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割礼仅仅是仪文吗?

当神与亚伯拉罕立约的时候,设立割礼作为立约的记号,这个割礼就是现在的割包皮,并且就主耶稣和初期教会给我们的见证,犹太人是非常注重割礼的仪文的。

[利 26:41] 我所以行事与他们反对,把他们带到仇敌之地。那时,他们未受割礼的心若谦卑了…

我们需要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认知:犹太人、以色列人、犹大人其实在圣经中的含义是不一样的。以色列人是上帝与立约之民的称呼;犹太人是两约时期及之后希腊罗马对以色列人的蔑称;犹大人是十二支派的一个支派的称呼。犹太人与犹大人的关系,我们这里不查考。所以旧约没有出现过犹太人,新约以色列人和犹太人会同时出现,新约没有出现过犹大人。

为何要谈及这个概念性的问题呢?因为割礼的设立本身就带来了一个民族,就是亚伯拉罕诸族,诸族之中拣选以撒为约的承受者,接着是拣选雅各为约的承受者,这都是上帝的主权。但亚伯拉罕的整个族裔都在这个亚伯拉罕约内。所以割礼,不仅仅是以色列人的割礼,更是整个亚伯拉罕后裔的割礼。以实玛利、以扫都为亚伯拉罕割礼的直接承受者,只是他们不承受亚伯拉罕约内对应许之子的应许。如同诺亚之约的对象为诺亚的所有的后裔,就是现在所有的人类,神应许彩虹挂在天上,所有的人都承受彩虹之约的应许,就是不再用洪水毁灭这个世界。但我们知道,所有的约,都最终指向一个约:弥赛亚之约,也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所立的约(新约)。

那么彩虹、亚当之约(善恶树),割礼等等这些约的记号,在旧约圣经中必然有着其灵意,甚至经文本身已然有说明,只是犹太教的人故意谬解了。当保罗见证说:心蒙脂油,故意不认识神的时候。我们知道了“割礼”,作为亚伯拉罕之约的记号,其本身一定在旧约圣经说明了灵意。因为我们知道,初期教会所查考的圣经刚开始只有旧约圣经,却能够大量的读出弥赛亚之约的各类应许,直到这些圣灵引导的领受,被圣灵启示感动以让使徒和其弟子能够记录成为新约圣经。

当我们读到利未记26:41节 的时候,圣经已经明文告知了割礼的核心在于心受割礼,并非仅仅是一个割包皮的仪文的时候,我们知道神并没有在旧约隐藏一些非常重要的内容。后来,耶利米和以西结也都谈及“耳朵未受割礼”这件事情,我们实际的体会耶稣基督引用旧约所见证的“听是听见却不明白”和保罗所预言见证的“耳朵发痒”的末世实际。

我们也知道,达秘以来后,时代论的解经在中国教会乃是世界上各地方教会都有着非常广泛的基础,时代论的根基就是以“约”为基础的,以不同的约来指代不同的时代,但其实我们查考圣经知道,神在每个约里面,最终的指向都是那将要来的弥赛亚:耶稣基督

所以回到我们题目的本身,割礼在旧约仅仅是仪文吗?不是。只是犹太教的人因为私欲蒙蔽了眼镜,把白纸黑字的经文当作没有看到罢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