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瑟纽

公元 360 年阿瑟纽( Arsenius )生于罗马。他受过良好的教育,曾任职上议院,皇帝狄奥多西一世(Emperor Theodosius I )委任他为皇太子阿卡迪乌(Arcadius )与霍诺里乌( Honorius )之私塾导师。他在公元 398 年毅然离开皇宫,秘密启航至亚历山大城,从那里又到瑟格提斯,拜师在阿爸矮子约翰( Abba John the Dwarf )门下,后隐居在瑟格提斯的彼特拉(Petra )。他似乎只有三个门徒,即亚历山大( Alexander )、卓依鲁( Zoilus )与但以理( Daniel )。他以严肃与坚守静默著称,这些加上他的学识,在科普特修士群中令人谈而生畏。公元 434 年瑟格提斯第二次被摧毁后,他就移居到特罗尔(Troe )山上,于公元 449 年逝世。

 

  1. 阿爸阿瑟纽仍在皇宫任职时,他向上帝祷告说:“主啊,领我到救恩之路。”有声音对他说:“阿瑟纽,远离人群,就能得救。”
  1. 他离开皇宫去过隐居生活后,又向上帝做同样的祷告;这次又听到有声音对他说:“阿瑟纽,避世、静默、常常祷告,这些就是你避开罪的根源。“
  1. 有二次,当阿爸阿瑟纽正在斗室里静坐时,有魔鬼来骚扰他。他的门徒回来时,站在室外,听到他向上帝祷告说:“上帝啊,不要离弃我。我在您面前也没做过好事,可是求你按照你自己的美善,让我重新开始行善吧!”
  1. 有人给与他这样的评语:正如在皇宫里没有人的穿着能比他的更华丽,在教会中也没有人的穿着能比他的更粗劣。
  2. 有人问蒙福的阿瑟纽:“您说这是什么道理:我们受过整全的教育,拥有广博的知识,仍是一无所长;而这些埃及的农民却拥有这么多美德?”阿爸阿瑟纽对他说:“我们从世俗的教育中的确得不到什么,可这些埃及的农民却靠着辛劳获得了许多美德。”
  1. 有一天,阿爸阿瑟纽向一位埃及的老修士询问关于自己思想的对错。有人知道了来问他说:“阿爸阿瑟纽,像您这样博学的人,受过上好的拉丁语和希腊语教育,又为何向这个农夫求问呢?”他回答说:“我的确学过拉丁语和希腊语,可我对这位农夫话境中最基本的知识都还不懂呢!”
  1. 有一天,尊贵的大主教提阿菲罗(Archbishop Theophilus )来找阿爸阿瑟纽,还有一位官员随从。他询问老先生,希望能从他那儿得到训词。老先生沉默片刻后回答他:“您是否能按照我吩咐的去做?”他们应承了他,于是他说:“你若听到阿瑟纽在什么地方,千万不要去那儿。”
  1. 另一次,大主教打算要拜访他,于是派了人去打听老先生是否愿意接待他。阿瑟纽对那人说:“你若来,我必定接待你;可我若接待你,我就必须接待每一个到访的人,因此我只好不住在这里了。”大主教听见了说:“如果我的到访反而把他赶走,那我宁愿从此不去。”
  2. 一位弟兄来询问阿爸阿瑟纽,希望能得到他的训词。老先生对他说:“努力使你内心的活动能符合上帝的意旨,这样你就能胜过外在的情欲。”
  1. 他也这样说:“我们若寻求上帝,他必向我们显现;我们若靠近他,他必靠近我们。“
  2. 有人对阿爸阿瑟纽说:“我的思绪常骚扰我,指控我说:你既不能禁食,也不会做事;只好去探望病人吧,因为这也算是付出爱心。”但是老先生知晓这是魔鬼在作祟,于是对他说:“你去,尽管吃喝、睡觉,不要做任何事,就是不要离开你的斗室。”因为他知道只有在斗室中坚守,才能让修士走正路。
  1. 阿爸阿瑟纽曾说,凡旅行在外的修士,最好不要惹上任何事,这样能保住心中的安宁。
  1. 阿爸马可( Abba Mark )问阿爸阿瑟纽:“您为何避开不见我们?”老先生对他说:“上帝知道我是爱你们的,可我不能既要与上帝相处,又要与人生活。千千万万的天使虽然众多,却只有一个心志,可人们却有很多心术。所以我不想离开上帝,去与人们在一起。”
  1. 阿爸但以理(Abba Daniel )曾提到阿爸阿瑟纽,说他常常彻夜不眠,到了凌晨难免昏昏欲睡,就指斥睡眠说:“来吧,你这恶仆。”于是就坐下,只小睡片刻就再次清醒过来了。
  1. 阿爸阿瑟纽曾说,对于一个好斗士来说,一个小时的睡眠已经足够了。
  2. 老先生也曾述说这样的事:一天,有人在瑟格提斯分享一些无花果干。因为不很值钱,他们不愿意冒犯阿爸阿瑟纽,所以没有人带去给他。老先生听到之后,很不以为然,就不愿意去参加他们的祷告崇拜1,说:“你们不愿意让我与你们分享从上帝而来的福分,我知道我不配领受这些,可你们无形中把我逐出团契了。”他们听到后,就从老先生的谦卑学到功课。于是牧师2就把那些又干又小的无花果带给他,高高兴兴地请他回来参加祷告崇拜。
  3. 阿爸但以理曾这样说:“他跟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我们每年只带一篮面包给他,而我们第二年再去的时候,我们还能吃到上一年的面包。”
  1. 据说这位阿爸阿瑟纽,他为自己的棕榈叶每年只换一次水,其他时间只添一些水。一位老人家责问他说:“这些棕榈叶已经发臭了,你为何不为它们换水呢?”他回答说:“为了抵偿我在人世间享用奢侈的香水与香料,我必须忍受这种臭味。”
  1. 阿爸但以理常说,阿爸阿瑟纽一知道各种水果成熟了,就盼咐说:“给我拿一些来。”他每种都品尝一点儿,仅此一次,为此感谢上帝。
  2. 有一次,阿爸阿瑟纽在瑟格提斯病倒了,他竟连一小片裹布都没有,他又没钱去买,只好接受别人慈善的施予,他却说:“主啊,我感谢你,因为你看我配得接受这样的施舍。”
  1. 相传他的斗室在三十二英里之外,他也甚少离开,是让其他人为他办差。当瑟格提斯遭毁后,他挥泪离去,说:“世人失了罗马,修士们却失了瑟格提斯。”3
  2. 阿爸马可来问阿爸阿瑟纽说:“斗室内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不是更好吗?我知道一位弟兄在屋里种了一些蔬菜,他全都拔掉了。”阿爸阿瑟纽回答说:“不错,这是好事,可要按照各人的能力去做。因为他若没有能力这样行,很快就会重新栽植了。”
  1. 阿爸阿瑟纽的弟子阿爸但以理述说这事:“有一天我在阿爸亚历山大(Abba Alexander )身边,看到他甚是忧伤。他躺着,失落地凝视着天空。恰逢蒙福的阿瑟纽也来跟他说话,见到他还在躺着。交谈间,对他说:‘那个在俗的人是谁呢?’4阿爸亚历山大回答说:‘您在哪里见着他呢?’他说:‘就是在我下山,往这个洞口的方向望去时,见到有人直挺挺地躺卧在地,双目仰视着天空。’于是,阿爸亚历山大悔改说:‘原谅我,那个人就是我,被忧伤压倒了。’老先生对他说:‘原来是你呀!好吧,我还以为是哪一个在俗的人昵,才这样问你。’”
  1. 另有一次,阿爸阿瑟纽对阿爸亚历山大说:“你割了棕榈叶后,来跟我用饭,但是,如果来了客人,你就与他们用饭吧。”阿爸亚历山大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工作,吃饭时间到了,仍没有把棕榈叶割好,可因为不愿违背了老先生的指示,因此继续工作直到完工为止。阿爸阿瑟纽见他迟迟未来,就自个儿吃了,估计他可能有来客。当阿爸亚历山大完工后回来,老先生问他说:“你是不是来了客人了?”他回答说:“没有呀!”“那你为何不来呢?”对方说:“您吩咐我割完了棕榈叶后才来,我就照着您的吩咐去做,我不早来是因为还没做完呢。”老先生为他一丝不苟的态度感到惊喜,对他说:“赶紧吃饭吧,好能安心去祷告崇拜,也喝一些水吧,免得体力支持不住了。”
  1. 一天,阿爸阿瑟纽来到一个地方,那里有芦苇在风中摇曳。老先生问弟兄们说:“你们听到什么东西在摇动吗?”他们说:“一些芦苇草。”老先生对他们说:“一个人在过安静的祷告生活时,一只小麻雀的叫声,便使其内心原有的平静不再。现在连芦苇草在摇曳你们都能听见,这就更糟了。”
  1. 阿爸但以理复述,有几个弟兄建议到提班(Thebaid )去找亚麻5,说:“让我们顺道去探望阿爸阿瑟纽。”阿爸亚历山大来向老先生说:“有几个从亚历山大城来的弟兄想来探望你。“老先生回答说:“你去问他们为何要来。”他询问后得知他们是为着去提班地找亚麻而来,就回来报告这消息;老先生说:“他们不是为我而来,而是为了干活的缘故,那么就不用见阿瑟纽的面了。让他们休息后,就打发他们平安地回去吧,告诉他们,老先生不接待他们了。”
  1. 一位弟兄来到瑟格提斯阿爸阿瑟纽的斗室前。他在外头等候时,见到老先生全身像一团火(这弟兄配得见到这奇观)。他于是敲门,老先生出来时,见到弟兄满面惊奇,问他说:“你敲了很久吗?你见着了什么没有?”他回答说:“都没有。”于是就与他谈起来,后来打发他走了。
  1. 阿爸阿瑟纽住在卡诺布( Canopus )时,有一位议员级的贞女从罗马来见他,她既富有,又很敬畏上帝。提阿菲罗主教(Bishop Theophilus )前来迎接她,她就请他说服老先生接待她。于是主教就去问,说:“有一位议员级的贵人从罗马来的,希望能见你。”可老先生不愿意接见她。当主教告诉那位少女时,她就吩咐备骑,说:“我靠着上帝,必能见到他,因为我要见的不是一般的人(这样的人城里多得是),而是一位先知。”因着上帝的安排,当她来到老先生斗室前的时候,老先生也刚好在外头。她一见到他,就俯伏在他脚前。他反而气急了,忙把她扶起,睨视她说:“你真要看到我的面孔,那就看吧!”她羞愧万分,不敢看他。于是老先生对他说:“你没听说我如何过生活吗?这种生活需要受尊重。你竟斗胆前来。你是否忘了自己是妇女的身份,不能随意走动?或者,你只想在罗马众妇女面前夸口说,我见过了阿瑟纽?到时海路大开,妇女们就会穿梭不绝地来找我了。”她说:“若能让上帝喜悦,我就不让任何人来这里打扰你了,可我求你为我祷告,常常记念我。”但
    是他回答说:“我祷告上帝把你从我的记忆中除去!”她昕了这话实在受不了,毅然转身离去。回到城中,她因为忧伤,发烧病倒了:她的病情传到提阿菲罗主教那里,他来探望她,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对他说:“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去那儿!我只祈求老先生记念我罢了,可他却说:我祷告上帝把你从我的记忆中除去!我现在心中忧伤,快死了。”主教对她说:“你难道忘了自己是妇人身份,忘了敌人(魔鬼)经常透过女人来与圣徒争战吗?这就是老先生的意思;可为着你的心灵,他会不间断地为你祷告的。”听了这话,少女的精神得到医治,就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1. 阿爸大卫(Abba David )述说关于阿爸阿瑟纽的一件事。一日来了一位官员,将一份遗嘱交给他,是他一位议员的家属留下的一笔极大的遗产。阿瑟纽接过来,想要撕毁。那位官员急忙伏在他脚前说:“求你千万不要撕毁它,否则我会被斩首的。”阿爸问瑟纽对他说:“在那位议员未死之前,我己经先死了。”6于是就把遗嘱还给他,什么也不要。
  1. 又有话说,他在周六晚间,预备迎接礼拜天的荣耀时7,他背向夕阳,伸展两臂,向天祷告,一直到晨曦照在他的脸上才坐下来。
  2. 据说阿爸阿瑟纽与阿爸菲美的西奥多( Abba Theodore of Pherme )是众教父中最不愿意受别人敬重的。阿爸阿瑟纽不大愿意会见人,而阿爸西奥多遇见任何人都冷若冰霜。
  1. 阿爸阿瑟纽在下埃及时,仍经常受到骚扰,觉得是时候离开住所了。于是他什么也不带,就往弟子法然(Pharan )、亚历山大与卓依鲁那里,对亚历山大说:“你起来,上船来吧。”他就照办了。他又对卓依鲁说:“你也来陪我,直到大河那边,给我找一艘开往亚历山大城的船,你乘这船,好与你的弟兄会合。”卓依鲁很纳闷,但也不说什么。于是,他们就分手了。老先生到了亚历山大城一带后,就犯了很重的病。他的弟子彼
    此说:“可能老先生对我们其中的一位有什么不满,所以才这样毅然离我们而去。”可他们又说不上有什么可责之处,或者有什么不顺服的。老先生病情稍微回转后,就说:“我还是回到原处吧。”于是他再度往上游方向,来到彼特拉,就是他弟子们的所在。当船开到大河处时,有一个埃塞俄比亚小女仆到他跟前,触摸他的羊皮外套。老先生斥责她,可她却说:“你若是修士,就到深山去吧!”亚历山大与卓依鲁来见他,他们就俯伏在他脚前,老先生也一起伏下来,大家痛哭一番。老先生对他们说:“难道你们没有听说我犯病了吗?”他们回答说:“有呀!”他继续说:“那为什么不见你们来看我?”阿爸亚历山大说:“您离去对我们影响很大,很多人都得不到造就,说:‘我们如果不悖逆老先生,他是不会离开我们的。’”阿爸阿瑟纽说:“可现在他们会说:‘鸽子现在找不着落脚之处,就飞回挪亚的方舟上了。”’他们因此受到教导,他也从此之后与他们同住,直到他逝世。
  1. 阿爸大卫讲述说:“阿爸阿瑟纽曾向我们述说一件事,虽然听来像是说别人的,其实是指他自己。一位老先生坐在自己的斗室里,有声音对他说:‘来吧,让我给你看看人类的劳作。’他就起身跟着去。那声音带他到一个地方,那里有一位埃塞俄比亚人正在砍柴,集了一大堆。他用尽了力气,要把成堆的柴运走,却徒劳无功。可他不但没有先搬动一些,反而越砍越多,加在那堆柴上。这样,他劳作了很长时间。老先生又被带到不远处,让他看到一人站在湖边,正在汲水,把水倒在穿孔的容器内,这样水又流回到湖里去。那声音又对老先生说:‘来吧,我再给你看另一个东西。’他看到了一座教堂,前面有两个人骑着马,手上提着一根横梁。他们尝试进教堂的门,可无论如何也进不去,因为是各自提着横梁的一端,哪方都不愿意先后退,让梁木调成直行好进门,这样坚持着,还是留在教堂外。那声音又对老先生说:‘这两个人背负着公义的轭,却持着高傲的态度,无法行基督谦卑的道,改正自己。因此他们只能在上帝的国度之外。那个砍柴的人代表活在众罪中的人,不愿意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地犯罪。那个汲水的人代表行善的人,却将恶事混入其中,结果破坏了善事。所以,每人都要谨慎自己所做的事,不致徒劳无功。”
  1. 同一位阿爸又讲述关于几位牧师从亚历山大城来探访阿爸阿瑟纽的事。来的人中有亚历山大城的大主教老提摩太,号称穷简者8;老先生不愿意见他们,主要是害怕其他人也眼风来骚扰他。那时他仍住在特罗尔的彼特拉一带(Petra of Troe )。他们只好败兴而归。过了些日子,有蛮夷人侵那里,老先生逃到下埃及去居住。那些人一听到这消息,就再次来探望他,这次他很高兴地接待了他们。一位同来的弟兄对他说:“阿爸,您没听说我们曾到特罗尔去探望您吗?可您却不愿意见我们。”老先生说:“你们现在已吃了饭,饮了水;可我的孩子
    啊,我却因为令你们失望而惩罚自己,一直不吃不喝,也不坐下,直等到觉得你们已经回到家为止。弟兄们,请你们原谅我的不敬。”这样,他们就欣慰地回去了。
  1. 同一位阿爸又说:“一天,阿爸阿瑟纽叫我去,对我说:‘你来安慰安慰你的长者,这样等他息劳归主时,他也能向上主祷告,让你到的时候,主也善待你。
  2. 据说,有一次阿爸阿瑟纽在瑟格提斯时病倒了,一位牧者把他带到教会去,为他预备一张床,用小枕头枕着他头部。这时来了一位老人家,看到老先生躺在床上,有小枕头垫着他头部,觉得惊讶,忙说:“这就是阿爸阿瑟纽吗,怎么这样躺在这里?”牧师连忙把他叫到一边,对他说:“你在村庄里住的时候,干的是哪行?”他回答说:“我是一个牧羊人。”牧师又问他:“那你当时的生活如何呢?”他回答说:“生活很艰苦。”牧师又问:“那你现在在斗室中的生活又如何呢?”他说:“现在舒适多了。”牧师对他说:“你看看现在的阿爸阿瑟纽,他身在俗
    世时,是皇帝的长辈,身边环绕着上千的奴仆,个个都腰束金带,脖子上束金枉,身穿丝缎,下身穿着华贵的衬裙。你呢,在俗世生活时,你是牧羊人,没有享受你现在的舒适,可他呢,却再没有享受他在俗世时的荣华富贵。所以我说,你如今得到舒适,他反倒正在受苦痛。”老人家听了之后,深觉惭愧,于是俯伏下来说:“原谅我吧,因为我实在得罪了他。的确,这位长者所追随的是真理的道路,因为能让人谦卑,而我的道路却只是引至舒适而已。”于是,老人家得到造就,告辞了。
  1. 一位长者来见阿爸阿瑟纽。他敲门时,老先生来开门,老先生以为敲门人是他的仆人。当他看到是那位长者(另外一个人)时,急忙俯伏在地。那长者对他说:“请您起来,应该是我向您问安才是。”可老先生回答说:“我会这样俯伏,只等到您离开为止。”无论怎样苦苦相劝,他真的等到那人离去后才起身。
  1. 相传一个弟兄想要到瑟格提斯来拜访阿爸阿瑟纽,他先到教堂去,问问牧师他是否能去探望阿爸阿瑟纽。他们对他说:“弟兄,你先吃点东西,然后再去看他吧。”他却说:“我没见着他之前,什么也不愿意吃。”阿爸阿瑟纽的住处离那里很远,于是他们就派一个弟兄去陪他。他们来到,敲门进去,向老先生请安后,就坐下来,没再说一句话。那位从教堂来的弟兄接下来说:“我先告辞了,请为我祷告。”而那位到访的弟兄,在老先生面前,浑身不自在,就说:“我也跟你走。”于是他们就一起离开了。那到访的说:“请你带我去见阿爸摩西,就是曾经当过强盗的那位。”来到时,老先生欣然欢迎他们,之后又高高兴兴地与他们道别。那个带路的弟兄对到访的说:“我已把你带到外省的老先生那里,也带你到本地埃及的老先生那里,两者之间,你更喜欢哪一位?”他回答说:“对我来说,我较喜欢埃及的那位。”那时,一位长者听到了,就祷告上帝说:“主啊,求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为着你圣名的缘故远离人群;可另一个也是为着你圣名的缘故张开双手欢迎人来。”然后有一个异象在他眼前显现:在河中有两艘大船,他看见阿爸阿瑟纽与上帝的灵坐在一艘船上,安然自得,又见阿爸摩西与上帝的天使在另一艘船上,他们都在吃着蜜糕。
  1. 阿爸但以理说:“阿爸阿瑟纽临终时有话说:‘不要为我做任何奉献,因为我已经为自己做好了奉献,也相信将来会回来的。’”
  1. 阿爸阿瑟纽临终时,他的弟子很忧伤。他对他们说:“时候还没到昵,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们。可如果你们把我的遗体交给人,我们将会在可畏的审判台前受审判。”9他们就问他说:“那怎么办呢?我们也不懂得如何埋葬死人。”老先生对他们说:“那你们大可用绳子挂着我的双脚,把我拖到山里去!”老先生经常提醒自己说:“阿瑟纽,你要记得为何离开俗世。我须经常为我说过的话悔改,可不后悔保持沉默。”当死亡真的临近时,弟兄们见到他哭了,就问他:“阿爸,你真的也害怕吗?”他回答说:“自从我成为修士以来,这种畏惧的心理从来没有离开我。”他说完话,就闭目而逝。
  1. 相传老先生胸膛前有一凹陷,这是他一生坐着干手工活,不断地流眼泪形成的。当阿爸波伊曼听到他的死讯时,就哭着说:“阿爸阿瑟纽啊,你真是有福的,因为你在世时,为自己痛苦。凡在世不为自己哭泣的人,将来必永远要痛哭,所以,人不能不为自己而哭,无论出于自愿,还是为痛苦所激发。”
  1. 阿爸但以理讲述关于阿爸阿瑟纽的事时说:“他从来不愿意回答关于圣经的疑问,其实他若愿意是能够讲解清楚的,他也从不轻易下笔写信。他有时会来教堂,可只坐在柱子后面,免得别人看到他,引人注意。他面容活像天使,像雅各一般。他身材雅逸修长,胡须垂到腰间。因为经常哭泣,连他的睫毛都脱落了。他长得高,年长了背也驼了,逝世时已是 95 岁的高龄。他在虔诚的阿卡迪乌(Arcadius)与霍诺里乌(Honorius)之父,即狄奥多西大帝宫中服侍了 40 年,后又在瑟格提斯住了 40 年, 10 年在巴比伦上方的特罗尔,即孟菲斯(Memphis)对面,然后在亚历山大城的卡诺布三年。他最后两年又回到特罗尔,在敬畏上帝的氛围里,安然去世。他‘是个好人,被圣灵充满,大有信心’(徒 11:24 )。他留下给我的是他的皮外套、白色的粗里衣、棕叶制成的凉鞋。虽然我觉得不配,但我仍然穿在身上,能从其中得到他默默的祝福也未可知。”
  1. 阿爸但以理也常提到这个关于阿爸阿瑟纽的事:“一天,阿爸阿瑟纽把我的两位长者阿爸亚历山大与阿爸卓依鲁叫来,自谦地说:‘魔鬼在攻击我,也不知道夜间我睡觉时会不会来偷袭我,请你们与我分担这苦楚,为我守望,使我不致守夜时睡着了。’因此,他们一个在左,一个在右,静默守望到深夜。他们说:‘我们啊,都睡着了,可惊醒过来时,仍不见他打瞌睡。大清早,他打了三个呵欠,就连忙起身,对我们说:‘我真的睡着了吧?’(我们不知道,只有上帝知道,他是打圆场让我们相信他也睡着了,还是真的睡着了)我们只好回答说:‘我们真的不知道。’”
  1. 一天,有几位长者来找阿爸阿瑟纽,坚持要见他。于是他就接待了他们。他们问他是否能告知那些修士们如何独处不见人。老先生对他们说:“一个年轻的女孩在父家深居简出,有很多小伙子意欲向她求婚,可她已出嫁从夫,就不再受人思念。有的人轻视她,有的人称许她,她现在已经不能公开露面,不再能享受未嫁前的风光了。人的灵魂也是这样,自从他在人面前公开自己[独处]的身份后,就不再能取悦任何人了。”

1 Synaxis 指修士们定时的早祷与晚祷,这里简单译为“祷告崇拜”,因为在聚会中有崇拜的礼仪,但仍以祷i司为主,近乎现代修道院的做法。
2 原文英译为 The Priest 。这是教会神职人员的称呼,被隆重按立,分别为圣,其主要职责是施行教会的圣礼,如圣餐、洗礼、婚丧礼等,还有讲道与牧养目天主教与东正教以及安立甘教会称之为圣品人、神父、牧师等,在天主教传统巾指明他们不可婚娶,终身奉献给教会。我们这里翻译为最通用的“牧师”,旨在方便基督教各派的认同。
3 关于罗马与瑟格提斯遭毁的历史,参见《中译本导言》。
4 在俗的人”译自“Layman ”,表示未曾决意过隐修生活的人,因此阿瑟纽讽刺亚历山大现在的作风与一个在俗的人无异。
5 亚麻是一种细长叶植物,是编织麻布的材料。
6 沙漠教父称弃绝属世物质的生活为一种殉道的行为,说是“向世界死了“这就是阿瑟纽的意思,表示不再接受属世的财物,灵修学称之为“白色殉道”。
7 早期教会一贯称星期天为荣耀日,因为这是耶稣基督荣耀复活的日子。
8 这样的称号是表扬大主教清简、朴实无华的生活。
9 早期教会有一个将圣徒遗体当作圣物的做法,甚至还迷信地认为这些遗骸有神奇的作用,可当作护身符。现在一些宗派仍保持圣物,但是自宗教改革后,基督教已全盘拒绝这种做法。阿瑟纽在这里就特别厌恶这种做法,严厉地警告弟子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