明白撒但攻击人的核心是在于攻击人的心思意念。我们的始祖犯罪堕落失败,原因就在于他们接受了仇敌在他们思想层面撒下的稗子,并且去操作执行。心思意念的战场是属灵争战的中心,在传统的华人教会中一般将此称呼为“魂”。但笔者更愿意使用整本圣经的“心思意念”的概念,旨在强调头脑理性中关于各类观念的重要性,而暂时不讨论精神病患的情感问题。夏娃的失败是在于其接受撒但对神的主权、智慧和爱的质疑,这些实际乃是观念的问题。同样的,耶稣在旷野得胜撒但,也是在思想意念层面的得胜(因耶稣坚定的信靠神的话语,且对神的话语的领受是不偏不倚的)。所以,心思意念的更新乃是基督徒成圣道路中的核心内容,因为只有心思意念被更新,心里存的是神喜悦的意念时,出来的才是神喜悦的行为,圣经更有应许说:察验何为 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然后,虽然有精神疾病史的肢体从患病的角度来说比较特殊,但是其成圣之路与其他圣徒是无异的,只是他们面对的挑战会更大,原因在于因为精神疾病将一些头脑功能损伤,导致他们在心思意念层面更容易有破口被仇敌攻击。笔者曾经遇到一位姊妹,其有长期的维持量的服药。一日其问笔者一个问题:提后 3:16中的圣经是指的旧约圣经吧,那新约是神默示的吗?这是一个较常见的圣经论中问题,我们一般的理解乃是经文的字义是指旧约圣经,但是从神的启示的整全性和超越性来看,该节经文的灵意是指整本新旧约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对于一般的弟兄姊妹,这样的解答是够的,在加上新约中自身见证默示性的经文。但对于该群体的肢体就比较难,其会纠结在字义或者一些狭隘的范畴中,无法有比较好的超越和突破。但从属灵角度来看,其实在是被仇敌攻击,而攻击的核心是在于让其怀疑新约圣经的权威性。这类的攻击就是心思意念层面的攻击,而牧养之中更多的乃是祷告、引导、释经等,实际上这个问题可能会困扰该位肢体很久很久。据她自己所表达的,其会长久的思想一些问题,最后到不能自控的地步。牧者们应该明白,当某一类的思想、感觉、行为不能自控的时候,极有可能有恶者的介入、影响、搅扰和操控。而那时,牧养之人可能会觉得无法使力,不知如何扶持和帮助。

对于这样不受控的思想的问题,笔者建议牧养之人需明确几个点:灵性问题、思想观念问题、大脑功能问题。对于明确是精神病患的肢体,当宣告基督的得胜后,切入点应该是在大脑功能层面(搅扰与过度使用大脑导致思维功能异常),需告知其服用与病况相对应的精神科药物;牧养的重心乃是在于告知其这样的思维运作不是从神而来,需要从心思意念层面抵挡并宣告基督的得胜,当有些许过度思维的使用时,就需要立刻停止(需自身操练);而教会的扶持与牧者的陪伴与代祷则是度过此段幽谷的微弱光芒。但笔者所经历写来的情况来看,这类的服侍真的需要很久很久,极为熬炼牧者的为父心肠(其中上帝的恩典会不稀少的临到)。

再者,服侍中会遇到病患肢体讲述其头脑之中全是不可控的犯罪的思想,对于此特别现象,牧者需要仔细的甄别。有一个案例中,当事者告知笔者其无法控制脑中思想,又这些思想都是犯罪的思想,所以极为痛苦,又牧者彼时的牧养是鼓励其认罪,所以实际上当事者落入了仇敌的圈套,连同牧者也一并被骗了。实际上,这类思想乃是仇敌对她的控告攻击,又欺负她头脑功能失常无法自控。所以当药物渐渐服用下去后,这类不可控的思想才慢慢越来越少。当时笔者对她有一些原则性的告知:若思想不可控,在你现在的状态中不可进入认罪步骤,而是要奉主耶稣基督得胜的名将意念清理出去(对于意念需暂停剖析)。的确,该类操作具有一些共性,所以若读者遇到该类情况请小心甄别操作。

笔者绝没有鼓励不要认罪,笔者乃是根据当时判断,才做出如此的决定。并且,那时笔者告知当事者,切勿在这个状态中去挖掘心思意念之动机,你若挖掘,实际乃是上了仇敌的当,因为那本不是你的。这样的操作,更是为了保护其脆弱的大脑功能,帮助其大脑功能的恢复。因为只有大脑功能恢复了,才能进入圣经辅导牧养的步骤。

 

对自我困扰的解决与操作建议

在服侍这些弟兄姊妹的时候,有一个特别需要关注的点:自我困扰。这种自我困扰往往与当事人的属灵经历、感受感觉、情绪感动等等相关。他们会过度的注重于曾经在主里的经历、读经的感受、经历属灵之事的感觉。

这会导致一种现象:当事人认为自己因为某些感受或感觉可以很刚强,又会因为某些领受或感受变为极为软弱,使得牧者在服侍他们时较为被动。为此,牧者若遇到此种情况(这类情况常在一些曾经有火热追求和属灵经历的案例上)则在对对方使用圣经做辅导前,必须将此类情况有所解决才能开始正式的辅导。

就笔者自身服侍的经历而言,完全解决这种从感受、感觉、经历而来的自我困扰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可以将这类感受带来的属灵的波动程度降低,以使牧者在使用正意分解真理的道牧养对方时,道自身能够来医治这块的伤口。

具体的,当牧养对方时,对方表达类似的话语:“我最近读经有很大的感动”、“我最近读经一点味道都没有”、“神感动我痛哭流泪悔改”、“今天心理特别忧伤,感觉神不要我了,我太败坏了”等等时,牧者需要有进一步的询问及分辨。若对方表达说读经有感动,牧者必须追问到底是读了哪段经文,有哪些地方感动到了对方;若对方能够讲出且符合圣经真理的教导,则接受这类的话语,并且为其感恩;但若对方无法实际的表达出具体的经文和感动的内容(这类情况在这些肢体身上普遍存在),牧者则需要引导对方到主的话语上,并且强调经文的字意,这是归正其情感功能的较为重要的步骤。若牧者听到对方表达忧伤,被离弃的感受时,牧者也需要问其具体的情况,然后做相对应的牧养。往往的,这类忧伤的情绪和仇敌的攻击和身体的受损具有关系,我们牧养之时仍然采用圣经辅导的方式,将其引向上帝接纳罪人爱罪人的经文。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对方感受到被神离弃,很可能是因为其因为注重感受而被仇敌攻击,而非因为实际犯罪被神责备。

我们在灵恩系统背景的教会中也会看到这种现象,实际上灵恩背景的很多弟兄姊妹就是有些许神经质的特征,只是尚未上升到器质性病变的地步(我们也看到有少数基督徒有精神疾病特征也多有注重感受感觉的特点,所以实际上这是人很软弱的一块地方,要常求基督用圣爱来圣化)。这类的变化乃是因为其注重感受而来,但实际上很多感受都是来自于仇敌和自身老我,来自神自己的并不多。

所以,让对方注重上帝话语的真实,笃定于上帝话语的权能,才是将其带离感受感觉的正道。也是对这些肢体操作圣经辅导的重要原则。

 

对身体受损的恢复与操作建议

身体受损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因为外力导致脑器官器质性受损;还有一种是因为精神疾病不断严重导致脑器官器质性受损。这两者可能会引起相同的外在行为,但笔者此处还是需要分开来讨论具体的操作方式。

首先,对于因为精神疾病严重后引起的脑器官器质性病变,是可以通过颅脑磁共振等医学检测手段检测出来的。这类损伤非常类似吸食冰毒者对脑器的损伤,这种损伤一般从医学角度是不可逆的。为此,无论因为何种原因导致了精神疾病的生发,又因为精神疾病不断的严重导致了脑器受损,这类受损基本是需要终身服药以使脑功能和中枢神经系统正常运转。我们在服侍这类又脑器与中枢神经受损的弟兄姊妹时,切记不可随意让其停止服用药物,若没有非常确定的神的医治带领,则需要尊重上帝在普遍恩典中的运行准则(医药)。有一些因为罪引起的精神疾病,在罪的赦免之后,辅导之人有时会误解上帝会医治对方,让其完全康复。但实际上,我们发现一个现象是,除开个别案例,更多的是上帝更广阔的运行其灵性医治的准则,让当事人带着受损的脑器与中枢神经系统继续跟随,这类跟随非常类似保罗身上的一根刺(但我们还是持开放性,相信上帝在某个阶段作医治的工作,却也做好一生在此状态的准备。)。

再者,因为脑器外伤导致的精神疾病现象更多是功能性而非心理性的(但不排除一些隐藏性质的攻击),这样的人群的服侍则较少的驱鬼祷告,而是较多的医学手段与祷告寻求器官损伤的医治。我们在案例中也会看到一些因为脑器损伤引起的病人性格、认知、语言、思想的改变,大脑是极为奥秘的器官,还有太多的东西是人类根本不清楚的,我们需要更多仰望神自己的医治,在人类渺小的医学手段没有办法之后,我们仍然要趁着对方头脑清醒的时刻,给予适当的圣经辅导。

此节,笔者需要强调的是:切勿随意鼓励甚至胁迫对方断药。因为实际上,若药物能够让对方头脑更加清晰,则是于对方有属灵益处的,与对付生命来说更是有祝福。否则头脑糊里糊涂,精神状态不稳定,根本无法进入圣经辅导的步骤,更无法操作关乎成圣的很多教导。因为圣经辅导才是在服侍这类人群时,最为关键和核心的步骤。

 

对虚幻之事的分辨与操作建议

何谓虚幻之事?笔者此处特指该群体中常见的幻视、幻听、幻觉。其实,就笔者自身信主这十几年所观察与经历的,在华人基督徒群体中对异象、耳中声音、灵觉等极为有兴趣,这导致了很多之类的现象并不是神而来的,而是仇敌或者自身产生的。笔者绝无贬低神给的异象和话语之意,因为笔者自身是持恩赐非终止论的。笔者这里讲的是非从神而来的这些现象。

为了给自身或者家族中没有精神疾病情况肢体能够较为感性的了解这类现象。笔者这里摘录了一个关于冰毒吸食者幻觉、环视、幻听的情况:

大多数人无法理解冰毒成瘾者的幻觉、幻听,其实普通人都有过幻想的过程,比如白日做梦,通常发生在受挫、某种欲望无法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发生。这种幻想与幻觉有一定的类似性,但却不完全相同。因为冰毒成瘾患者的大脑长期受到冰毒的侵蚀,功能异于普通人,在兴奋剂作用,他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分清楚这种幻觉、幻听与实际的差别。所以吸食冰毒后的幻觉幻听显得很真实。

从戒毒治疗临床看来,吸食冰毒后产的幻觉常与自身环境相联系,如文化水平低看到神仙鬼怪家庭矛盾多者怀疑伴侣出轨;缺乏安全感者有被害幻想。而幻听则表现为重复性的声音,如开门声、他人的指责、滴水声等等。

请仔细阅读上面的这段文字,这是出于戒毒所在给吸食冰毒者临床解毒所作的总结。读者若仔细阅读过本篇之前各节的内容,会发现其表现形式是多么的相似。实际上,精神病患更多的也是因为脑功能异常,常有这类幻视、幻听、幻觉。对于基督徒病患而言,这个挑战更大(实际上情况常常更为复杂,因为有灵界的权势)。

首先,幻视与圣经所言的异象极为类似,我们圣经中熟悉的异常场景有以赛亚被呼召的场景、西门彼得被告知吃不洁之物的场景、以西结先知所看到的非常详细的圣殿场景等等。所以当该类群体的基督徒看到这类场景后,实则很难根据场景来分辨是异象还是幻视。再者,对于追求上帝直接在耳中直接说话的该类基督徒,幻听与实际上帝对人的提醒又很难分清楚。最后,对于追求信仰经历感觉的该类基督徒(类似发麻、触电感受、灵魂出窍漂浮等),幻觉与实际上帝给人的灵觉与提醒又难分清楚。

笔者愿意给几点关键性的建议:第一,一定对脑功能异常,且确定是精神病患的肢体,要强调服药的重要性,因为脑功能正常后,该类的现象即可消失;第二,一定要鼓励该类肢体多读圣经,且必须在教会的遮盖下读经(避免对圣经的理解偏差,导致被仇敌攻击),这样当事人自己就可以分辨很多虚幻之事根本不是从神而来。最后,适当教导当事人自己学会争战,特别是有些幻象、幻觉、幻听明显涉及罪恶的,则要宣告基督得胜之名,命令仇敌退去。笔者这里为何说要适当呢?因为这样的人群在未恢复脑器功用时,是极为软弱和混乱的,所以基本无自身争战的能力,这点建议基本适用于在恢复的末期。

 

教会牧养对服侍该群体的重要性

随着教会不断的发展,也随着社会压力的增大与罪恶的泛滥,这类人群在教会中出现的越来越多了。教会在服侍这类群体的时,重要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 权柄。这里的权柄主要指上帝赐给教会胜过阴间之门的权柄。综上各节所述,读者可以发现仇敌在这些肢体身上时常有搅扰攻击,所以服侍的时候就会特别特别的累。为此,教会参与的争战的祷告是绝对的必须。当然,若是在祷告之前,在对方头脑理性功用正常的情况下,给与适当的圣经辅导则效果更加(特别是神用经文光照认罪)。
  • 圣经辅导。一般的,当灵界的权势离开被服侍者后,随着药物的服用,被服侍者的头脑功用开始趋于正常。那么是教会对其开始圣经辅导的好机会。具体的辅导方式因人而异,可以是以教会查经进行(整体的查经针对性不强,所以建议小组查经)、亦可以教会牧者上门给与目标明确的基于圣经的辅导、亦可由被服侍者较为信任且具有牧养能力的肢体进行。在进行圣经辅导之时,牧者需要逃避心理学背景的嘘寒问暖,而是要显出敬虔真理的知识,并基督里真实的爱心。执行圣经辅导之人,需要有较为深厚的圣经功底,较为敏锐的属灵分辨能力,更需要有为父的心肠。
  • 爱心关怀。此处谈及的,乃是定期的探访与来自圣灵提醒的不定期探访。其实,有精神疾病史的肢体是需要长久的安慰关怀的。一者乃是使其情感有安慰;二者乃是帮助牧者了解其近况,若有什么苗头就可以未雨绸缪来处理。这种定期的探访,并非为了让其依赖牧者或教会,而是在探访之中逐渐建立起其对神的依靠和纯正话语的规模,以使其学会自己来争战与更新。

 

附注

人格类型的相对性

笔者此篇中谈及的人格类型,是对一个人的位格在性情层面的初略定位。世俗心理学上谈及的人格类型会偏于较为绝对的地步,甚至上升到宿命论的地步,是属于仇敌来的。笔者使用该概念是为了较为简明扼要的囊括一类具有类似相同特征的人群,但并非是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且人的性情具有不稳定的因素。为此,读者不需要对“人格类型”有更多深入的了解。

 

药物介入的探讨与定位

笔者在文中鼓励明确头脑功用有受损的精神病患服用药物,并非说失去对上帝的信靠之心。因为当我们明确圣经最终对基督徒的要求是不断的成圣,我们所需要思考的是服药是否有利于当事人在成圣的路上长进。显然的,当我们排除了鬼附这种情况,若服用药物能够让当事人头脑更加清晰,思维更加清楚,精神状态更加稳定,这于当事人来说是进入圣经辅导的必要前提,自然是有属灵的祝福。基于这类情况,则须要求当事人服药。

在是否要戒除精神科药物的事上,笔者这里也愿意略有谈及。核心点在于药物的功用。若有些药物靠调整人体某些物质的分泌来逆向调节人的情绪,这类药物我们基督徒一定要小心,类似百忧解,因我们相信真实的喜乐不是药物而来而是神而来。特别针对因为犯罪而生发抑郁症的肢体,则更不可服用这些调节情绪的药物,而是要选择悔改认罪来寻求释放。但若药物的功用乃是调节睡眠、使头脑安静,类似思瑞康、奋乃静、氯硝西泮等,则需要鼓励服用,因为这些药物少有逆向调节情绪的功用,却有非常明确的器官功能恢复的功用。

本身在医学层面,就有戒除药物的步骤,一般策略乃是逐量递减,然后酌情调整。一般的,若是轻度的症状,都可以将药物戒除。但若是较重的情况,或是发病多次的情况,一般则要求服用维持量要离开世界为止。笔者建议,若当事人操作戒除药物,首先要祷告恩主是否有上帝带领(需有多方印证),第二则是需要咨询专业医生寻求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